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我的母親,苦難的母親_感恩勵志

  感恩:我的母親,苦難的母親
  
  文/佈衣粗食
  
  我想,每一個人讀書的時候都寫過有關母親的作文,每一個成年人都想過要寫點什麼來贊美母親。是啊,母親在每一個人心中都是偉大的,值得自己一輩子驕傲,當你真的提起筆來寫母親的時候卻陡然發現,有關母親的記憶都是一些零星的小事,言語中都是一些瑣碎的嘮叨話,好像母親一輩子都沒有幹過什麼轟轟烈烈的壯舉。
  
  想為母親寫一篇傳記吧,覺得囉嗦浮長;想為母親寫一篇大事記吧,又不知道該寫哪一件。正是帶著這樣的疑惑,我今天就嘗試著寫下我的母親,一位偉大的母親,農村婦女的典型,苦難的女人!
  
  我的母親,從來不知道掩飾自己的感情,傷心時就哭,快樂時就笑,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說話零零碎碎,講半天也歸納不出中心思想。印象中,我最難忘的是母親在面對苦難時的堅強,默默承受,不言放棄。
  
  母親一共生瞭三個孩子,我是最小的一個,前面還有大姐和大哥,也就是生下我的第三年,我的父親就在一次村集體‘放排’時跌入激淌的東江河裡永遠地離開瞭我們。兩年後,母親被迫改嫁到另一個遙遠的村莊,嫁給瞭我現在的繼父。繼父比母親大十多歲,一直性格暴躁,從不出門賺錢,經常一個人獨自喝酒,喝酒後動不動就打罵我們三姊妹。因為這些,母親從我懂事後的記憶裡開始很少有安樂的日子,開心的笑容更是少之又少。
  
  在我父親剛剛去世的那些日子裡,母親一個人從早到晚地在責任田裡幹活,那時候我們住在偏僻的山溝裡,還是用大水牛耕地的時期。為瞭一傢人的口糧,母親從村支書那借來一頭水牛,硬撐著她那瘦小的身體學著男人們的樣子開始耕地,可是母親瘦小的身軀連耕地的鐵犁耙子也背不動,好不容易踉蹌著把鐵犁耙駕到水牛身後,卻又無法耕動那堅硬的黑泥。村支書看不過,跑來給母親幫忙。就這時候,村支書的老婆站在田埂上破口大罵,罵一個寡婦人傢,就是想勾引男人做事,不懷好意,破壞人傢傢庭;罵一個不要臉的女人,裝腔作勢,甚至是那些農村睡草席的臟話都罵光瞭。無奈的母親,毫無還嘴的理由,隻有揮舞著鞭子驅趕著水牛艱難前行,跟在水牛後面任委屈的淚水落在春天的水田裡,手掌磨起血泡,然後破裂開來,染紅瞭整個鐵犁耙的手把。
  
  父親剛去世的那兩年裡,我和大哥常年被反鎖在土磚屋裡,大姐被送到十幾裡地外的小學讀寄宿。母親一個人整天在田土裡和自留山上勞作,每天天擦黑才回來,每當傢裡的木門一響,我和大哥都會趕忙跑到母親身邊,尤其是我,很是希望母親可以抱抱我,把我舉過頭頂,高興地轉兩圈,因為我透過土墻上的窗戶經常可以看到隔壁傢的小孩經常被他父親舉過頭頂,然後一起咯吱咯吱地笑。但是母親從來沒有在意我渴望的眼神,她也暇顧及這些,在她的心裡每天想的是幾張要吃飯的嘴,要穿衣的身軀。偶爾,母親也會從很遠的圩場上給我們姊妹買幾塊香甜的牛軋糖,分給我和大哥一人兩塊,留兩塊給讀書的大姐,自己卻一點糖的味道也不曾留下。懂事的大姐每次回傢後又把牛軋糖切成四塊,我們一人分一塊,當母親也嘗到牛軋糖的味道時,母親撫摸著大姐的頭說,還是生女兒好啊,會疼娘!母親這一刻是我見過的開心時刻,因為她眼淚含著幸福的淚。
  
  母親改嫁瞭,在常人眼裡,那是母親重新過上好日子的開端。到繼父傢的第一天,母親要我們三姊妹沖著繼父喊‘爹’,看著母親幾乎是祈求我們姊妹的樣子,我們都小聲的喊瞭一聲‘爹’,繼父卻沒有笑,隻是端起飯桌上的酒杯狠狠地喝瞭一杯酒!從那以後,母親帶著我們姊妹在繼父傢過起瞭小心翼翼的生活,生怕哪天惹惱瞭繼父,繼父借著酒勁打罵我們。(
感恩  www.share4tw.com)母親更是小心加謹慎地哄得繼父開心些,因為母親不想我們幾張嗷嗷待哺的小嘴挨餓,自己受點委屈算不得什麼。母親唯有厭恨自己的命運刻薄,打落的牙齒往嘴裡吞!這樣的苦楚,母親在我長大成人後經常談起。
  
  母親最難熬的日子是我們三姊妹一起上學的日子。每學期學費和生活費要很多,繼父從來不去賺一分錢回傢給我們繳學費。母親隻有自己支撐著瘦小的身軀種菜和養豬,把菜擔到幾裡地外的圩場裡去賣,把豬喂得肥肥的,賣瞭錢全當學費。這時候的母親隻能用“勞碌成疾”來形容,母親心裡勞碌著,害怕管教不好兒女們,過早地走上社會容易學壞;身體上勞碌著,擔心自己賺的錢太少,維持不瞭我們的學習費用。母親隻有堅強地挺起自己的脊背,夜以繼日地用自己的血汗換取微薄收入,恨不得自己成為一臺永不停歇的機器,用雙手為兒女們撐起一片藍天!
  
  為瞭生存,母親是沒有時間顧及我們姊妹的學習成績的。她隻有在冬天寒冷的天氣裡,讓我們姊妹圍著火盆,背著繼父的面,言傳身教,講起她自己那些努力學習而又沒有得到結果的故事,講起讀書的重要性。母親讀書那會還是文革期間,傢裡姊妹多,缺少勞動力,加上外公曾經參加瞭國民黨地方學社經常被紅衛兵批鬥,因而她沒有得到上高中繼續學習的機會。她嫁給父親後,又嘗試著當山區的代課老師,希望通過這樣的渠道繼續圓她的學習夢想,但父親年紀輕輕就撒手而去,迫使她不得不放棄那些曾經纏繞日夜的讀書夢。再往後說,母親就開始落淚瞭。我們姊妹不忍看到母親的淚水,因此一個個讀書用功,成績優秀,我和大姐經常被評為班級的三好學生,大哥還是班上的班長。
  
  母親和繼父,因為兒女讀書,因為傢庭吃穿,因為感情不和,不知道母親挨打過多少回,也不知道母親哭哭滴滴過多少回。母親不止一次躲在豬圈裡抹淚,似乎在母親的眼裡,牲畜常食五谷雜糧,會懂得人間煙火,執意地認為繼父帶給她身體和心理傷痕隻有和豬圈裡的豬嘮嘮嗑才得以解脫。每次打鬧過後,母親很久都不會露出丁點笑容,一旦母親再次笑起來的時候,我知道,母親心裡翻江倒海地掙紮、絞痛過重新才重樹起自己生活的勇氣。看到母親過早地泛起瞭白發,過早地弓起瞭脊背,每一個認識母親的人似乎都讀懂瞭母親經歷的苦難。
  
  5年前,我結婚的時候,我知道母親的難處,我沒有要母親為我操心,但母親執意塞給我1000元錢,和一枚銀飾戒指,告訴我說,那是她和父親結婚時唯一的物件。我突然淚流滿面,母親給我的不僅僅是一枚戒指,更是戒指後面一大串的心酸故事,最重要的是一枚戒指後面就是一份責任,哪怕再苦再難也要擔起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