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愛叫素時錦愛_感恩勵志

  有一種愛叫素時錦愛
  
  文/高峪銘
  
  高齡父親與歲月做著最後的抗爭,無奈器官功能衰退,身體每況愈下。尤其是老年性便秘深深地折磨著他,他又折騰母親。母親見面就跟我嘮叨起來,說父親白天也不到外面蹓躂,一躺在搖椅上就呼呼大睡,半夜卻將燈開得通亮,哼哼唧唧地磨人,真是前世欠瞭他的。
  
  母親這裡還沒嘮叨完,父親那裡就叫開瞭。母親邊走邊說:“幾天沒屙瞭,肯定又拉瞭一身。”我隨母親進瞭房間,果然如此。父親大聲責怪著母親來得不及時,母親不作一聲,將父親的褲子脫下,把床邊早準備好的水倒在盆裡,幫父親擦洗,又幫他換上幹爽的衣服。母親做得麻利熟練,讓我插不上手,最後她還在房間裡灑上花露水。我心裡想,還有誰能比結發老伴服侍得更細心周到呢?
  
  其實母親的性格是極其強悍的,兒時的一幕幕總縈繞我心頭:強壯得如一頭牛的父親,因戴著“右派”的帽子,卑微勞作時常受別人欺負,好強的母親憑自己根正苗紅的出身,想法子護著父親。她“敲山震虎”,明裡呵斥父親,暗裡震懾著他人,好讓別人知道她那不能惹的“辣子”性格。久而久之,別人收斂瞭不少,父親也習慣瞭寡言少語、隨遇而安的生活。
  
  可如今,父親的生命在身體中慢慢流逝時,脾氣卻上來瞭,而母親一改強勢,依順著父親,默默地守著父親的風燭殘年。
  
  “素時錦愛”這四個字頓時跳進瞭我的腦際。
  
  母親生有六個兒女,辛勞一輩子,如今也有七十多歲瞭。過年回去時,我突然發現母親的身子就像一張弓,難以直起腰,走路時就像受傷的鴨子,耷拉著翅膀。可母親聽說我要回傢過年時,竟將我房間的天花板用新買的條形塑料佈釘好,說那樓板縫裡的灰再也不會往下掉瞭。
  
  平常的日子,愛伴行其中,悄無聲息,隻有生活的異動,才讓人感受到這分錦愛。
  
  與妻結婚二十多年,一路走來,磕磕絆絆,有時為事爭論,針尖對麥芒,互不相讓,彼時面目不乏猙獰,言語不乏惡毒,總是將對方深深傷害。此時,愛就像一個偷懶的傢夥遁瞭形,不知躲在何處逍遙瞭。可就在我生病住院時,妻一下子變得與往日不同,她始終陪在左右,從她焦急的神情中,我讀出瞭她深深的擔心和愛意。尤其在我做切片深度檢查時,妻就像被人抽瞭脊梁骨一樣,一下子癱瞭。在等待的日子裡,妻惴惴不安,日漸消瘦。當第三天我被上帝大赦時,她竟喜極而泣。這樣的過山車似的心理折磨,讓我和妻也明白瞭許多。
  
  事後,妻對我說,平時不覺得,吵吵鬧鬧的,總認為幸福是跑不瞭的,一旦幸福搖搖欲墜時,才感覺你在我生命中是如此重要。
  
  我對妻說,這就是一種素時錦愛。
  
  我老傢的一對夫妻不能生育,在垃圾堆裡撿到瞭被遺棄的男嬰。那年頭日子苦,這對夫妻視孩子如己出,給他起名為“寶伢”,從此隻要有一口飯就不讓他餓著,隻要有一件衣就不讓他凍著。本來日子就那樣平靜地過著,可寶伢在七歲時,突然得瞭重癥,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夫妻倆急得連夜抱著寶伢去醫院,總算撿回瞭一條命。(勵志故事  www.share4tw.com)可沒想到的是,寶伢的父親那晚急急忙忙,不小心摔瞭一跤,當時他沒當回事,以為買張膏藥貼貼就沒事瞭,等到後來,腳竟沒有好起來,落得個終身足疾。
  
  寶伢算是爭氣,考上瞭中專,分配到瞭外省工作。他多次試圖將父母接到工作地,父母怕拖累兒子的前程,說什麼也不去。眼看父母一天天老去,特別是看見父親跛著腳的身影,他心裡有一種難言的酸楚,他有瞭回鄉盡孝的念頭。同事勸道,在這裡有你的人脈,提升機會大,回瞭傢鄉一切都得從頭開始,這樣的跨省調動是從政的忌諱啊……
  
  他有過猶豫,但還是遞上瞭請調報告,終於回到傢鄉當瞭一個保留副科級的小職員。現在在傢鄉的田間地頭,常常能看到寶伢扶著他那跛腳的父親,在夕陽下投下頎長的身影。
  
  當然,這也是一種素時錦愛。
  
  愛,潛藏在清素的日子裡,常常讓人忽略它的存在,即使對愛有著溫暖的回憶,也總少瞭那麼一點怦然心動。愛若無形,心乏靈敏。可在不尋常的日子裡,愛是那麼光彩照人,是那麼如花似錦,讓人不禁陶醉。吾之素年,誰予錦時;吾之素時,誰予錦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