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學生活得太輕松_大學生勵志

  中國大學生活得太輕松

  前不久,兩張哈佛大學圖書館凌晨4點學生仍在學習的照片,在網絡上迅速傳播。凌晨4點的哈佛大學圖書館裡,燈火通明,座無虛席……圖片配文這樣寫道:哈佛是一種象征。人到底有怎樣的潛力?人的意志,人的才情,人的理想,為什麼在哈佛能兌現?

  哈佛的餐廳,很難聽到說話的聲音,每個學生端著比薩可樂坐下後,往往邊吃邊看書或是邊做筆記。沒見過哪個學生光吃不讀的,更沒見過哪個學生邊吃邊閑聊的。感覺哈佛的餐廳不過是一個可以吃東西的圖書館,是哈佛100個正宗圖書館之外的另類圖書館。於是,哈佛產生的諾貝爾獎得主有33位,美國總統有7位。

  央視《世界著名大學》制片人謝娟曾到哈佛大學采訪。她告訴記者——

  在哈佛,學生的學習是不分白天和黑夜的。那時,我才知道,在美國,在哈佛這樣的名校,學生的壓力是很大的。在哈佛,隨處可以看到睡覺的人,甚至在食堂的長椅上也有人在睡。而旁邊來來往往就餐的人並不覺得稀奇,因為他們知道這些倒頭就睡的人實在太累瞭。在哈佛采訪,感受最深的是,哈佛學生學得太苦瞭,但是他們明顯也是樂在其中。

  在哈佛學習的一個北大女孩跟我說,哈佛的本科生,每學期至少要選修4門課,一年是8門課,4年之內修滿32門課並通過考試才可以畢業。一般而言,學校都要求本科生在入校後的頭兩年內完成核心課程的學習,第三年開始進入主修專業課程的學習。隻有最聰明的天才學生可以在兩三年內讀完這32門課,一般的學生光應付4門課就已經忙得頭昏腦漲瞭,因為在課堂上教授們講得飛快,不管你聽得懂聽不懂,課下又留下一大堆閱讀材料,讀不完你根本就完成不瞭作業。

  北大女孩說,我在這裡一個星期的閱讀量是我在北大一年的閱讀量,而且,哈佛的作業量要求很大。她說,我們課後要花很多時間看書,預習案例。每堂課都需要提前做大量的準備,課前準備充分瞭,投入瞭時間認真準備瞭,才可以快速推進課堂討論的進程,而之前如果不讀那麼多的書,你就無法參加到課堂討論之中。

  在采訪哈佛大學終身教授丘成桐教授時,他說:中國大學生的大學生活太輕松瞭,我們總是說,中國的孩子為瞭高考受瞭多少苦,其實,在美國一些著名的中學裡,高中的學習同樣是很苦的。我的孩子上中學的時候,也經常學到半夜。在美國,隨著年齡的增長,一點點加重學習的任務。到瞭大學是最苦的,所有的精英教育全都必須是吃苦的。而中國的孩子到瞭大學,卻一下子放松下來瞭。他們放松的4年,恰好是美國大學生最勤奮的4年,積蓄人生能量的黃金4年。所以,美國的高科技人才一直是世界最多的。謝娟說,我有同感,我們也對國內的一些重點大學進行瞭采訪,卻很難感受到哈佛那樣的學習氣氛和探究氛圍。到瞭哈佛,你才知道真正的精英並不是天才,而是要付出更多努力的人。

  說到中美大學生的比較,謝娟說,我們的學生缺少吃苦的精神。我們的傢長和學生認為高考前是最苦的,我們講的寒窗苦讀,很多時候是被動的苦,帶著功利的苦,而不是在其中有濃厚的興趣。而在美國大學,尤其是精英雲集的大學所要付出的苦是我們想象不到的。在哈佛,征服學習是每個人的口號。要想變得強大就需要學習得更多,為此哈佛的課程安排得多而且緊張。其目的是幫助學生提高批判性思維能力和想象力,學會發現和鑒別事實真相,堅持對事物進行嚴謹的分析,能夠理性、歷史地認識現實問題和道德問題。另外,練就長時間超負荷學習的毅力。

  美國小學是知識的吝嗇鬼,嚴格限制孩子得到知識的數量,一個月隻允許孩子得到一個知識,孩子每得到一個知識都需要付出很多的汗水和辛苦。在這個過程中,動手、思考和感悟比知識本身更重要,孩子對知識總是有著渴望。美國教育的聰明就在於:先讓孩子去感悟,去思考,然後得到知識,這個時候知識就變成瞭智慧。智慧其實就是我們常說的創造力。學習有三個階段:感性認識—感悟—知識,知識是學習的最高階段。美國教育讓孩子走完三個階段,才能得到知識;中國教育是讓孩子通過感性認識得到知識,或者直接得到知識。美國教育一個月的知識量隻相當於中國教育一天的知識量。相差29天,這29天就是感悟的時間。美國教育通過讓孩子感悟比中國教育多產生瞭一個東西:智慧。美國學生比中國學生多產生瞭一個東西:創新能力。在高中時期,美國學校培養的是自主學習的習慣。而中國的高中是老師填鴨式學習,讓學生習慣瞭依賴。能力、習慣上的差距,讓中國學生與美國學生在大學選擇瞭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態度。

  學生說,在哈佛學習強度大,睡眠很少,有在煉獄的感覺,對意志是很大的挑戰。在哈佛,教授們會時常提醒學生們要做好時間管理。在人生的道路上,你停步不前,但有人卻在拼命趕路。所以,你不能停步,你要不斷向前,不斷超越。成功與安逸是不可兼得的,選擇瞭其一,就必定放棄另一個結局。今天不努力,明天必定傷悲。哈佛告訴它的學生:學習時的痛苦是暫時的,未學到的痛苦是終生的。

  哈佛沒有高樓大廈,隻有新英格蘭的紅磚墻。即使諾貝爾獎獲得者也不過在校園有一個絕不起眼的停車位。畢竟哈佛最起眼的是100座圖書館,尤其是一個個像圖書館那樣的人,或者說,一個人就是一座圖書館。哈佛或哈佛人是不需要任何包裝的。

  某教授對學生說,你學我這門課,你就一天隻能睡兩小時。學生想,那麼,我學4門課,我就沒有睡眠時間瞭,我就得倒貼睡眠時間瞭。哈佛的博士生,可能每三天要啃下一本大書,每本幾百頁,還要交上閱讀報告。哈佛過橋便是波士頓,前人類學系主任張光直在哈佛讀博士那幾年,沒有上過橋沒有去過波士頓。

  人到底可以有怎樣的意志力,人到底可能有怎樣的潛力?哈佛一一告訴你。

  1. 寫給那些不想墮落的大學生
  2. 給大學生的75條建議
  3. 平庸大學生的實際感受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