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成長三部曲:任憑歲月翻滾,依然靜水流深

  我的成長三部曲:任憑歲月翻滾,依然靜水流深

  “山峰總有更高的一座,太陽明天還會照常升起,但正是那一段段‘在路上’的心情與志氣,才拼接成一條旖旎而不可復制的記憶之河,任憑歲月翻滾,依然靜水流深。”

  ——題記

  最近看瞭這幾篇帖子感觸頗深,於是我也想把自己在求學路上的轉變記錄下來,也頓悟瞭個中道理。

  一、“夾縫”中的風景

  帶著中考全市第二的名氣進入重點高中之後,我一直是個問題人物。在我們那個山東的小縣城裡,學習成為瞭生活的全部。尖子班的學生可以不用去上體育課,我的schedule是一個星期隻有禮拜天下午的第8節課可以出校門活動45分鐘,一個月休息一天半,還要用自行車往傢扛兩趟才能把佈置的作業所需要的書全部帶回傢。暑假頂多20天,過年也隻是從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五。其他時間都是千篇一律的早上7點早自習一直到晚上9點半的馬不停蹄的學習,當然回到傢還有作業。好在我不厭惡學習,但尖子班的高強度訓練和勾心鬥角攀比成績的習氣讓我幾乎處於崩潰的邊緣。每次大考小考完瞭我都要回傢休息一段時間緩緩神。在我印象中我從來沒有滿意過考試成績,甚至有一次生物測驗考瞭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次倒數第一。父母一直對我寄予厚望,也曾想過既然離知名大學越來越遠看看能不能利用鋼琴這個特長撈個偏門,降分錄取。或者憑借省三好學生的光環加個20分——禮金送得不到位,所以在青島市平衡名額的時候把我刷瞭下來。

  意料之中的落榜把我送到瞭一個不入流的大學學瞭龍頭專業。盡管自己也曾經很好高騖遠的背地裡罵過母校無數次,現在想想,還蠻充滿戲劇性的。我的高考分數比班裡第二名高出一大截,因為我們學校基本都是北京學生,加之是設計專業,所以高中的那套學習方法完全不頂用。設計這東西不是你寒窗苦讀就能讀出來的,有時候看到自己的創造能力已經在前18年被山東的教育抹殺得一幹二凈,我也隻能甘願把top 1的位置讓給那些充滿靈氣的北京學生。那時的我,生活很畸形,在高中同學的圈子裡,很不招人待見,因為上的不是名校;在大學同學的圈子裡,更是異類,從窮鄉僻壤來的土小子懂什麼設計。用我朋友的一句話形容我那五年的本科生活再恰當不過瞭:“你也隻能在學美術的人面前賣弄數學,在學數學的人面前賣弄美術瞭。”

  縱然這種“夾縫”中的生活有它的孤獨,但是我從來沒有後悔過學設計。五年迥然不同的生活讓我懂得瞭作為一個設計師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雙發現美的眼睛。而這一點也是不需要任何天賦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沒有什麼設計不是以人為本的,一個稱職的設計師是能夠洞察生活的點點滴滴,真正地融入生活去感受去奮鬥的。於是,我漸漸學會瞭豐富生活,發展成瞭一個偽文青。

  縱然這種“夾縫”中的生活有它的孤獨,但是我仍然感謝我的母校。這種充滿都市孩子的頤指氣使的學校,從小縣城來的我作為異類的同時也帶著一份樸實和真誠。都說大學裡面拔尖的是山東人,墊底的還是山東人,因為努力上進的依然很上進,有的到瞭大城市稍微有瞭點誘惑就立馬放浪形骸之外瞭。可能在學術上我沒有多少積累,但在這樣的環境裡,特別是我們這種打分不考試純看老師臉色的學科,讓我更多地認識瞭真實的世界。

  就這樣,畢業大傢坐在一起,都說我從大一到大五的變化最大——從剛進校門還留著兩撇小胡子的懵懂哥發展成瞭追求精致的犀利哥。

  二、“太傻”後的飛躍

  現在來說說留學。我很愛學英語,當時什麼雅思托福GRE都想去試試。用考試來督促自己學習不失為一個好方法。所以新東方大大小小的輔導班報瞭五六個。新東方的老師們又為我打開瞭另一扇窗——留學。上過新東方的都知道,上課不光是學英語,很多老師都很有人格魅力,扯淡的內容都很讓人回味。加之自己也想深造那何不去學術氛圍最好的國傢呢?這時候,人生的轉機來瞭,我接觸瞭國內最大的留學生網絡社區“太傻”.

  4個月的完全脫產復習GRE,期間還看瞭《太傻十日談》,對我的沖擊很大。在學校沒有人跟我一起努力,我需要找個伴互相鼓勵。於是我通過太傻認識瞭很多Gter.一開始是在給G版填空貼答疑,之後13篇精華帖和GRE作文以及GRE考試雙版版主把我從太傻推到瞭頂峰。然而我雖不至於是純粹的拿來主義,也不是一個真正有奉獻精神的人。我記得當初幫Como整理所有的GRE作文機經,自己很興奮,全國要考G的人人手一份的機經也有我的一份功勞啊!虛榮心的隱去使我厭煩瞭,我也有著國人普遍的浮躁心態,好大喜功,沒耐心。“太傻”給瞭我兩點收獲,第一是讓我結識瞭很多牛人,更讓我知道瞭成才背後的艱辛,那真的是破繭成蝶的力量;第二是讓我真正體會到瞭“燃燒著心中不滅的光,讓所有遠方為我發燙,成長的路上偶爾很慌,別把夢弄臟,向前沖就是希望”.於是我也真正開始瞭奮鬥之路。邊上課邊實習邊準備考托福的生活很痛苦,也讓我的申請大打折扣。我承認每次在人生的岔路口我都沒有站穩,托福成績的巨大差距也讓我自己產生瞭懷疑,更是讓我的名校夢折翼。直到現在我還有一個名校夢,可能是因為高考的失利;可能是因為眼紅同期奮鬥的各位都拿到瞭名校錄取;更有可能就是自己不夠自信,想通過這樣的肯定來證明自己。

  如此殘缺的我就這樣拿著僅有的一張美國Top50學校的錄取踏上瞭美利堅的國土。

  三、“偶蹄”觀的轉變

  “偶蹄類動物”是牛人的諧稱,我也是翻著一大堆前輩的勵志貼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最經常思考的一個哲思性問題就是:我將要成為什麼,我要到哪裡去。我也不例外。曾經我很崇拜學術大牛能夠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呼風喚雨,也羨慕某些紅貴富二代能夠在任何一個朋友圈子左右逢源。人,要麼有背景,要麼有能力。

  或許之前我活得不夠瀟灑,依然在名利場掙紮。現在我可能更傾向於雲淡風輕之後的那一片自留地。之前看過一篇生活心理學的文章,裡面說如果你的前半輩子活在別人的認同裡,那麼請你一定要在後半輩子回歸本心。生命的動力不應該來自遠方的目標,而是你的內心開始。人生不是為瞭別人的眼光而活,不是來自於別人對你的認可,真正的動力來自於你對自己的認可。假如我是一顆蘿卜種子,就應該努力自由生長成為一顆我所能長成的最好的蘿卜,不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蘿卜,更不是白菜或者參天大樹。

  於是,生命的圖卷從自我認同開始。這一點也跟港大女孩愛伯克利有異曲同工之處。唯有找到自我,才能實現真正的快樂。我們都風風火火的忙於趕路,卻很少會有人停下來聆聽自己的內心;我們都翹首企盼著自己能夠成為心目中的偶像的模樣,卻很少有人意識到經歷不可復制,更何況人生。學術大牛又如何,紅貴富豪又如何?為瞭達到那個或遙遠或高高在上的目標,我們不惜犧牲自己的快樂,犧牲自己的心靈,甚至犧牲某些人性。就算隨波逐流已經成為習慣,我們每個人心底最真誠的那一部分——對自己自由靈魂的渴望永遠不會變。直到現在,我也才明白瞭著名影片《The hours》面的女主角為何要放棄幸福的三口之傢孤獨一人的選擇。

  不過,我還是想去名校,但是不是為瞭證明自己,而是提高自己思想的高度。至今我還無法明白那個港大女生在伯克利體會傲骨的心情,我想要去看一看更加寬廣的世界。

  “時隔多年,終於繞回瞭我非常欣賞的那句印度哲人的話——最遠的行程是原地踏步。”

  ——後記

  1. 考研不得不經歷的“交響三部曲”
  2. 我的考研經歷:置之死地而後生
  3. 考研就是要付出120%的努力
  4. 追夢時代:三年大學一年考研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