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親情的路回傢過年_感恩勵志

  沿著親情的路回傢過年
  
  文/羅金萍
  
  親情像一條線,觸碰就能兩知,相互傳遞力量。孤獨失落的時候,會感覺到安慰;哭泣的時候,會感到溫暖;開心的時候,會感到格外幸福。這種妙不可言、亙古不變的情感在成長的路途中守護著我們不斷前行。
  
  又是一年春節到。
  
  盡管現在過年回傢很“受罪”,排半宿隊搶票,車上擠壓成餡餅,體力還沒有緩和過來又得返程,但人們還是千軍萬馬往傢趕,甚至不惜買高價票。隻因為在那千裡之外,有歸宿,有惦記,有連接心與心最溫暖的地方。
  
  小時候,過年是一件特別值得期盼的事情,我每年都會提前兩個月開始倒計時,覺得時間走得格外慢,而心情也隨著日子慢慢逼近而興奮不已。過年時,和小夥伴們一起吃美食、穿新衣、放煙花,玩得不亦樂乎。大年初一天蒙蒙亮就起床挨傢挨戶拜年,拿到壓歲錢後在小賣鋪買一包五毛錢的小餅幹,再加點兒糖果,甜到心底。那段日子真的非常值得懷念。
  
  現在過年已沒有當年的味道,惟一更濃厚的是那一聲聲問候,一句句叮嚀。爸媽年紀大瞭,似乎也更戀親瞭。電話裡,媽媽還在不停地嘮叨:“車票難買,要早點去排隊”、“天氣預報說明天最低溫度已經跌到零下,要多穿點兒衣服”、“別老不吃早飯,對身體不好”。以前聽這話感覺會不耐煩,現在聽起來卻很溫暖。
  
  和歸心似箭的人一樣,春節過年,我要回傢!每次回傢是旅途,更是歸宿。假期雖然短暫,但是,吃著媽媽做的飯,任由兩歲的小侄兒在懷裡爬摸滾打,躺在舒服的大床上面,煩惱隨風而逝,全身自上而下都輕松瞭。不知不覺,點點滴滴又湧上心頭。
  
  幸福歸傢時刻
  
  在外地最懷念的就是媽媽做的飯菜,粉蒸排骨、酸辣藕尖、紅燒豬蹄??她就像田螺姑娘一樣,瞬間就能變出一桌美食。春節幾天的走親訪友,幾乎很少落傢,回到傢,媽媽讓我先歇會兒,馬上開飯。我躺在沙發上看著媽媽忙進忙出,就溜進廚房和她說說工作、生活,和她聊聊天。
  
  看著滿桌子的菜,我眼就花瞭,全是喜歡吃的菜,妹妹在旁邊醋意地感嘆待遇差異。我邊吃邊說:“好喜歡吃傢裡的粉蒸肉啊,還有牛肚,在北京都吃不到正宗的。”妹妹在旁邊打趣:“媽,聽到沒,等她走的時候一定得準備些讓她帶走。”我在旁邊狠狠瞪瞭她一眼。每次回傢返程,我都和難民一樣,大箱小箱外加包。隻要是想到的,或是我喜歡的,媽媽都想方設法把它裝進去,這次我可不要。
  
  在桌上爸爸問:“在那邊怎麼樣啊?”“挺好的啊,在新東方上班挺開心的,同事對我也挺好的。”“有沒有考慮回來發展啊?這兩年這邊發展也挺快的,城市建設做得也挺好。”“再說吧!”媽媽在旁邊嘮叨:“你多吃點兒,你看你都瘦瞭。沒我照顧,從小就不好好吃飯。”“好瞭好瞭,我吃。”我知道媽媽又要搬出她的那些道理瞭。
  
  我從小就不和爸媽在一起生活,為瞭工作,他們把我放在老傢由爺爺奶奶照顧,一年隻能見一兩次面。現在長大瞭,但在傢的時間也隻有一兩次。爸媽一直覺得虧欠我,不管我要什麼他們都盡量滿足我,但是我能理解他們的辛苦。小時候每當他們離開的時候,我都跟在後面哭,後來我知道瞭,他們做的一切都是為瞭這個傢。現在我隻希望他們能夠健健康康,永遠這麼其樂融融地在一起吃飯。
  
  倔老頭,你贏瞭
  
  每年春節,我們都會回老傢看爺爺,爺爺耳朵已經聽不見瞭,但神色比以前好多瞭。他是從鬼門關轉瞭個圈回來的。還記得當醫生宣佈放棄治療的時候,這個倔強的小老頭雖然已經半個月沒吃沒喝瞭,但還哭著讓醫生給他做透析,說:“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做,我還想喝丫頭的喜酒呢。”醫生拒絕瞭,這個年輕人都無法承受的手術,對於他隻能提早結束生命,當時所有人都哭瞭。我一直以為人到晚年,歷經大風大浪,看盡人世悲歡離合,早已看開生死,但我發現我錯瞭。
  
  從醫院回到傢裡,周邊的鄰居都過來看他,為他送別。昏暗的燈光下,滴水未進的爺爺臉上沒有任何血色,傢裡人都絕望瞭,爸媽甚至偷偷開始準備著葬禮用的東西。第二天,他掙紮著起來,說想吃酸杏,吃完後又說想要曬曬太陽,大傢又把他扶出屋外。(經典語錄  www.share4tw.com)坐瞭一會兒,他說:“丫頭,扶我走兩步。”我和姑姑在兩邊扶著他,順著馬路走著。他像行軍禮步一樣大踏步走起來,雖然腿已經瘦得隻剩骨頭,但是走起來力度卻非常強。這一切的一切都像神話一樣。大傢都開玩笑說,爺爺肯定是和醫院的醫生商量好瞭,讓我們回來看他。我則相信那天晚上,一定有天使來到他身邊,幫他驅除瞭病痛,爺爺強烈的求生欲讓他站起來瞭。他從此放下瞭很多事情,更註重自己的生活,天天運動散步,氣色也越來越好瞭。
  
  吃完午飯,我搬瞭把椅子和他坐在院子裡曬太陽,給他一本書。爺爺話不多,但是愛寫寫看看,讀到精彩處還閃過一絲笑容,和我對視一下,像個孩子一樣,或許真是老頑童吧。我握著他枯木般的手,心中一陣溫暖。是有多久沒這樣和他挨著坐瞭?自上中學到現在,可能有十多年瞭吧。以前和他一起生活時,覺得他古板又嚴肅,現在看著比我瘦小的他卻特別心疼,在心裡我默默對他說:“倔老頭,一手帶大的丫頭是不會忘記你的好的。”
  
  厚重的行李箱
  
  返程收拾行李的時候,媽媽在旁邊幫我清理衣物,我說:“媽,別給我裝太多瞭,吃的喝的帶一點就行,在那邊都能買到。”媽媽說:“放心,我給你帶的都是能用得上的。”我在旁邊看著媽媽把我的衣服一件件散開,再疊起來放在箱子裡。裝好箱後,又外出買我需要帶的東西。可能在爸媽眼中,我永遠是個孩子吧。
  
  早上出門的時候,屋門口擺瞭一個大箱子、一個背包、一個紙箱,還有幾個袋子。打開包,粉蒸肉的調料、蜂蜜、雞蛋都在裡面。我急瞭:“媽,你裡面都裝的什麼呀,還讓不讓我出門啊,讓我怎麼搬過去呀!”媽說:“我已經把一些沒用的清理出去瞭,裡面都是你用得上的。你看看,這箱雞蛋是專門從農傢買的,很有營養的,每天早上吃一個對身體好。這幾個菜都是你愛吃但是在北京吃不到的,還有這些水果是你在火車上吃的,真的一點不多,到時我們把你送上火車,東西幫你放好。”看著媽媽煞有介事的樣子,我再也說不出什麼瞭,這裡面不僅是東西,更是媽媽的一片心意。
  
  擠上瞭火車,看著旁邊不斷走過的人群,我仿佛能理解他們的心情。忽然間,電話響瞭,接起來,妹妹說:“姐,看窗外!”她在外面和我揮著手,媽媽在旁邊說著什麼我完全聽不見,而爸爸則在一邊看著我笑。頓時,我的淚也顆顆滴落……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