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大四

  寫給大四

  昨天有個同學來找我,談畢業選擇的事情。談完以後她突然過來擁抱瞭我一下。為此我深受鼓舞,決定給你們寫一點東西。你們正處在一個艱難的階段。我想以下面這段文字,爭取給你們提供點正能量。雖然寫瞭很長,但不會談如何申學校、找什麼工作、要不要保研這種具體的問題。我想談的是,如何排解你心中的恐慌。

  一、焦慮的本質

  大四是一個焦慮的時期。你們的煩惱有時候是具體問題帶來的壓力,有時候卻是無端的、莫名其妙的,有時候還極易受到外界的影響,別人一句話就會激起內心難以遏制的波瀾。

  所有這些焦慮、恐慌、敏感,在我看來,其實歸根結底是源於三件事:人生的有限性、未來的不確定性和過去的不可更改性。這三件事是人生不可回避的三道陰影。每當想到它們我就想寫詩。

  “我要如何準備才能勝出?”“我會失敗嗎?”這是未來的不確定性在你的內心敲打。

  “我走這條路是不是多浪費一兩年的時間?”“我會不會走彎路?”這是人生的有限性在擺弄你。

  “我的選擇是不是錯瞭?”“這麼大的投入最後回報得來嗎?”,你們患得患失,因為沒有後悔藥可以吃。

  怎麼樣?其實每天讓你感到痛苦的,不是那些具體的事,而是上面這些縈繞不去的疑問。

  我開宗明義地拔高到人生的高度來剖析,不隻是因為我一以貫之的文藝與深沉,更是因為我覺得下面這個前提非常重要:

  如果你感到的恐懼,是人生某些不可改變的特性帶來的,那麼你拼命地想抓住什麼、甚至你終於完成瞭一個目標、得到瞭一塊暫時的喘息之地,你仍然解決不瞭你內心的痛苦。

  這就是為什麼你們沒拿到Offer的時候很煎熬,拿到瞭offer的又患得患失;等到6月份還沒出路的痛苦無比,早在9月份就保研的同樣不開心。痛苦最多可以緩解,永遠得不到解決。這次痛苦比較小的人,下次痛苦沒準會很大。

  由於人生的規律沒法改變,所以要想解決內心的痛苦,外面如何掙紮和抓取都沒用,最終隻能靠內心的成長。

  二、怎麼破?

  如果現在要打的是人生的終極大boss——所謂人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那麼我這個水平,當然不知道怎麼破。不過我已經感覺到瞭人內心成長的歷程,可以跟你們分享。

  首先你們要重視自己的理性。人有一個不斷強大的頭腦,和一顆充滿恐懼、貪欲和脆弱的玻璃心。人的大多數行為仿佛更傾向於受到情緒的驅動,而不是頭腦的指示。你的頭腦作為弱勢群體,要學會和內心對話,瞭解你內心深藏的力量和驅動,並爭取引導它,逐漸達到心智的合一。

  這是一個漫長的成長過程,一些人最終變得更有智慧,大氣、從容、堅定,能夠更好地把握自己的人生。但絕大多數人終此一生也無法主宰自己,像浮萍一樣地隨風浪搖擺。這其中可能包括你的父母。

  但我常常感覺到,情緒的力量非常強大,理性的作用一開始往往有限。你可以很容易明白很好的道理,但是你控制不瞭自己,尤其在受到外界幹擾的時候。你內心成長的心智就像一顆小樹苗,在它尚還柔弱的時候,恐怕經不起太嚴酷的風吹雨打。外部的環境太惡劣瞭,再強大的內心都有可能被壓倒。

  所以,我的經驗是:內外雙修。

  三、跟自己的內心對話

  深感艱難的階段,我們要多跟自己講講道理。聽別人講也行,自己跟自己講也行。其實被情緒所操縱的心靈很傻的,說的多瞭,它就會慢慢相信。這就是為什麼要多跟女人說我愛你的原因。

  你們可以經常給自己說說這些道理:

  1、相信命運。

  我這麼說不是要你們去算命。而是說作為受過大學教育的人,你們要明白事物的不可操控性。

  我們高中學習的知識和成長的經歷,容易給我們塑造一種觀念,就是萬事是因果相連的。有瞭條件,就可以推算出答案。這個世界由根本的、簡明的自然規律和公理推動運轉,一切都可以預測和解釋。好好學習,一般來說就可以考上好大學。能不能達到預設的結果,全在於能不能滿足一定的條件,比如說有沒有努力。

  可惜由於我們的大學教育整體比較失敗,所以前面形成的觀念基本得不到修正和挑戰。如果你大學繼續學習數理化,你就知道你高中的那些定理和公理都是17世紀牛頓時代的東西。20世紀出現的相對論、量子理論、混沌理論,說明連自然界都不是那麼確定無疑的。微觀來看,因果關系固然牢靠,但是一旦到瞭宏觀,變量可能太過復雜,復雜到超越人在有限時空裡可以理解或掌握的程度。

  自然是這樣,人生也是這樣。有的事情變量更簡單,可把握性更強;有的事情變量更復雜,可把握性更小。高考就算可把握性比較強的事情,雖然也有個別點背的。但是學習這種事情,絕對是社會現象中的特例。你一生裡遇到的其他事,其可把握性都遠遠低於在學校裡的生活。

  現在你們即將踏入社會,社會給你們上的第一課,就是全然不同於學校學習的“低把握性邏輯”.你想要找一條好的出路,隻能盡量為之準備,但結果如何,非常地“混沌”.我給你們講過很多我身邊的故事。我大學同班,學習最好沒有留在北京,最像共產黨員的去瞭外企,最不上課的當瞭公務員,最北京味兒的出瞭國,最學術的之一當瞭導演,最不像搞學術的一個如今在大學當老師,就是我。

  我不是想告訴你們世事無常,躺下來等著天上掉鐵餅就好瞭。我有一個同學進瞭外交部,她一直想進外交部;還有一個同學也在當大學老師,他當年確實是一個學霸。但這兩個同學當時並不比別的同學更努力,他們現在也並不比別的同學更成功。

  你們必須學會理解和接受人生的偶然性。未知當然讓人恐懼,但這是你心靈的自然反應。你的頭腦可以相信:每個人都有一條路。這條路有很多錯綜復雜的因素促成,但一定由一個人在當時當地能夠做的最好的選擇組成。所以你提前恐慌或者不恐慌,並不能改變什麼。走上去以後,就好好地走,才能精彩。

  2、沒有彎路

  踏上社會之前的恐慌,很大程度上來自於“輸在起跑線”上的幻想。

  真正的人生不是一場競賽;至少也不是一場跑向同一終點的競賽。這也是高考養成的邏輯。從進大學開始就已經不管用。

  我也給你們講過很多故事。習近平青年時候被下放到農村種瞭七年地,22歲才回城讀大學。胡錦濤大學畢業以後到西北修水壩去瞭。奧巴馬和克林頓都是窮小子,好不容易考上瞭個東部的常青藤,結果一個回老傢幹社區工作,一個回老傢在名不見經傳的大學教書。按照前面的邏輯,他們都輸在瞭起跑線上。

  如果你們真要有志向當個人生的贏傢,可以多看看那些有成就的人。大多數偉人的人生都充滿瞭波折,有的還幾起幾落。可是從後往前看,哪裡又有什麼彎路?你當過村支書,別人沒有當過村支書,幾十年後,競爭國傢主席你就有優勢。

  你可能不想當偉人,隻不過不想吃苦。但前面已經說過,你們的人生總有一條路,有時候會是彎的,有時候是直的。不要隻想走直路。直路開的太快,便無心欣賞風景,難有寬廣的眼界和豐富的心靈,於是你缺少快樂的潛質。

  總之所有的努力都不會白費。在哪兒努力都行。

  3、我自己定

  大四這種時候,你們每天最好給自己打打氣:凡事我做主。

  我不知道你們會有一個什麼樣的爸媽,總之他們很有可能會很煩。有的平時很開明,到瞭這種時候,也偶爾冒出一兩句不懂事的話,讓你平添無意義的難受。

  七大姑八大姨都會打電話。放個假回傢就會不停地問。哥們閨蜜死黨什麼的紛紛提建議。同班同學這呀那的,你努力從每一個傳聞中獲得給自己的啟示。

  最後,你接收瞭很多信息,詢問瞭很多建議,卻迷失瞭自己。

  其實你的事情隻有你最懂,別人都不行。

  從今天開始,你要立足於自己。你希望別人幫你,其實是害怕對可能的失敗負全責。可是,你的前途,誰能替你負責?

  真正的自信,就從自負其責開始;真正的自由,也是從自負其責開始。

  四、改變外圍環境

  除瞭常常與自己的內心對話,你們還要爭取為這種對話營造一個好的外在環境,靠近陽光雨露,遠離風吹雨打。

  1、不要來煩我

  我好像試圖挑撥你們與父母的關系。其實我的意思是:到瞭這個年齡,你們必須開始重塑你們與父母之間的關系。

  在這個特殊的階段,最關心你們前途的是你們的父母;最影響你們心情往往也是他們。

  你們需要父母的關心。但如果他們跟你一樣被情緒所驅動,缺乏堅定與理性,時常而來的關心不過是一種情緒發作後的排解。那你就要明確告訴他們:請克制自己的恐慌,多給我傳遞正能量。

  父母的建議可能有用。但多半用處不大。如果生活在農業時代,你基本上隻需要按照父母說的做就行瞭,因為你們兩代人的人生沒有什麼大的區別。可是現如今,你在外地的父母怎麼知道北京的事?又怎麼能知道美國的事?

  如果要溝通,讓父母多給你分享一些人生感悟,而不是具體建議。

  同樣的的道理,遠離負能量的種種議論,除非你們能相互鼓勵。遠離打擾你內心平靜的環境,為內心的對話保留空間。

  如果可能的話,盡量地給周圍的人一些正能量。如果你確定你知道什麼是正能量的話。

  2、不要拖沓

  這個時候你們都在為瞭各種事做準備。不管在追求什麼,制定好計劃,有規律地生活,該做的事不要拖沓。

  當你感到愈發恐慌的時候,往往是有該做的事卻沒做的時候。那件事在你的心底大聲地發出嘲諷,讓你越發地焦慮和沒有自信。

  如果你所努力的事情按部就班、取得進展,你的情緒化的心靈會馴服很多,講的道理它才會耐心去聽。

  3、完成小心願

  一個年輕的心靈,最需要灌溉的泉水,就是自信。做一些能夠讓你提升自信的事情。

  這些事情可能都很小,但是短期能看到效果,取得進步,或者得到結果。你們如果排除無謂的焦慮,其實有相當的時間可以做這些事情。

  出去短途旅遊。獨自計劃、獨自出行、獨自完成,回來後你會覺得自己成長瞭。

  讀一些書,講給沒讀過的人聽。那人最好不是大四。

  練習一項體育運動,看到自己的進步。

  做任何你想做、靠相對簡單的努力能夠做成的事情。

  五、希望有用

  我花瞭兩天的時間來構思,又用一整天的時間把這些話寫出來,中間鼓起瞭很多次的勇氣,要自己堅持下去。一方面我很不願意說教,雖然我經常說教。我對你們說教,實際上我自己和內心對話的一個形式,所以無比真誠。你們叫我人生導師,可我的人生也亟需引導。目前隻能進行保守的自我治療。

  人生有的階段不可逾越,有的痛苦必須體驗。身處其中的人很難解脫。評論的人常常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比如現在如果有個老同志對我說:“你年輕人不要為買不起房、排不上車號、每個月存不下錢而焦慮。這些都是虛妄的。”我一方面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另一方面心底有一個強大的聲音在呼喊:“把你的給我嘛”.

  許多道理,隻有走過瞭,回轉來才能真正體會。上學期我在畢業典禮上做的發言,在社會上有不少媒體刊登和轉載,光各種稿費單子就收瞭一堆。可是在學校裡的同學們,感受就隔瞭一層。他們找到瞭一個黑我的新辦法。一度我隻要問“為什麼”,他們就會說“因為我們來自山頂”.

  所以,接下來我再問為什麼,你們可以說:“請先跟你的內心對話。”

  我現在內心裡的想法,就是希望你們接下來這一年不被虛度。這是你們人生中最美好時代中的一年,它不是拿來過渡、等待或者犧牲的。現在這一年才剛剛開始。

  大四加油!

  1. 同學,我大四瞭
  2. 寫在大四
  3. 求職,不隻是大四才想的事
  4. 你的大四,推薦做的幾件事
  5. 這一年,你大四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