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我唯一的翅膀在你那裡_感恩勵志

  父親,我唯一的翅膀在你那裡
  
  那一年我上高中,傢裡正是水深火熱的時節。屋漏偏逢連天雨,本來就傢境貧寒,又遭遇瞭一場大冰雹,把地裡所有的農作物都打成瞭殘疾,這意味著一年的收成都泡湯瞭。父親在一夜之間灰白瞭頭發,不僅僅是為瞭他的莊稼,也為瞭那個是否讓我退學的難題。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孩子中途退學。這是父親對我和他自己的承諾。由於生活窘迫,我在學校裡處處捉襟見肘,那點可憐的生活費我要精打細算到每一分每一毛。在食堂吃最便宜的飯菜,而且每頓飯都吃個半飽。即便如此,兜裡的那點硬頭貨每月還是早早就“舉手投降”瞭,向生活繳瞭槍。
  
  同學們自發的一些活動我從不參加,我的“小氣摳門”是我的“死穴”,在他們攻擊我的時候常常令我無還手之力。但我也有自己的驕傲,那就是我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還有我的籃球水平,在學校裡也是數一數二的,它可以讓我一直挺直著腰板,永不低頭。
  
  學校裡要舉行籃球賽,作為班級的主力,我是必須要上場的,可是擺在我面前的一個難題是,我要穿什麼鞋子去比賽?我羨慕同學們腳上那一雙雙白得耀眼的運動鞋,有阿迪達斯的,有匹克的,如果能穿上那樣一雙鞋子在籃球場上飛奔,該是多麼瀟灑,多麼英姿颯爽啊。
  
  可我隻有兩雙佈鞋,腳上的這一雙和包裡的那雙新的,都是母親自己縫制的,雖說那是母親一針一線縫制出來的,但我並未感到舒適過。因為它隻能踩在傢鄉的山路上,一旦踏上城市那做瞭各種標記的馬路,我的腳就像踩到瞭炭火上,格外難受。因為我看到人們看我時總是先盯著我的鞋子看,我看到他們的腳上穿的都是漂亮的鞋子,那個時候我是氣餒的,一雙鞋子泄漏瞭我難於啟齒的身世:一個窮酸的“土包子”。有一次父親來,同學們喊我:“你爸在校門口找你。”我問他們怎麼知道是我父親,他們說:“因為他穿瞭和你一模一樣的鞋。”接著是一大幫人肆無忌憚的笑,很壞的笑,能把人撕碎的笑。我看著腳下的鞋子,這貧窮和寒酸的象征,我恨不能一下子把它踢到南極去,讓它再也不回到我的腳下。
  
  所以我決定向父親要一雙運動鞋。盡管我知道它很貴,盡管我一向都很乖,很能體諒父母。那些天的夜裡,我隻做一個夢:我穿著白得耀眼的運動鞋,在籃球場上飛奔。我不停地扣籃、扣籃,我像長瞭翅膀一樣,我飛瞭起來!
  
  那時我還不知道傢裡遭瞭災,在電話裡還不忘跟父親幽默一把:“老爸,您兒子山窮水盡啦!”父親對傢裡的災難隻字未提,裝做輕松地說,“別急,老爸明個給你送錢去,讓你柳暗花明。”
  
  我沒想到父親會親自把錢給我送來,往常都是直接通過郵局就匯來瞭。我埋怨父親糊塗,不會算賬,這往返的路費要比那點匯費多很多呢。可父親說他是搭別人的車過來的,沒花錢。“那回去呢?”我還在為父親的愚鈍不依不饒,父親卻不惱,他一輩子都沒有惱過,他憨笑著說,這不順道還能看看你嗎!
  
  夢終歸是夢,現實還是把它打回瞭原形。當我向父親說出要一雙運動鞋的時候,他顯得很尷尬,他說他沒帶閑錢來,他支支吾吾地說對不起。“隻要你球打得好,同學們就會給你鼓掌的,誰會在乎你穿什麼鞋子呢?”父親自己都覺得這個安慰有些牽強,所以說的時候聲音很小,仿佛自言自語一般。
  
  我哭瞭,當著父親的面。其實我完全能預料到那樣的結果,父母是沒有閑錢買這些奢侈品的。但我還是哭瞭,哭得很委屈。父親站在那裡,不停地搓著兩隻手,像個做瞭錯事的孩子,顯得手足無措。沒和父親說再見,我扭頭就回學校去瞭。
  
  運動鞋的夢想從此徹底破滅瞭。我想我不能在全校的同學面前丟醜,不能讓所有的人都因為我的那雙佈鞋而笑話我,我決定退出籃球隊。(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老師找到我,要我說出退出的理由,我支支吾吾地說,隻想抓緊時間學習。
  
  其實他們哪裡知道,我是多麼想在籃球場上奔跑啊!
  
  就在比賽的前一天,門衛打電話過來,說有人找我。我在校門口看到瞭父親,他的手裡拎著一雙嶄新的運動鞋,耀眼的白,讓我睜不開眼睛。我以為自己仍然在夢中,直到父親催促我穿上試試的時候,我才敢確定這是真的。盡管不是名牌,但足以令我愛不釋手,它真漂亮,我願意叫它“白色天使”。我忍不住問父親,怎麼舍得花錢買瞭它?
  
  父親說,自從那天聽瞭我的心願之後,他就忍不住去瞭商場,打聽那些運動鞋的價錢,準備回傢取錢給我買。可是每一雙鞋的價錢都讓父親倒吸一口涼氣。在櫃臺前,他盯著那些好看的運動鞋看,其實是在看他兒子的心願。正巧人傢在搬貨,嫌父親擋道,就一個勁地往邊上攆父親。父親是個幹活的人,看不慣他們幹活的樣子,像小孩子們過傢傢一樣。他忍不住替他們搬起貨物來,以一當仨。搬完後,老板非要給他些酬勞,他卻不肯收。他說就幫瞭這麼點忙,怎麼好要錢呢?可老板卻堅持要給他,他就指瞭指貨架上的那雙運動鞋,撓著頭,不好意思地對老板說,俺給你幹一星期活,換那雙運動鞋行不行?老板猶豫瞭一下,但還是同意瞭。
  
  那一個星期對父親來說,是一種多苦的煎熬啊。出力倒沒有什麼,關鍵是吃飯和睡覺的問題。因為口袋裡沒有幾個錢,父親隻好每天吃一頓飯,而且每頓飯隻吃一個饅頭。晚上沒地方住,父親隻好到橋洞裡去對付,被蚊子咬得滿身是包……
  
  “就這樣,鞋子到手瞭。”父親不無得意地說著。我卻再一次留下瞭眼淚。父親慌瞭:“怎麼瞭,不滿意這個樣式?那我可以去給你換……”我一個勁地搖頭,說滿意。“都大小夥子瞭,別總掉眼淚。”父親怕瞭一下我的肩膀,說要趁早往傢趕,要不晚上就到不瞭傢瞭。100多裡路,父親堅持要走著回去。
  
  我急瞭,一把拽住父親,問他是哪個商場,我要把鞋退掉,為父親換一張回傢的車票。父親死活不肯,我抱著父親說,爸,相信我,沒有這雙鞋子,我一樣可以堂堂正正地走路。
  
  那一刻,我感覺自己一下子就長大瞭,真正的長大瞭。
  
  那場比賽,我穿著樸素的佈鞋上場瞭。我不停地飛奔,不停地投籃,不斷地把球投進籃筐,威力無比,勢不可擋。仿佛長瞭翅膀一樣,像是在飛翔。在飛奔的時候,我想到的是父親,在投籃的時候,我想到的是父親,我要讓父親知道,我是他最棒的兒子。
  
  從此,我在學校裡有瞭和喬丹一樣的綽號:飛人。
  
  從那以後,我更加勤奮地學習。終於在第二年的夏天,考取瞭夢寐以求的大學。我成瞭我們山村裡飛出去的“金鳳凰”,我真的會飛瞭,是父親給瞭我堅強而自信的翅膀。
  
  父親,我唯一的翅膀在你那裡。隻有你,可以讓我飛翔。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