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眼淚_感恩勵志

母親的眼淚

    第一次在眾人面前痛哭失聲,是在多年以前,我作為一名實習教師在聽別的老師講課的時候。當時那個老教師講的是朱自清的《背影》,聽著聽著,我竟失控地哭出聲來,惹得全班40多個學生都驚愕地看著我。

    我想起的是娘,是我記事時就有著一頭白發的娘。娘不是我的親生母親,我的父母生瞭我,卻沒有養育我。娘是村裡出瞭名的傻女人,整天胡言亂語,連生活甚至都無法自理。據說,是她給母親接的生,她抱著我的那一刻,竟是出奇地平靜。她的臉上流露出一種母性的光輝,卻是大顆大顆地掉著眼淚。母親生下我一個多月後,便被公安人員帶走,從此和父親開始瞭漫長的刑期。而我,從此就成瞭娘的孩子,那一年,娘43歲。

    當時村裡人都認為娘是養不活我的,那麼傻的一個女人,連自己都照顧不瞭,更別說伺候一個剛滿月的孩子瞭。可是,村裡人最後終於從震驚中明白,有我在身邊的日子,娘是正常而清醒的。(勵志一生 http://www.share4tw.com)她能熟練地把小米粥煮得稀爛,慢慢地喂進我的嘴裡;她能像所有母親那樣,把最細膩的情懷和愛傾註在我的身上。人們有時會驚嘆,說我也許就是上天賜給她的良藥。

    娘來到這個村子的時候就是現在的精神狀態,從此便在這裡停留下來,為人們提供茶餘飯後百聊不厭的話題。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我竟也順風順水地長大,而且比別人傢的孩子都結實。從記事起,最常見的就是娘的白發和淚眼。聽別人說,娘以前從沒掉過眼淚,自從有瞭我,便整天地抹淚。我也是很早就知道娘和別人傢孩子的媽媽不一樣,她不能和我說話,更多的時候,她都是一個人自言自語,也聽不懂說些什麼。她沒有最慈祥的笑容,有的隻是無窮無盡的淚水。我甚至感受不到她的關愛,除瞭一日三餐,別的什麼都不管我。

    上學以後,我並沒有受到什麼白眼冷遇。這裡的民風淳樸,沒人嘲笑我,就連那些最淘氣的孩子也會主動來找我玩,不在乎我有一個傻傻的娘。事實上,自從有瞭我之後,除瞭每日的自說自話和流淚,娘幾乎沒有不正常的地方瞭。印象中娘隻打過我兩次,打得都極狠極重。第一次是我下河遊泳。村西有一條清清亮亮的小河,村裡的孩子夏天時都去水裡撲騰,我當然也去。那天,從不管我的娘突然跳入水裡,把我揪瞭上來,折瞭一根柳條就沒命地抽在我身上,打出瞭一道道的血痕。我隻是不明白,我爬上高高的樹頂去摘野果她不管我,我攀上西山最陡峭的懸崖她不管我,我拿著石頭和鄰村的小孩打得頭破血流她不管我,隻在那麼淺的河裡遊泳,她卻這樣狠打。

    還有一次,那時我已在鎮上讀初中瞭。有一天她到學校給我送糧,正遇見我在校門前和一個女生說笑。當時她扔瞭肩上的糧袋,瘋瞭一般沖過來打我,我的鼻子都給打出瞭血。我雖然不明所以,可依然不恨她。那時我已能想通很多事,也從別人口中知道瞭自己的身世。這樣的一個女人,能把我拉扯大,供我上學,所付出的,比別人要多千百倍。我感激我的娘,雖然我沒和她交流,可是我已經能體會到那份愛瞭。而且,天下的母親哪有不打孩子的,況且她隻打瞭我兩次!

    要說娘有讓我反感的地方,就是她的眼淚瞭。不管什麼時候什麼地方,隻要一見到我就哭。別人傢的孩子一個月回一次傢,當媽的都是樂得合不攏嘴,而我的娘,迎接我的永遠隻有淚眼。有時我問她:“娘,你怎麼一見我就哭啊,不如當初你不養我瞭!”那樣的時刻,她依然淚流不止,說不出一句話來。娘對我從沒有過親昵的舉動,至少從記事起就不曾有過。她很少抱我,連拉我手的時候都沒有。這許多許多,想著想著便也不去想瞭,娘不是一個正常的人,為什麼和她計較這些呢!

    在鎮上上學,娘每月給我送一次口糧。她總是在周六的下午一點鐘準時來到學校門口,而那時我正等在那裡。她把肩上的糧袋往地上一放,看上我一眼,轉身就走。我常常怔怔地看著她的背影發呆,那背影漸行漸遠,她間或抬袖抹一下眼睛,輕風吹動她亂蓬蓬的白發。每一次我都看著娘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拐角處,不期然間,那背影竟漸漸走進我的夢裡。

    考進縣城一中後,娘來的次數便少瞭,變成瞭幾個月一次。主要是為瞭給我送錢,娘自己是很難賺到錢的,那些錢,都是村裡人接濟的。那些善良的人們,自從我進入那個傢門,他們就沒有間斷過對我們的幫助。高三上學期的一天,剛經歷瞭一次考試,我和一個住校的女同學一邊往宿舍走一邊討論著試題。(勵志一生 http://www.share4tw.com)到宿舍門前時,竟發現娘站在那裡,風塵仆仆地,30裡的路,她一定又是徒步走來的。她看到我們,愣瞭一下,猛地沖過來,高高揚起手,停瞭一會兒,慢慢地落在我的臉上,輕輕地撫摸瞭一下,那一刻,我的心底湧起一種巨大的感動。她從懷裡掏出一卷錢塞進我的口袋裡,又看瞭我一會兒,眼角滲出淚來,然後便轉身走瞭。我轉頭對那個女同學說:“這是我娘……”

    那竟是我和娘最後一次見面,她在一個月後的一天夜裡,靜靜地離開瞭這個世界,這一年,她62歲。我常想起最後一次見到娘時的情形,她用最溫暖輕柔的一個撫摸,把她的今生定格在我的生命裡。

    我考上師范的時候,回村裡遷戶口,鄉親們在小學校裡擺瞭幾桌飯,為我送行。席間,老村長對我講起瞭娘的過去,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娘的來路。老村長說,娘原本是鄰鄉一個村子的村民,丈夫死在煤井中,她拉扯著一個兒子艱難地生活,就像當初養活我一樣。她的兒子上瞭中學後,由於早戀,成績越來越差,任她怎麼管教也無濟於事。後來,和兒子談戀愛的那個女生感情轉移,兒子也因此退瞭學,整日精神恍惚。她本來覺得時間一長就好瞭,可是終於有一天,這個孩子投進瞭村南的河裡,淹死瞭。從那以後,她就變得瘋瘋癲癲,開始瞭走村串屯乞丐一般的生活,直到到瞭這個村子,她竟在這裡安下身來。

    那一刻,忽然就記起瞭娘打我的那兩次,心中頓時恍然。就覺得曾被娘打過的地方,又開始疼起來,直疼到心裡。以後的生活中,對娘的思念已成瞭一種習慣。我在每一條路上觀望的目光中再也尋不見那個蹣跚的背影。娘當初的淚水如今都匯集到我的眼中,而那背影已是遠到隔世。我最親的娘,她的眼淚與背影,竟成瞭我今生今世永遠都化不開的痛。

站長推薦:[安金鵬:母親,我心中你最重] [任正非:我的父親母親]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