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人生第一次掛科之後:關於自負,規則,與清華_大學生勵志

  寫在人生第一次掛科之後:關於自負,規則,與清華

  文/楊奇函

  我以非常復雜的心情寫下此刻的心情。今天接到瞭教學辦公室的通知,告知我去研究生辦公室上交學費。我才認真的嚴肅對待起來這件事。這件事就是:我掛科瞭。作為平生第一門掛科,心情確實復雜。且不論掛科帶來的麻煩,對與我來講,這首先是一份恥辱性的標志:不僅是對智商,而且是對情商。

  冷靜過後,細細品思。作為幽遊大學的我來說,雖然身為學渣學弱,但也確實從來沒有考慮過掛科的事情會發生在我的身上,更沒有想象研究生期間能掛科。畢竟,研究生的課程難度和生活難度和本科的課程難度和生活難度無法相提並論。想想本科時代的大風大浪都化險為夷,看看眼前生活的中規中矩竟折戟沉沙,我不禁感慨萬千。

  這一掛,讓我不禁對大學生活的回憶漣漪起伏,波瀾翻騰。

  清華校歌中唱“春風化雨樂未央”,這風是自強不息的君子之風,也是諸神混戰的血雨腥風;這雨是厚德載物的領袖之雨,也是歷練小弱的槍林彈雨。作為在清華諸神匯集的奧林匹斯山的殘喘多年的小弱,我在哀鴻遍野的清華戰場中,摸爬滾打,百轉千回。四年過後,當年那個學習戰場上草木皆兵的考前木雞,和戰友們先後經歷瞭線性代數和微積分等數學的智商白刃戰,中微和中宏等專業課的刷題陣地戰,以及會計學原理和投資學等專業課的突擊閃電戰。一戰又一戰,我那銹跡斑斑的刷題利刃,在夢回吹角的一教燈火裡顯得分外滄桑。

  舜德外,偉倫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扶柳笛聲殘,牛人天外天。最難忘烽火連天的考試周裡,面對著兵臨城下的大小科目,學神們“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學霸們“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而我們這些學渣學弱雖是風聲鶴唳,噤若寒蟬,但也是枕戈待旦,背水一戰。我們不求馬上封侯,也不馬革裹屍;不求橫掃千軍,也要橫刀立馬。

  狼煙回望,萬裡橫沙浪,拔韁提刀問所向,醉馬宵金帳。初入校門的一顆顆嗷嗷待哺的夢想種子,如今已經是一朵朵身經百戰的軍中綠花。我雖然比不上戰功煊赫,封侯拜相的學術大神,也比不瞭揚名立萬,加官進爵的學霸大牛,但是作為摸爬滾打,殘喘至今的學渣小弱,也算是久經沙場,經驗豐富的老兵瞭。暗淡瞭黃塵古道,離別瞭鼓角爭鳴,那吟風弄月的翩翩浪子,早就習慣瞭不度玉門的款款春風。

  而今天,我竟然掛科瞭。

  我沒有掛在水深火熱的微積分和C語言,沒有掛在荊棘遍佈的數據庫和概率論,卻掛在柔和坦蕩的營銷管理——一門幾乎不需要計算和大規模工作量的六周課程。作為經歷瞭無數南征北戰東征西討後幸存下來的清華老兵,而今竟然陣亡在一次解決鄉間械鬥的民事糾紛的維穩任務中。

  當大神們苦於學科簡單壯志難酬而慷慨悲歌的時候,我竟然因為松懈與怠惰,被釘在瞭學習生涯的恥辱柱上自怨自艾。嗚唿哀哉,何其恥也?嗚唿哀哉,何其悲也?列兵且弱,寧死不辱,雖無戰功,尚存軍魂。廉頗未老,卻不能飯;李廣即封,竟絕箭矢。望著硝煙彌漫的本科成績單和血流漂杵的網絡學堂,我不禁老淚縱橫。

  回顧下來,掛科我心服口服。首先,掛科的根本在於我在研究生階段對學習的嚴謹態度的嚴重松懈。作為從來沒有主動查過成績(除瞭保研時候要上報GPA)的小弱小渣,雖然對成績從來不敢奢求,但是本科時候也不敢絲毫懈怠。畢竟對我們小弱來說,清華學風和考風正氣凜然。本科時代,鐵律如山,一經掛科,萬劫不復。但是讀研之後,接觸瞭研究生課程和生活後,我的原本的嚴正態度漸趨松懈。我自認為“在本科階段,我都能夠頂著強大的數學課和專業課的壓力下,依舊能hold住組織學生節,當主持人,做手工,去實習等等五花八門的各項生活內容力保不掛,到瞭課程簡單,課餘生活清閑的研究生階段我怎麼可能掛科”.所以,在對待個別課程的出勤,作業等日常基本學習行為規范上出現瞭松懈。最終導致瞭掛科。

  其次,掛課的直接原因在於我的出勤和作業。一共六周的課,每周一次,我就翹瞭兩次課。第一次是去主持《中國合夥人》全球首映的超前首映;第二次是去見一個幫我介紹高盛高華summerintern的香港老板商量實習的事情。而這兩件事當時對我的誘惑實在太大,當時又自負到認為“無論如何都會不會掛科”,不僅對翹課沒引起重視,更沒有對掛科的潛在風險有任何意識。在之後的大作業完成中,也總是抱著“這樣一門普通的課程怎麼可能會掛”的心態。加之當時要準備一些其他社會活動,備戰GRE,準備出國訪問等其他事情,於是乎對大作業的處理基本上是“草草一弄”.最後大作業分數超級低(考慮到我完成的質量,這個分數很恰當)。

  就這樣,我掛瞭。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任何松懈的心態,都潛藏著懲罰的暗流。“千裡之堤,潰於蟻穴”,稍有痕隙的心態大壩,都置人生前途於洪澇隱患。

  我後悔。我後悔我沒能夠恪守本應恪守的學習紀律,而給自己造成瞭本不應該出現的損失,無論是物質上還是精神上;我後悔我沒能夠認真的思考如何處理這門課和課餘活動的時間沖突,而導致瞭本應可以避免的違紀現象;我後悔沒能夠完整地嚴謹對待研究生生活中的學習生活,而讓自己的心態上出現瞭短板,這一塊短板就讓我流失瞭多少精心積淀起來的靠譜與踏實。

  我痛心。我痛心不是因為掛科帶來的諸多麻煩,而是痛心我的自負與偏誤。我竟然因為生活的閑適而放松本來的嚴正態度。多年來辛苦養成並且急需繼續加強的自制,慎重等品質竟然在研究生學習期間不進反退,可以說從這個方面講,我的研究生學習是部分失敗的。而我自詡喜歡反思的一個人,竟然在嘗到惡果之後才恍然大悟,痛定思痛。我為我的無知與傲慢感到深深痛心。

  我慶幸。不經受此懲罰,我可能永遠不會意識到我的心態流失問題有多麼嚴重以及境遇處於多麼緊急。如果沒有一次掛科這樣的經歷,可能我會這樣一直下去,然後在日後的工作崗位中繼續下去,總有一天我的問題會暴露。而那個時候,我將給自己和他人造成更大的損失。而今天我能夠在這樣一個機會及時接到當頭棒喝,幸甚至極。我慶幸處在清華這樣一個嚴謹的校園環境和嚴格的考核系統中。

  這次事件讓我更加清晰的感受到瞭規則意識。對於成長在崇尚“關系”解決問題的環境中的我來說,本次掛科事件是對自身規則意識的一次透徹澆鑄。尊重規則,對於走向未來的我太重要瞭。這次是我的研究生生涯之中最具備價值的一堂課。清華之嚴謹,處處育人。清華之嚴謹表現形式之一,便是這種規則意識的堅守。感謝清華,感謝他賦予我的規則意識。

  平時以為一些小事情耍小聰明,得過且過混過去沒什麼。殊不知這些小聰明正瓦解著我們的態度,腐蝕著我們行為。最危害者,日常的小聰明讓我們形成瞭一種危險的思維方式:遇事第一反應不是正面應對,而是旁門左道。現在想想這種思維方式之毒,太可怕瞭。仕途上,此種思維的第一反應不是腳踏實地,造福一方,而是溜須拍馬,蠅營狗茍;商界裡,此種思維的第一反應不是革新技術,經營治理,而是行賄投機,灰色地帶。總之無論幹什麼。正是這發端於學生時代的“小聰明”,讓我們在短期嘗到一些甜頭,而長遠之中毀瞭我們。

  人,一定要有規則意識。這種規則意識不是保守和懦弱,而是對社會公正的認可,對制度規范的適應。再大膽的創新都是要在遵守社會公平正義的前提下才能取得成功。回顧歷史,所有最終建功立業的政商闖將,無一不是社會基本共識的最核心擁護者和踐行者。縱然他們以最叛逆者的形象推行著最出人意表的舉動,但是所有貌似離經叛道的言行外衣都包裹著對社會最核心共識的內核。

  清華此課很鮮活的告訴我:掛瞭就是掛瞭,沒有任何旁門左道可以彌補;規則就是規則,沒有任何投機取巧可以跳躍。無論你跟老師和助教多麼熟悉,無論你平是有多麼“吃得開”,面對普適的學習紀律,斬釘截鐵,無有姑息。今天想隨便弄弄作業,或者仗著和老師助教關系熟悉就通過,不可能;日後如果想通過各種旁門左道來取得成就,更不可能。

  隻要違背規則,我們就要承擔違背規則帶來的懲罰。今天在學校如此,未來在社會更是如此。縱然社會上部分人通過旁門左道取得瞭一定的成績,但是終歸難有大作為,更有甚者晚節不保。所有的僥幸心理都是人生前途掘墓機,如小兵張嘎所說:“別看今天鬧得歡,明天一定拉清單”.

  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謹以此文,與清華諸渣諸弱共勉。最後,我想說:我以給學校和傢裡造成不必要的負擔而感到自警;我以身處清華但是直到今天才對規則意識如此敬畏而感到自省;我以我在這樣一所主客觀條件都不允許我投機取巧的學校而感到自豪。

  1. 寫在大四
  2. 寫在參加兒子成人儀式後
  3. 贈女兒:寫在開學的第一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