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母愛,我們永遠都是娃_感恩勵志

  感恩:因為母愛,我們永遠都是娃
  
  她的心,幾度丟失
  
  十多歲的時候,聽姥姥講過這樣的事:15歲的母親帶著兩歲的小弟弟出去玩,結果弟弟走失瞭,再也沒有回來。姥姥還告訴我:“你媽弄丟瞭弟弟,躲在外面兩天不回傢,回到傢裡幾乎兩個月不說話,大傢都以為她變啞巴瞭……”
  
  想一想,一個15歲的女孩承受瞭怎樣的心理壓力!在那樣的環境下,年少的孩子可能會唯唯諾諾、小心翼翼地討好每個人。當她長大後,她才有力量抗議瞭,便以暴躁的脾氣來反擊曾經讓她壓抑的環境。
  
  在她的心裡,那個走失的小弟弟就是她的第一個兒子吧。命運實在捉弄人,10年之後,她又一次丟失瞭自己的兒子!
  
  我本應該有個哥哥,那是個早產兒,生於1972年5月,生下的第二天就死瞭。母親後來的兩胎都是女兒,而且母親身體不好,生下妹妹後就做瞭結紮。奶奶很生氣,一直和母親別扭著。
  
  母親從未和我們提及她的“兒子”,我也以為粗心的她不會太在意那個早逝的生命。有一天,供電公司一個小夥子上門收電費,和母親閑聊,說他是1972年5月生的,母親的眼睛一亮:
  
  “1972年5月?真的嗎?”母親對那小夥子特別熱情,還留他在傢吃晚飯,弄得小夥子不知所措。
  
  我終於明白,母親一直惦記著她的兒子。可是。有誰讀懂瞭她的心呢?
  
  工作後,別人給我介紹瞭程。第一次見到我母親,程就阿姨前阿姨後地叫著,還和母親拉傢常,幫母親做飯,母親歡喜得嘴也合不攏,不停地給我灌耳邊風:“這個孩子不錯!”也許是受瞭母親的影響,不多久,我就和程結婚瞭。
  
  可是,程這個“兒子”辜負瞭母親!婚後第四年,他背叛瞭我,我咽不下這口氣,馬上和他辦瞭離婚手續。端午節,我帶女兒回老傢,母親才知道發生瞭大事。她呆呆地坐著,滿面的淚水。長這麼大,我從來沒看見母親流過淚。她的心再一次被“兒子”帶走!
  
  她的夢,幾度破碎
  
  那天,母親坐在花壇邊,端詳著一朵小花,唱歌,一個四十來歲的女子遲疑著走過來,叫道:“方老師,是您……”
  
  一聲“方老師”讓我突然憶起母親那亮麗動人的青春:她曾是一名受人仰慕的多才多藝的女教師,一個人既教語文和算術,也帶音樂、美術和體育課。姥姥說,村裡姑娘們要繡花,都是先拿佈讓母親畫,母親最愛畫薔薇、菊花和牡丹。
  
  這些都是我10歲以後,陸陸續續聽到的。自我記事起,我隻知道母親是紡織廠的女工,經常要上夜班,回到傢直喊累,總是給我們兩姐妹訓話。(
感恩  www.share4tw.com)父親說,母親生瞭我以後,為瞭照顧傢庭,調到瞭離傢近的紡織廠。
  
  高考時,母親堅持讓我填某個師范學院,她說出來的理由是:她的一位同學在該校當副校長,關鍵時刻會幫我。正是年輕氣盛的年齡,我故意和她對著幹,將志願表進行廠大塗改。當某大學經濟管理專業的通知書送到我手中時,母親氣得直跺腳,而我卻有一種叛逆者的快感。
  
  我大二那年,母親所在的紡織廠改制,45歲的她下崗辦內退。她感慨:“當年的同事現在還是學校的中青年骨幹教師呢。”我說:“人傢還羨慕您這麼早就退休呢!”
  
  在母親未患病之前,我一直沒有認真去想過母親的內心。她本希望女兒能延續她的夢,但是年少輕狂的我輕易地給瞭她一擊,直到晚年,她仍然放不下三尺講臺的心結,可是,沒人理會她。現在,在她錯亂的幻影裡,不知是否還有那份執著?
  
  我離婚後,母親擔心外孫女無人照顧,毅然將老傢的房子賣掉來瞭省城。他們攥著一生的積蓄轉悠瞭半個月後,終於買下瞭一套80年代修建的小房子。沒有陽臺,母親隻好在那狹小的窗臺上種上牽牛花、金銀花等藤蔓型植物,父親卻嫌它招惹蚊蟲,扯掉瞭。春天,女兒學校發瞭一包花籽,讓孩子們觀察種子發芽和生長的情況。母親每天都要去看那花盆好幾次。一天上午,我正在上班,母親突然打來電活,很驚喜的語調:“發芽瞭!一點點乳白色的芽從土裡鉆出來瞭!”正忙得焦頭爛額的我很不友好:“就這事啊?”母親訕訕地說:“是的,就這事。”
  
  母親所住的小區老人們大都是退休幹部,母親自覺與別人有差距,很少和他們來往。母親最大的愛好就是每天蹲在花壇旁,認真觀察那一株玫瑰、一朵山茶花怎樣經歷一年四季。她的人生經歷瞭怎樣的春夏秋冬?除瞭她自己,我們都沒有好好去體會。
  
  她的愛,無處安放
  
  我離婚後,母親非常著急我的個人問題。我並不拒絕新的愛情。也嘗試著結交過一些人。但是我從來不和母親談這方面的事,每次她問起,我都會不耐煩地回一句:“我就是一個人過,怎麼啦?你就別管閑事瞭!”誰都聽得出,這話裡有無限的怨氣。我對母親的怨源於她對我的冷漠。在我的記憶裡,她從來沒有抱過我、拉過我的手、摸過我的頭,包括青春期的發育,她也從來沒有和我討論過。我在跌跌撞撞中自己摸索著長大,也慢慢形成瞭冷漠、強硬的性格。
  
  我平時很少去母親傢,偶爾去,母親就像過節般高興,做很多菜,忙忙碌碌。每次走的時候,她都會準備很多水果、副食讓我帶上。我開口就是“不!不要!”但最後往往還是會帶上一些東西。
  
  不僅僅是我,傢人大都拒絕她。因為母親脾氣壞,愛嘮叨。而且說得又不靠譜,大傢就認為她是一個沒什麼主意的老太婆。直到她患病後,我才猛然醒悟:一次次的拒絕帶給她多大的傷害!
  
  雜志上有一條獲得特等獎的短信:“趁著您還能聽到,讓我多喊幾聲媽媽;趁著您還能微笑,讓我的目光駐留在您的面頰;趁著您依舊愛美,讓我梳理您漸稀的白發。媽媽,有您在,我才是真正的娃!”
  
  有些事,永遠不可能瞭,比如,和您回憶青春、回憶夢想、回憶滿院子的薔薇花,您已基本失憶,我的愧疚無法再表達。但是我叫您,您一定能聽到;我握著您的手,和您輕語,您一定能知道那是女兒。有我在,您幻影的世界就不會孤單吧!而倔強多年、堅硬多年的我,也需要在您的陪伴下羽化成一個有著柔軟的心的女人。即使您的手冰涼,您的眼神漠然,我知道,有您在,我才是真正的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