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你那麼孤單_感恩勵志

  我不想你那麼孤單
  
  飯菜香漸漸從廚房傳來。媽的背影在燈下居然有幾分佝僂。這個我世上最親近的女人,正一天天老去、衰弱,有一天她會虛弱得需要照顧。我的眼淚,一下子掉瞭下來。
  
  一、母親哭瞭
  
  媽被騙瞭。騙子伎倆並不高明,隻不過是利用瞭媽作為一個異鄉人的膽怯,就輕易騙走瞭她的手機和300塊錢。被騙後媽的神色幾天都木木的,眼睛不敢直視我,像做錯事的孩子。小時候,我不小心打破瞭碗碟,就是這種表情。
  
  看她怯怯的眼神,我不忍埋怨,豪邁地安慰她說沒事!不就一破手機和300塊嗎?努力的話,我一天就掙回來瞭!我知道媽不會相信,但還是說瞭,說完轉身上班,還沒出門,聽到一陣壓抑的哭聲。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記憶中,媽性格一直很堅強,和爸爸吵得天翻地覆也不曾流過淚,現在,她居然哭瞭!我整個人僵在那裡,不知道如何是好,這個傷心哭泣的女人,她是我的媽媽,我餓瞭渴瞭,向她撒嬌;氣瞭苦瞭,向她抱怨;喜瞭樂瞭,卻往往是最後一個和她分享。她是我的靠山我的港灣,可此刻她如此傷心,我卻不知道如何安慰她的苦楚。
  
  媽在未嫁前是傢中的長女,一手帶大瞭幾個弟妹,出嫁後是傢裡的頂梁柱,把一個傢托舉起來。她喜讀書報,頭腦精明,可在這南方的異鄉,我工作生活的城市,她卻輕易被騙瞭,我可以想見她的羞恥,無處訴說的委屈與自責。
  
  下班回傢,媽的眼睛還是紅腫的,我無從安慰,隻得裝作沒看見。
  
  夜晚我們睡在一張床上,兩人都翻來覆去不能成眠,將床壓得吱吱作響。媽是念著我一個人漂泊在外,特意趕過來照顧我,剛一來她就把我租住的小屋整的纖塵不染,每天學著廣東主婦精心煲湯,隻為瞭能讓我在他鄉也有傢的感覺。
  
  忽然想到,媽的眼淚是因為——被騙的挫敗感還在其次,她一定是為自己給我“添麻煩”而感到不安瞭。
  
  印象中,這是第二次看見媽如此傷心落淚。第一次是外公去世時,她號啕大哭,絮絮向我說起外公的一生幸苦,說起他冬天常穿的那件老舊棉衣……那幾個夜晚,媽媽累極瞭的時候會沉沉睡去,雖然臉上已有深深鄒紋,可睡容柔弱得像個孩子。是從那次起,我才開始意識到,在我眼中一貫強悍的媽媽也有脆弱無助的時候,她,也隻是個父親膝下的女兒。
  
  二、相伴的時光
  
  第二天,出租房停電瞭,不知道線路出瞭什麼故障,傢裡一片黑暗。疲勞而心緒全無的我倒在床上。媽不知何時出去,叫來瞭保安,保安又找來瞭師傅,總算把電路修好。
  
  燈亮瞭,媽在廚房裡忙著,無聲無息。我抱歉地站在她身後,叫瞭一聲媽,再不知說什麼。可以想象,不會說普通話、聽不懂廣東白話的她,費瞭多少口舌,才叫來保安。而我,隻會任性地聽憑自我情緒泛濫。
  
  飯菜香漸漸從廚房傳來。媽的背影在燈下居然有幾分佝僂。這個我世上最親近的女人,正一天天老去、衰弱,有一天,她會虛弱得需要照顧。我的眼淚,一下子掉瞭下來。
  
  我真心去疼過她、愛過她嗎?——就如她這麼多年來一直疼我、愛我那樣!
  
  盡管工作還是很忙,我開始抽時間陪媽去買菜,挑選著水靈靈的蘿卜和嫩生生的小白菜,為幾毛錢和菜販討價還價。我每次都想買一堆回去,媽卻說菜要吃新鮮的,天天來買好瞭,我知道,她是珍惜我們母女一同買菜的時光。
  
  每位到異鄉來陪兒女的母親都像媽一樣孤單吧。一臺小小的彩色電視機是媽唯一的夥伴,閑的發慌,她甚至為我織起瞭毛衣,其實南方的天氣基本上用不著穿毛衣。每日三餐她變著花樣給我做,盡管聽不懂本地電視節目的白話,她硬是從電視上學會瞭近三十種湯水的做法!
  
  媽來後,我三餐都在傢裡吃。每次剛走近租的小屋,媽早把門打開瞭,虛掩著等我。她笑著說我走路腳步重,上樓像小老虎上山,一聽咚咚咚的聲音就知道我回來瞭。為瞭讓她開心,我吃飯也像小老虎喝完瞭湯還要伸出舌頭來舔一舔,她怪我沒個姑娘傢樣,笑容卻分明是歡喜的。
  
  三、我隻是不想讓你那麼孤單
  
  出租房附近有個“興中園”,一到傍晚便熱鬧得很,老頭老太在音樂聲中翩翩起舞,自得其樂。我慫恿媽媽也去跳,她卻隻在一旁看,羞怯地笑。拉不動她,我便加入老頭老太的行列,使勁兒扭腰踢腿,想給她示范。媽看著我,眼睛中的神色又驕傲又寵溺。回傢,她讓我教她腰怎麼個扭法,腿怎麼個踢法,可一到瞭人多地方,又不敢上場瞭,像個害羞的小姑娘。
  
  那個園子中跳舞的老人也有外地的,又一夜,媽媽和一個河南來的老太太一見如故,站在樹下南腔北調地聊瞭好久,由於都是來照顧在這邊工作的單身女兒,兩人話題特別多。(勵志詩歌  www.share4tw.com)翌日晚,媽等瞭好久,那位河南老太太都沒來,媽為沒留下對方的電話號碼而遺憾。
  
  異鄉城市是如此繁華,而我們母女倆是如此卑微而孤單,我們要緊靠在一起才會略感到不那麼孤單。
  
  那天聽見媽和和爸通電話,仔細詢問傢裡情況,“葡萄熟瞭嗎”之類,我才知道,她的心有多惦記傢裡!隻有在那裡,她過熟的日子才充實安心,每個鄰居都親切,每件事她都做的順手,隻有在自己傢,媽才會自信快樂。
  
  我偷偷地為媽買瞭回傢的火車票,在她留在這城市的最後幾天,我陪她逛瞭一次商場,去瞭一次孫中山故居,買瞭幾次菜,跳瞭幾次舞,買瞭大包小包的衣物零食送她上車。臨上車,媽眼紅紅地問我:“是不是你嫌媽給你添瞭麻煩,所以要我回去?”
  
  我忍住眼淚,拼命搖頭,遞給她一部手機。
  
  她驚喜地接過:“呦,這和我以前用的那個一模一樣!”
  
  我說:“就是你那個,公安局的人說抓住瞭那個騙子。”
  
  她如釋重負地笑。
  
  在火車上,她細看這個我在二手市場買的手機,會發現我說瞭謊,但我相信,媽不會揭穿這個謊言的。她想從我這兒得到的,一直都隻是我的愛和信賴。手機失而復得,證明她仍是我能幹的媽媽,我不變的靠山。
  
  火車快開動,她絮絮地囑咐我在外當心,說一個人孤單就打電話,她過來陪我,說過兩年我成瞭傢,她來給我帶孩子……火車開動,媽的臉越來越模糊,我向前奔跑,哭著大聲喊:“媽!媽!我愛你!”
  
  火車轟隆隆的聲音掩蓋瞭我的喊聲,這樣很好,我從來都羞於表達自己的感情,但這一刻我終於說出瞭我愛你。
  
  我隻是不想讓你那麼孤單,媽,我知道你也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