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彼此最愛戀的寶貝

  我們是彼此最愛戀的寶貝
  
  40歲的時候,他才有瞭我。按照傢鄉的風俗,要給左鄰右舍送染得紅艷的蛋。他興致勃勃地去市場上買來很多光亮飽滿的雞蛋,自己在傢裡煮,然後用廉價的顏料,將每一個雞蛋都染得漂亮光鮮。
  
  媽媽說,他是起早提瞭100個雞蛋,去周圍的幾棟樓上送的。挨傢挨戶地敲門,在別人陌生疏離的目光裡,極驕傲極響亮地說,我生瞭個寶貝千金,6斤6兩,早晨6點,最吉利的時候呢!但還是有人,在他轉身離去的時候,說,不過是一個收破爛的,說不定這女孩子將來也承繼他的事業呢。這樣的話,他從來都是很快地忘掉。事實上,他是太興奮瞭,甚至在路上碰到抱瞭孩子的母親,也會湊上前去,呵呵傻笑說,我們傢千金也是這麼漂亮呢!許多人看著他因為長期收拾破爛而皴裂枯敗的手,常常不等他走近,就抱瞭孩子遠遠躲開去。他並不惱,臉上依然堆著笑,順便將人傢剛剛丟給他的礦泉水瓶撿起,哼著曲子笑著趕回傢去看他襁褓中的寶貝。
  
  我長到6歲的時候,開始喜歡跟著他,在這個城市裡四處轉悠。那些炫目斑斕的彩燈,讓人覺得無法呼吸的高聳的樓房,穿著細高跟鞋噠噠走來走去的女子,賓館裡要小心才不會滑倒的光亮的地板,比他買給我的糖塊,還要溫暖誘人。盡管我可以從口袋裡漫不經心地剝一塊糖丟進嘴裡,而這些誘惑著我的東西,卻始終裝在透明的盒子裡,任我怎麼努力,也無法打開來將它們取出。
  
  他每天用三輪車載著我,穿行在這個城市的馬路上,高聲地吆喝著。常常有路人開玩笑,說,這個小孩子也是你撿來的嗎?他一向很溫和,但唯獨這句話,總會讓他急。偶爾他還會很大聲地與人爭吵,說,這是我自己親生的寶貝女兒,憑什麼說是撿來的?!路人看他這麼較真兒,便笑笑,嘟囔一句:你做爺爺還差不多,這麼老。
  
  我那時是個野丫頭,且被他寵壞瞭,什麼人都不怕。看到別人欺負他,就會跳下車去,跟人辯論,說,我爸爸才不老呢,他最有勁瞭,可以一口氣扛幾十個大包,將幾個人打倒!他在一旁聽瞭,常會和路人一起哈哈大笑起來。但我知道他的笑裡,全是對我的愛戀。再沒有什麼,能讓那一刻的他,那樣地快樂,驕傲無比。
  
  10歲的時候,我突然開始有瞭小小的自私,再不願與他出去。那時他開始開電動三輪車,前面放個高音的喇叭,是我的童聲,毫不客氣地一遍遍大喊:收破爛啦!車突突地開過去,許多人便回頭笑看著指點。我終於知道那笑容裡,其實更多的,是對我和他的同情。而同情,再往前走一步,就是嘲弄吧?
  
  他依然是不在乎的,事實上,他除瞭我,對什麼都不放在心上。甚至是在外面被街頭混混掀翻瞭車子,將喇叭摔得幾乎不能出聲,還把他的秤桿藏到一大堆破爛裡。他在這樣的欺負裡,沒有哀傷,隻要回到傢,可以看到我跑上來高喊他,爸爸,有沒有好東西給寶貝?我是他的寶貝,從來都是。他每次都會給我撿回好玩的東西,有時是一條掉色的項鏈,他擦幹凈瞭,給我佩戴在脖子上。有時是一個淡紫色的氣球,他用力吹到最大,紮瞭口,爾後“砰”一聲拍到半空去,看我笑跳著去搶。媽媽總說,不要這麼寵她,寵壞瞭怕是連你也要兇。他便笑,寶貝生下來不就是讓我寵的嗎?
  
  有一次在放學的時候,遠遠地看他走過來,身邊的一個同學便喊:韓小丫,你爺爺來瞭!我看他飛快地將三輪車開過來,知道他要載我回傢,突然有些難過,第一次覺得他的老,他的卑微,原來會讓我的生活,如此地尷尬和落魄。那天我是在同學的嬉笑裡,從小路逃回傢去的。慢慢滋生的敏感與自私,就這樣,讓我開始逃離他無處不在的寵愛。
  
  他知道我不再喜歡跟著他到處亂跑,也不勉強,但還是怕愛玩的我寂寞,買回來一隻大狗。它很瘦,弱不禁風的樣子,我便給它起名“大壯”。周末的時候,牽著它四處遊逛。它跟我很快地熟悉,但是對他,一臉的警惕,對他撿回來的骨頭,也是愛搭不理的模樣。我知道是因為他很少來愛撫大壯,他寧肯回來後泡杯茶,翻看我的作文,也不願逗它。我責問他,為什麼不喜歡大壯。他便逗我,說,大壯哪有寶貝好。這句話,幾乎成瞭他的口頭禪,多得讓我每次聽到,都覺得,那不過是句玩笑。
  
  但還是有一次,他讓我知道,這句話原來並不隻是他拿來逗我的口頭禪。那天他又被兩個地痞纏住,他微笑著說瞭一通好話,依然不能擺脫掉他們。恰恰我和大壯經過,看到他被地痞欺負,一車的廢紙,都被掀翻在地。我看著那兩個一臉兇惡的男人,突然地想要逃走,被我牽著的大壯,卻是一下子掙脫掉我,撲上去拼命地撕咬兩個地痞,終於讓他們慘叫著逃走。我走過去,悄無聲息地幫他收拾滿地的廢紙。我以為他會責怪我,在他遇到困難的時候,我連大壯都不如,卻聽見他依然是那句,誰都沒有寶貝好。我的眼淚,刷地一下子流出來。原來他的心裡,除瞭愛,再沒有別的東西。
  
  我讀大學那一年,他已接近60歲,頭發花白,手腳也不再利索。為瞭我的學費,他還是踩遍城市每一個有垃圾可尋的角落。重力氣的活兒,再沒有人找他去做,即便是他逞能,扛一百多斤重的大包給人看,但還是一次次被冷硬地拒絕瞭。廢品回收站的人,便與他開玩笑,說,老韓,你自己都快成廢品瞭,還裝年輕,再不愛惜自己,真累倒瞭可沒人會疼你!他便爽朗地大笑,說,誰說沒人疼,我傢寶貝就會呢!
  
  我相信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心底一定都是溫暖。雖然我一年才會回傢一次,但想念本身,就已讓他幸福。我那時候開始談一場戀愛,小心翼翼地,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在城市裡如此灰暗的傢。男孩的父母,皆是城市的上層,有精英人士慣有的冷漠和客氣。我站在他傢照得見人影的地板上,突然覺得遺失瞭那個被人寵愛的自己。(
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他們並不知道我的出身,不知道我有一個撿破爛的父親,但我隱在骨子裡的自卑,還是讓他們窺見瞭我的秘密。終於有一次,男孩的母親遞過一杯飲料後,淡淡地問我:你父親做什麼的?我低頭看著手中那麼熟悉的飲料瓶,想起他曾用這些塑料瓶子,給我制作過彩燈、存錢罐、可愛的小人兒,但是,他從沒有品嘗過裡面的滋味。我慢慢喝下一口,終於在酸甜又略帶瞭苦澀的味道裡,抬起頭,說:我爸爸,他將這樣的瓶子收回去,賣錢供我讀書……
  
  我最終和那個男孩分瞭手,盡管男孩堅持說,不會介意,但我知道,他的父母會。我的父親已是慢慢地老去,脊背也開始彎,站在我的面前,需要抬頭才能看到他深愛的寶貝,所以我不願讓他,被別人的視線,壓得更低。
  
  這件事,我始終沒有向他提起過。因為他,我無法與別人一樣,享有一段快樂平等的愛情。可是,也因為他,我擁有那樣任性豪爽的年少時光。
  
  大學畢業後,我找到一份安穩的工作,可以每月領到不薄的薪水。我將第一個月掙到的錢,給他去買早已看好的一件名牌的襯衣。臨到付錢的時候,導購小姐突然問我,你父親胖嗎?你最好打電話確認一下尺碼,這樣不會造成麻煩。我隨口接道,大約100斤吧。身旁的一群人,一下子笑起來,說,有這麼瘦的男人嗎?我的臉,倏地紅瞭。這是我第一次,從別人的哄笑裡,看到他的瘦弱和無助。是什麼,讓那個原本可以背著我一路小跑回傢去的男人,這樣快地老掉瞭?我的青春,如此逼人,而那個給瞭我生命與寵愛的男人,卻是來不及等我愛他,就迅速老掉瞭。
  
  不管我怎麼說,他都舍不得在傢裡穿上我新買的衣服。他隻是呵呵地笑著,說那句我習以為常的口頭禪,誰都沒有我們寶貝好。但這句話說完,卻沒有像往昔那樣,給我絮叨聽過即忘的瑣事,卻是很奇怪地拿著衣服走出去,發動三輪車出瞭門。
  
  媽媽說,你爸近來越來越糊塗瞭,真的是老瞭,不是剛收破爛回來嗎,怎麼又出去?
  
  我在媽媽的吩咐裡,到馬路上找他回來。剛出瞭小巷,便聽見一聲聲蒼老卻底氣十足的喊聲:收破爛啦!我站在梧桐樹下,看見他開著空車,很賣力地喊叫。他的身上,穿著我給他買的名牌襯衣。那麼瘦,似乎整個人,都套在裡面。他的下身,依然是短褲,腳上,穿著快要斷裂的涼拖。名牌的衣服,沒有讓他高貴,反而盡顯出他的滑稽和寒酸。
  
  我就這樣看著他快樂地開著三輪,在馬路上高喊。遇到有人要賣廢紙,卻並不停下來,而是一昂頭,便高傲地開過去。我終於在他溢得滿地都是的幸福裡,知道,不管他如何地老去、黯淡,不管我怎樣地耀眼、光鮮,我們都將是彼此,最愛戀的寶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