感恩文章:子欲孝而親不待_感恩勵志

  感恩文章:子欲孝而親不待
  
  文/邵蘅寧
  
  昨夜我又夢見到父親瞭,我正在單位開會,他突然就出現在會議室門外,一臉憔悴淒涼……父親去世已經兩個月瞭,一象想起他臨終前大顆滾落的眼淚,我就像掉進瞭逃不出的心罰。
  
  那天晚上養老院電話說父親病重時,我正在參加同學聚會。當時,氣氛很熱烈,我喝瞭不少酒,微醺中,我和同學說:“我父親沒事,我接到這樣電話不是一次兩次瞭。”當我帶著酒氣趕到醫院時,父親已進入昏迷狀態,養老院的人說父親是撐著最後一口氣,在等我。看見我,父親虛弱地張張嘴,但縱有千言萬語,已說不出一個子來,大顆大顆淚珠從他的眼角滾落,之後,他疲憊地閉上瞭眼睛,再也沒有醒來。我那種錐心的痛和自責,無人能夠理解。
  
  五年前,父親因病生活不能自理。母親已經去世瞭,招呼父親就成瞭我沉重的負擔,可能是因為有病吧,父親的脾氣變得很古怪。進養老院的前三年,我先後給父親找過八個保姆。有時我晚上下班到傢,正要給孩子做飯,保姆就來電話瞭,說父親又發火瞭,不肯吃飯。我要是有一天不去看父親,他就和保姆鬧騰,他說,還是丫頭做的飯好吃。還是丫頭貼心。
  
  先生在北京工作,我的工作壓力也很大。我每天晚上安頓完父親,回到傢孩子已經睡瞭,日復一日,一年下來,我累得半死,人瘦瞭好多。我的小傢庭進入無序狀態,先生也開始抱怨。
  
  2006年底,我心中的煩累達到瞭頂點,我就和國外的大哥商量,推說我身體不好,想把父親送進養老院。大哥同意瞭,事實上,因為不能在父親身邊盡孝,大哥一直對我滿懷愧疚。那天他打電話勸父親去養老院時,父親一直沉默。後來大哥說,妹妹身體不好,時間長瞭會把妹妹累垮的;再說,也會影響她的傢庭和睦。父親哭瞭,他說:我糊塗呀,我拖累丫頭瞭。
  
  就這樣,因為我們經濟條件尚好,也為瞭花錢買心安,彌補感情上的“欠債”,我給父親選擇瞭一傢很好的養老院。
  
  同一個房間的大爺對父親說:“完瞭,這輩子完瞭,孩子不要咱們瞭。”
  
  父親是個要面子的人,當然也是怕我難過,他說:“沒什麼,老哥,既然孩子們小的時候要送到幼兒園,為什麼咱們年紀大瞭就不能送到養老院呢?孩子們也不易,讓咱們住到這麼好的養老院就是孝順呢。”
  
  我想起當年父親送我上幼兒園的情形,第一次去我特別不適應,父親便一直把我抱在懷裡,直到進瞭教室,他初賽依依不舍把我教給老師。(
名言  www.share4tw.com)初去的那幾天,我總是哭鬧,父親每次都要站在幼兒園的柵欄門外頭,看我玩一會兒才離開。
  
  那天,初到養老院,曾經在傢裡頂天立地的父親,像個無助無奈的孩子。想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瞭,從身後抱住父親,淚如泉湧……父親忍住淚,拍拍我的頭對同屋的大爺說:“丫頭舍不得我來,是我自己非要來的。”
  
  把父親送進養老院的兩個月後,我競聘當上瞭一個部門的主管,總得加班。先生在北京工作根本顧不瞭傢事,孩子的學習成績不理想……我沒有多餘的精力去照顧父親。坦白地說,很多時候我去養老院看父親都是敷衍瞭事,怕別人說我把老人扔進養老院不管瞭。
  
  如今,失去父親的痛和內心的拷問,沉得就像一座大山在我的心頭。有時在路上看到養老院的牌子,我也會忍不住淚流滿面。
  
  同學聚會那天我穿的那身衣服,被我壓在瞭櫃底。聚會的頭一天,原本是我和父親約好去看他的日子。但是因為聚會,因為會見到那個我曾經心儀後來錯過的男人,我在大街上流連,買瞭一天的衣服。轉天上午,我本來還可以去看父親的,我卻打電話給父親說單位有急事要加班,事實上,我在美容院裡做瞭一上午的皮膚護理。我不知道那就是和父親的最後一次說話。幾個小時後,我失去瞭父親。
  
  現在我想孝敬父親,卻再也沒有機會瞭。“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孝而親不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