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愛再不會重來_感恩勵志

  有種愛再不會重來
  
  我的傢在河北農村,我的父輩都出生在解放前,所受的艱辛,我們這一代是無法理解感受的。我的出生給傢庭帶來瞭歡樂,因為是男孩。那是1973年中秋。那時父親在北京工作,母親和三個姐姐在老傢,因為傢中沒有男勞力,地裡的活全在母親的肩上,何況還有比較厲害的爺爺。記憶中父親在過節的時候背著面和大米從離傢15裡地的火車站走回來,還有糖。母親辛苦的忙做,沒有閑時,就是三伏天的中午,吃過飯,急忙去地裡砍草,因為傢中有一頭牛,回到傢時,衣服脫下來一擰,水嘩嘩的。
  
  不知道那時的收做農活母親是怎麼完成的。
  
  我一天天長大,村裡的人都說我懂事,因為我知道母親的辛苦。我在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課間休息,大傢在校門前玩(農村的學校沒有院墻的〕,我突然看到母親背著比她大出幾倍的高粱結回傢,但是她的腿一瘸一拐,衣服上有好多的葉子,頭發有一綹散在額頭,我呆呆的看著,淚水在眼眶中,死死的咬者嘴唇。那一刻我沒有哭,那一刻我記憶猶新。
  
  自此我每天放學都背起和我一樣高的筐,去割草,去掰樹葉。我做瞭一個小扁擔,去離傢2裡遠的井裡挑水,回傢後肩膀紅腫的難以忍受,大姐哭瞭,說我不好。姐姐們都很心疼我,晚上睡覺的時候我不敢脫衣服,那一天我長大瞭。因為當時的環境不好,收成自然也不好,父親每次帶回的米面,隻有摻著吃,母親每次都把她的那一份,省給我吃,隻有過節才一傢人都吃白面,更不用說炒菜瞭。記得有一年的夏天,母親和二姐很晚瞭都沒有回傢,我們在煤油燈下,等著。第二天,天很黑,雨下的大的嚇人,母親和二姐還沒有回來。我和姐姐開始著急,大姐出去打聽去瞭,我和三姐在大門口等,遠遠的望著那泥濘的路,期盼著母親和姐姐的出現……朦朦的雨中,我看到瞭母親在拉著一輛車,大姐在後面使勁的推,車用塑料佈蓋著,母親和大姐渾身都濕透瞭。一傢人急亂的把二姐抬回屋裡,這才知道二姐去掰樹葉,從樹上摔下來,摔斷瞭腿,母親拉著姐姐去瞭醫院。晚上睡覺時,我看到母親在偷偷的哭,整理著錢,有一角的,壹圓的。我沒有敢出聲,那一夜外面很悶熱,沒有一絲的風。
  
  生活是快樂的,母親也隨著我們的長大也快樂著。
  
  有一天,我感到肚子疼,母親急忙帶我去鄉裡的醫院檢查,第二天,借瞭一輛自行車,說帶我去市裡。從醫院出來,母親告訴我,沒事,吃點藥就好。已經是中午瞭,不懂事的我看到有賣包子的,非要吃,母親買瞭幾個給我吃,我香香的吃著,母親沒有吃,隻是在看著我,我拿著一個包子給母親吃,她隻是咬瞭一小口,說,不餓。我沒有再吃,說飽瞭。至今,每次吃包子,我都會想起這件事,每一次我都慢慢的品嘗,因為裡面有那偉大的母愛。那一年我上小學4年級。
  
  那年的秋天,我離開瞭生我養我的故鄉,離開瞭我那慈愛的母親,來北京上學。那天走的很早,母親一直沒有說話,到瞭車站,要上車時,我再也忍不住,哇哇的哭瞭,撲進瞭母親的懷裡,母親說,好好學習,不要想她。車已經開瞭,我回頭看見母親還在愣愣的站在那裡,看著我,就那麼一直看著,車漸漸遠去,。後來姐姐說,母親一直站在那,好久沒有走。
  
  在京的學習還比較順利,但父親說我瘦瞭,因為每一天我都吃不瞭很多東西。我每一周都要寫信給母親,什麼都說。這時我感覺到,什麼是思念,這時我種下瞭一棵思念的樹,而且在不停得長,每一天我都用心血去澆灌,用愛去培養。終於到瞭假期,父親沒有時間送我回傢,我堅持自己回去,那時京九鐵路沒有,隻能到石傢莊去換車,我說完全可以,讓父親放心。那天我吃瞭很多的東西,父親也很高興。
  
  終於到傢瞭。終於見到母親瞭。
  
  到傢的時候天已經很黑,母親和兩個姐姐沒有吃飯,一直在等我和姐姐,我剛進門,母親就急急的出來瞭,緊緊的抱著我,那天,我看到母親哭瞭。我給母親和姐姐們講著北京的繁華,母親就那麼一直看著我,直到我睡覺。第二天,母親還在埋怨父親應該送我回來。我看到母親很精神的出來進去的忙。幸福的時光總是很快,馬上就要開學瞭,父親說,他要出國一段時間,要母親和我們一起走,姐姐們都說,她們大瞭,可以自己照顧,一致同意母親和我們走,就這樣母親一直陪我讀完瞭初中。那一段時間是我最高興的,是我生命中的,最光輝的。我是最幸福的。隨後的生活也好起來瞭。
  
  初三畢業瞭,母親卻要回傢,她放心不下姐姐,放心不下那個傢。我也決定回傢念高中,因為我知道母親離不開我。學校離傢很遠,有五六拾裡地,每月回傢一次。每次到瞭月底,母親總是找理由到村頭去接我,做很多好吃的給我。母親說我長大瞭,她第一次說,她很高興。隨後的幾年,姐姐們相繼出嫁,我要到天津上大學瞭,父親要求母親來北京,母親說她離不開這個傢,姐姐也想把母親接過去,但母親堅持不去。就這樣,母親開始瞭獨自在傢的生活,為瞭鍛煉身體,母親堅持留瞭一畝地,因為她知道,我愛吃她做得飯。天津離傢不是很遠,我一直還是每月回傢一次。每次回傢,母親還是在村頭等我,無論刮風還是下雨。
  
  快要畢業那年,有一個機會,去澳大利亞工作學習,母親說,慈母多敗兒,同意我去。簽證快要下來瞭,母親和父親,在為我收拾東西,這是我看到父親和母親都默默無語,這時我才發現,我的父親母親都已經不再年輕。第二天,我說,我不去瞭。其實這正是他們,想聽到的。(
名言  www.share4tw.com)父親開心的笑瞭,母親說去做飯。那一天,我在心底種下的那棵樹,又在瘋長。我可以感覺到,這棵樹,很高很大,已經成為瞭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畢業後,我回到瞭老傢,我要補償什麼。工作一年後,在母親的堅持下,我來到瞭北京。後來有瞭工作,後來有瞭妻子。母親卻一直不肯過來,因為沒有大的房子,怕拖累我。
  
  直到兒子快要降臨,我買瞭一套房子。為瞭孫子,母親終於決定來北京。兒子出生瞭,母親天天高興的看孫子,每一天總是高興的。我又開始享受生活。兒子比較調皮,長牙時總是要咬母親的手和臉,但母親隻是說不疼,沒事。我和妻子開始帶母親出去玩,但是,她總是說,北京什麼都那麼貴,總是不願意。
  
  在我的兒子一歲那年,母親總是背疼,我們帶母親去瞭醫院,醫生說是,肺癌,晚期。
  
  這時,我感到我種的那棵樹,在抖,腦中一片空白,我心底的那棵樹,在經歷著暴風雨,搖晃著,牽動著我的心,撕裂般的疼。姐姐借口來看兒子,母親說,一輩子沒有進過醫院,沒有事情的。醫生給母親做瞭腦部腫瘤的切除手術,一傢人在手術室門口,等瞭一上午。我感到這是我的心,已經被切走瞭一部份。隨後的日子,天總是灰沉的。為瞭隱瞞。隻好把藥瓶子上的標簽接走,告訴母親,為瞭省錢,那是簡裝藥。直到今天,我總是感覺,母親其實是知道什麼的,隻是大傢沒有捅破這一層紙。沒有人時,母親對我說,她很知足瞭,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她要回老傢。
  
  風越來越大,仿佛要要連根拔起我那心底的樹,肆虐的抽打著這棵搖擺的樹,樹上已經果實累累,我無助的,守著它,樹的根基已經裂開,那是我的心,在被撕裂。我已經沒有瞭淚水,眼睛幹幹的疼。風越來越大,樹,快要倒瞭……
  
  母親又要回老傢瞭,臨出傢門時,目光呆呆的看著她心疼的孫子,她心愛的傢。
  
  那一天是正月,十六。晚上9點,我們回到瞭老傢,把母親抬到瞭床上,母親的眼睛就那麼看著我,看著姐姐,看著這熟悉的傢,目光,是那麼的慈祥,那麼的滿足。
  
  一聲霹靂,我培養30年的,那棵樹,倒瞭,消失瞭,我心中的世界,一片陰暗,我被掏空瞭一切,我的身,我的心,冷的發抖,我賴以生存的樹啊,帶走瞭30年的,甚至一輩子的果實,就那麼,沒有瞭。我痛啊,我沒有什麼言語,隻是那麼抱著母親,那麼抱著……
  
  隨後的幾天,我明白瞭什麼是空白,什麼是悲傷……
  
  我開始全新的熱愛生活,感受生活中的喜悅,痛苦。
  
  因為世間,有一種愛,是再也不會重來!
  
  慶幸的是我已經有過瞭。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