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請接受我的感恩_感恩勵志

  父親,請接受我的感恩
  
  文/張穎異
  
  一
  
  從我開始讀中學的時候,我就在心裡看不起我的父親,因為那時候我認為父親給我們傢帶來的是無盡的貧窮以及災難,給我帶來的是無盡的痛苦以及被嘲弄……
  
  父親是個老高中生,他在市一中讀到高二那年,我爺爺病逝,作為學校寄讀生的父親失去瞭經濟上的支持,隻得退學。父親讀的高中是省重點,第二年高考,父親的高中同學全部考上瞭大學。沒能上大學是父親內心一生的疼痛。父親發誓以後一定要掙錢,絕對不能因為貧窮而讓自己的兒女重走他的老路。我們那裡傳統的農作物就是莊稼。1986年的春季,我們傢在責任田裡全部種植瞭西瓜,這在方圓二十多裡是首創,父親立刻成瞭十裡八鄉關註的焦點。為瞭方便管理瓜地,父親與村裡人協調交換,費盡瞭周折才把傢裡分佈在村周圍的幾塊共六畝地調換到一起。“一畝園,十畝田”,種西瓜後,父親的勞動量非常大,父親的幾件單褂以及汗衫,肩上都被磨破瞭。這都是挑水澆瓜時,扁擔磨的。每天,瓜地要澆一遍,1畝地大概需要60擔水。6畝地就得360擔。父親把水挑進地裡,母親負責用瓢舀水澆瓜苗,父親挑起另一副扁擔就走,幾個月下來,父親的左右肩上都被扁擔磨起瞭厚厚的繭子。這6畝地就緊靠著村頭通往鎮上的大路,來往趕集的人們總可以看到父親的西瓜地,他們心情復雜地關註著父親的命運,關註著不種糧食而全部改種西瓜的結局。西瓜開始成熟瞭,那個時候,父親打聽到上海的西瓜市場價格是每斤兩毛二,這個價格比我們當地的價格高瞭一倍。父親決定把西瓜銷往大上海,不到本地城裡賣而運往上海,父親的“怪異”再一次讓十裡八村的人們大吃一驚。
  
  二
  
  父親雇瞭輛十噸裝的大卡車。因為當時成熟的西瓜遠遠不夠裝滿一車,於是,父親把很多沒成熟的西瓜摘下來,打上瞭催熟劑,然後裝進瞭車裡。
  
  父親沒有料到的是,裝西瓜的大卡車路上出瞭毛病,原來一天一夜可以到達上海,結果,三天三夜才到,到瞭上海後,父親發現西瓜基本上全壞掉瞭,因為裡面的瓜瓤都晃瀉瞭,切開西瓜,立刻流出一攤水!絕望的父親隻得把西瓜卸下扔在馬路邊。結果,又被城管罰瞭800塊錢並被勒令用車運到指定的地方銷毀。當時,這輛車的司機看到父親倒瞭黴運,擔心拿不到運費,便拒絕再次裝運,無奈,父親又花瞭300塊錢找瞭當地一輛卡車拉到郊外,倒進瞭河裡。
  
  原來在盤算著父親能掙多少多少錢的一些鄉鄰,嫉妒心開始釋然瞭,開始嘲笑父親異想天開。於是,關於父親種西瓜運到上海倒在河裡去“喂魚”的笑話傳瞭很遠。
  
  父親與長途貨車的司機打起瞭官司,父親堅持說因為車輛壞瞭的原因,不能按時到達,拒絕付運費,司機以父親給西瓜打瞭催熟劑為由,聲稱西瓜的損失與他無關,要求父親償還運費,那個時候,大傢對於合同的詳細款項還不明確,這樣的事情是意外,沒有列在合同之內。雙方就這樣各說各有理,都有一定的人證與物證,這樣的扯皮官司打瞭一年多,後來不瞭瞭之。但是,父親卻落下瞭“賴車費”的惡名。
  
  因為種植西瓜,父親欠瞭一身債,全村裡有一半是我們傢的債主,由於欠別人的錢不能及時歸還,父親見瞭債主,總是內疚地低著頭,不但父親這樣,見瞭村裡一些小夥伴,我也是低著頭走。因為我覺得我傢欠他們傢錢,我好像比他們低瞭一頭。
  
  父親欠瞭很多錢,母親經常念叨、埋怨,經常說丟不起這個人,父親總是低著頭沉默,有次,母親覺得苦日子沒有盡頭,又開始無休止地嘮叨,父親發瞭脾氣:“我這樣還不是為瞭傢裡?為瞭你與孩子?”兩個人大吵,吵架後,母親一氣之下,跳河自殺,幸虧父親及時趕來,把我母親救瞭上來,“傢裡窮得老婆跳河瞭!”這是村裡人暗地裡對父親輕蔑的嘆息。村人們這種並不避諱我的嘆息,總是讓我無地自容,心裡竟鬼使神差般一層層地浮起瞭對父親的輕視。
  
  從此後,母親變得更嘮叨瞭,而父親,變得愈加沉默……
  
  三
  
  第二年,性格倔強的父親依然種西瓜,這一年,傢裡更是艱苦,因為上一年沒有種糧食,傢裡沒有糧吃,父親隻得鼓起勇氣繼續向親戚借錢,幾個直系親戚於心不忍,又借給瞭父親一些錢。化肥、農藥、塑料薄膜……用錢的地方很多,沒有錢買細糧,父親就買紅薯片、玉米等粗糧吃,這種粗糧,在農村是用來喂豬的,可是,在我們那裡的農村普遍吃白面饅頭的1987年,我們傢依然吃著粗糧,並且炒菜沒有油放,母親往鍋裡放點鹽,然後,直接把洗好的青菜往鍋裡倒。
  
  第二年,地裡的西瓜長得不錯,一個個大西瓜都是砂瓤的,又脆又甜。父親每天一大早就拉著一大架子車去市裡賣,一大車足有一千多斤,每天都可以賣一百多塊錢。(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這與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後期普通公職人員的月工資百十元相比是個不小的數字,父親笑瞭,父親揚眉吐氣的日子開始瞭,可是,還沒多久,父親就再也笑不起來瞭,因為那年夏天連續一個多月的雨水天氣,再次給父親一個沉重打擊!
  
  暑假結束前的一天晚上,我與父親有瞭一番交談,我不準備上學瞭,父親發火道:“臭小子,你要記住,隻要你爸還有一口氣,你就要把書繼續讀下去,除非我把這口氣咽瞭!”
  
  過瞭幾天,父親把傢裡的房子以及宅基地周圍種的樹賣瞭,他先把本村鄉親的債還瞭,我叔叔、姑姑等幾個直系親戚的錢暫時沒有還。
  
  父親在郊區租瞭兩間房子,開始帶著我母親在城市裡走街串巷地收起瞭廢品,村裡人常進城賣菜,或者進城購買兒女婚嫁時所需的電器,村裡一定有很多人都在城裡見過我父親,收廢品在我們當地稱之為“收破爛”,大傢常常把收廢品的小販稱之為“破爛王”。父親折騰幾年居然成瞭“破爛王”!那麼,父親在老傢該是多大的笑話啊,仔細想想,我覺得父親活得真是窩囊,有這樣的父親,真是丟人……
  
  我每個月固定去父親那裡一趟,取瞭錢就走,連板凳都沒有坐一下。一個願望在我心裡膨脹著:考上大學,考得遠遠的,離開這個傢,離開讓我一言難盡的父親……
  
  我如願地考上瞭上海的一所大學,畢業後,我進入瞭外企工作,幾年後,被提拔為月薪上萬的部門主管。我在上海買房、結婚、生子……妻子是個公務員。我把現在的體面生活一直歸功於自己的勤奮、努力,在意識裡淡化瞭在我讀書的背後是父親多年的艱辛。
  
  直到有一天,我看瞭一本雜志,上面有句話:面對痛苦,不成熟的男人悲壯地死去,成熟的男人恥辱地活著!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心裡猛地一震,麻木瞭很久的良知開始慢慢蘇醒,我情不自禁地想起瞭父親,不由自主地反省瞭自己:從現在的眼光來看,當時父親改種收入高的西瓜,然後銷往上海,是比較有魄力的,促使他這樣做的原因就是因為要掙錢供我讀書,讓我有個好的前程!以成敗論英雄的鄉親們嘲笑、輕視父親;我母親不理解父親,整天嘮叨數落著父親;我對父親的疏遠;艱辛的勞作;賣瞭房子還債然後去城市裡當“破爛王”……父親遭受的這些苦難都是源於他想多掙錢讓我讀書,源於父親對我深深的愛啊!我之所以現在能夠體面地生活,其實,都是父親用血汗換來的啊,可是,這麼多年,我卻一直忽視瞭父親的生活。
  
  第二天,我向單位請瞭假,登上開往老傢的火車,我準備把父親、母親接到上海頤養天年,坐在車上,我在心裡默默地說:父親,原諒不懂事的兒子吧,請您一定接受我的感恩……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