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上大學_大學生勵志

  我要上大學

  文/張蕾磊高雲鶴

  6年後,終回校園

  “每到開學前,我會列一個名單,一個個去借錢。”王志方說。從中學開始,他就是這樣為自己和兩個弟弟籌學雜費的。

  王志方的傢境困難,他兩歲時父親得瞭精神病,傢裡的積蓄花光瞭,還欠瞭一大筆外債。於是,母親和姐姐外出打工,賺的錢大多用於給父親治病。王志方很早就告訴自己,他是傢裡的支柱,他要照顧好父親和弟弟們。

  傢裡的墻上貼著姐姐上學時得的獎狀,王志方清楚地記得姐姐輟學時哭得紅腫的雙眼。為此,他和弟弟們學得特別刻苦。“我們都相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王志方堅定地說。

  2003年7月,王志方如願考上瞭湖南大學生物系。他拿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全傢都非常高興,熬瞭這麼多年的苦日子,終於看到希望瞭,傢裡出瞭大學生瞭!但激動和興奮的情緒很快被學費沖走,錄取通知書上寫著學費6000元,再加上學雜費和生活費等,差不多一年要12000元,這對王志方來說猶如天文數字。親戚們都不富裕,沒有人能替他做擔保申請到貸款。但是,王志方還是樂觀的,他想到可以在大學裡勤工儉學,可以申請補助。打點好行李,王志方揣著千方百計籌來的2500元,躊躇滿志地去湖南大學報到瞭。

  到瞭學校,王志方找到學院領導說明困難,學校減免瞭他900元的學雜費,並同意他延期到11月繳足學費。後來,王志方申請到白沙集團提供擔保的每年3000元的助學貸款,他又申請把大二的貸款提前支取,總算把學費湊夠瞭。為瞭賺生活費,每到周末王志方就去做傢教,業餘時間收廢品、刷盤子、搞推銷,搬桶裝水,隻要能賺錢,不管多苦多累,他都願意做。

  第一學期他在學校圖書館勤工儉學,後來看到班上貧困同學多,就主動讓出瞭機會。王志方在傢教方面很有一套,如果一直能接到傢教的活兒,生活費就好賺瞭,隻是傢教並不那麼好找。

  大二開學,王志方沒有錢交學費,二弟正在念高中。“我想瞭很多辦法,我就一個想法,不能讓我弟弟沒學上:”最後他決定退學。當王志方打電話告訴母親時,母親在電話裡大罵他不孝。母子倆在電話裡大哭一場,王志方哭自己的大學夢,母親哭的是手心手背都是肉。

  離開學校,王志方先後到東莞、深圳、耒陽、長沙等地,做過搬運、基建、保安、樣品研發、門窗安裝等工作:打工的日子充滿瞭艱難和辛酸:為瞭多掙錢,他玩命地幹,不管活多重、多臟、多累,甚至一天工作18個小時;他省吃儉用,中午沒吃完的飯菜就留到晚上吃。在建築工地上,王志方每天挑沙、拉磚、砌墻,十個手指頭和兩隻腳被石灰、水泥腐蝕,露出瞭紅紅的血肉。手指上每天要換膠佈,每次連皮帶肉地撕下來,疼得他渾身冒冷汗。

  王志方笑說自己是打工者的異類,他在哪裡打工都帶著大學課本。累得要命的時候就翻看課本,看累瞭,把課本一本本撂起來當枕頭。常常有工友調侃他:“大學生就是不一樣,連睡覺都是睡在書上的。”

  打工兩年,賺的錢隻夠溫飽。在工作中付出的努力和收獲的滿足感太過懸殊。這讓王志方倍感痛苦和煎熬。當得知教育部直屬的六昕師范大學招收免費師范生後,他艱難地作出復讀的決定,回到傢鄉,插班讀高二,他要重圓大學夢。

  “我在黑板報上寫下自己的目標是:北京師范大學。班上的同學都笑我。”王志方說。從聽不懂數學課的慌亂到每次考第一,王志方付出瞭所有的努力。2009年,他從容地以高分考上瞭北京師范大學。

  再次上大學,王志方走進校園時,沒有瞭當年的新鮮感,有的是對未來的確定:“回傢鄉,當老師。”

  三兄弟端一碗飯

  吃苦、流淚、受罪,當王志方說起來時,仿佛是別人的事情。但是,說到弟弟們,說到風雨飄搖的傢時,王志方的眼圈紅瞭。

  王志方很早就一邊讀書,一邊擠時間打零工和短工,帶著兩個弟弟種地。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三兄弟很小就落下瞭胃病。有時親戚鄰居們看著三兄弟可憐,就叫他們一起去吃飯。王志方那時候脾氣倔,寧願餓肚子也不去。弟弟怕他餓著,就把飯端回傢,三兄弟分著吃一碗飯。“這樣的飯我每次都是和著淚水吃下去的。”

  王志方說當年他的退學如同一場地震,三兄弟都受到瞭沖擊,留下陰影。“以前都是我扛著,這下二弟感覺到很重的擔子,整個人都變瞭。”王志方退學後直接南下打工,過年回傢才發現活潑開朗的二弟變得不說話瞭。2006年,二弟要高考瞭,王志方專程趕回傢,為弟弟的高考志願把關,兄弟倆為此大吵一架。王志方連續幾天排隊上網吧,查足瞭資料,他建議弟弟考軍校。“我真的不想弟弟的大學路再斷瞭,我是過來人啊!我跟他說,能上軍校就去;上不瞭軍校,拼死瞭我也讓他把大學念下來。”二弟懷著不能實現自己夢想的恨意聽從瞭他的意見,高考後被解放軍裝甲兵工程學院錄取,學費、生活費全免,還每個月把部隊發的300元津貼寄一半回傢給父親治病。二弟上大一時,王志方的一顆心始終是懸著的,怕二弟萬一有點差池被學校退回來。二弟上瞭大二,他才松瞭口氣。當日恨他的弟弟,也早就原諒並感謝他的決定。

  三弟得知王志方退學,死活從學校退學,堅持到外地打工,王志方差點動手打他。兩年間,兄弟倆輾轉四處打工。王志方總想勸三弟回去念書,比他還倔的三弟就是不答應。直到王志方回高中復讀,三弟才跟著重拾課本。

  報恩心

  王志方一直很要強,是不肯低頭的人。這些年來,他常常為瞭錢不得不去求人。少年時,他憤怒地攥緊拳頭,憤怒自己改變不瞭現狀;長大點,他不惜力氣和汗水去賺錢。王志方從來沒有恨過自己沒有錢,在他眼裡,錢,用在最需要的地方才有價值。

  在湖南大學時,得知他要退學,班上的同學說:“我們每人每年出300元,夠你把大學念下來的!”王志方拒絕瞭,他說,同學的錢也都是父母的血汗錢,這個人情承不起。

  2006年底,一直資助他傢的三舅,在礦上打工受重傷,住進瞭長沙的醫院。王志方正在長沙馬王堆打工,得知消息後,當即請假趕到醫院日夜陪護,直到春節後舅媽來接替。

  其實,去醫院照顧三舅的時候,王志方受到瞭很大的打擊。當時,他拿著剛結算的大半年工資2000多元,一心要幫舅舅渡過難關。然而交給他的當日醫藥費單子是4000多元。“看到病床上痛苦著的舅舅,我有心報恩,卻無能為力,這讓我很愧疚。”王志方更深刻地意識到:打工終非解決困難的根本,更不是生活的長久之計。要想報答親人,要想實現更大的價值,還得繼續求學。

  決定復讀後,王志方更需要錢瞭。“距離9月份開學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我就到工地打工,賺學費。暑假的時候,二弟也到工地來瞭。三弟則在一傢工廠打工。”復讀高二期間,王志方把落下的功課都補瞭上來,他繼續利用假期時間做傢教。王志方自身就是鮮活的個案,傢長們都放心地把孩子交給他,讓他自豪的是他輔導過的學生都考上瞭大學。

  王志方坦然地說,他沒有雄心大志,是個很現實的人,他要在這四年來之不易的大學時光裡好好學習,以後回到傢鄉當老師,不誤人子弟就好。“剛來師大的時候,跟同學聊天,我們對未來都有些害怕,害怕自己當不好一個老師。我想這樣的害怕是必要的,有所畏懼才不會放松。”

  1. 大學裡,有這樣一群人
  2. 大學四年挖好坑,畢業十年牛哼哼
  3. 當一個貧窮的人走進大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