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農二代的來信:我們的命運哪裡還能改變?_大學生勵志

  一個農二代的來信:我們的命運哪裡還能改變
  
  我的傢鄉位於蘇皖交界處的高淳縣。縣城有兩所好一點的高中:高淳縣中和高淳縣二中,這些我是沒有資格進入的(用他們的話說是,不能讓一粒老鼠屎壞瞭一鍋粥),所以我隻能選擇進入另一種體制下的學校——中國職業教育。
  
  被鄙視的起點
  
  在我們傢鄉,別人問你在哪裡上高中,如果說是縣中,不管傢長或自己都特別有面子;而如果你答職高,立馬會體驗到什麼是鄙視。上瞭一年職高後,我自己也明白瞭,這種鄙視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剛進去時我想好好學習,可進入班級裡的第一天,來自高年級同學的恐嚇就來瞭:你給我小心點!職高的校園裡,都是一些沒有考上高中的學生,一些提前被老師、傢長和自己合夥拋棄瞭的“問題學生”。
  
  上課,隻要鬧得不過分,老師絕不會管你;男同學很多在睡覺;女同學在聊天,嗑瓜子;有的同學則直接翹課。下課後,男同學找人去收保護費或者看哪個人不爽去揍他;女孩子邊化妝邊討論哪個男生長得帥氣,有沒有女朋友;還有一些人繼續在睡覺,好像所有事都跟他無關。在這裡,如果有同學想跟老師說哪個同學欺負他,老師會告訴你隨波逐流就好瞭。
  
  所以,在我的傢鄉,職業技術教育被鄉親們簡稱為—技校(雞校)。有很多很好的女孩子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慢慢墮落的。在我們那個校園裡,有很多女同學懷過孕,打過胎,之後就一步步沉淪直至最後流落到更大的城市去賣淫。學校隔三岔五有人被開除,有些是因為打群架,有些是因為生瞭孩子,有些是因為打瞭老師。這種現象,從我剛來時的不敢想象到漸漸麻木。
  
  高考結束那天,我們乘著大巴車從高考地點回去。我知道我可能考不上大學瞭,一路上心情很不好。我望著窗外,不知道該幹什麼,也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不知過瞭多長時間,車到瞭我們傢鄉的村口,老師喊我下車。走到門口,我停瞭下來,回頭望著我的那些同學,想起過往的痛苦歲月,五味雜陳,隻在心裡狠狠說瞭一句:這輩子我再也不想見到你們瞭。
  
  一個大專生
  
  高中的這段日子終於結束瞭,我仿佛重獲自由!隨後,我進入瞭一所位於蘇南發達城市的職業技術學院。
  
  在踏入大學校門時,我曾經覺得自己到瞭另外一個環境,那種恍若大學的感覺讓我有種莫名的幸福和激動。然而,這些很快就消失瞭。
  
  我想把專業課學得盡量好一點,但條件根本不會滿足你。我們拿到的書很少有跟社會接軌的。學的都是些陳芝麻爛谷子,讓你一聽到老師上課就感覺反胃。每次實驗課都安排得極少,因為人太多而儀器太少。
  
  我想加入學生會,能學到一點課外知識比如音樂,彈奏什麼的。但到瞭那裡才發現,很多像我這樣上大專的都是農村人,我們所受的教育根本就沒有任何時間和條件讓你培養興趣愛好。這樣的一大群人,成立的所謂社團,無非是大傢在一起聊聊天,磕磕瓜子。就連學生會主席的選擇都是內定的。
  
  我實在不想在學校裡虛耗光陰瞭,選擇出去打工,想去做傢教,人傢隻認本科生。想在暑假出去打個工掙點錢貼補自己的生活費,可現實又給我上瞭一課。
  
  我們通過在招募欄裡看到的招暑期工信息,70幾個同學自費擠在最多隻能容納35人的大巴上,每個人都是汗流浹背,每個人又都有抑制不住的興奮。經過3個小時的車程到瞭一個工業園,放眼望去隻有水泥路和工廠。我們一個個排隊進入廠區,在大大的太陽底下,排成3排站在廠門口,等著工廠的人出來面試。然而,等瞭許久,太陽稍微不那麼強烈一點後,終於有面試官出來跟我們說:我們隻要20個人,你們這裡的人聽完下面這段話,如果想留下來的話就站在原地,如果不願意就請立馬滾蛋!
  
  第一,一個月工資500塊;第二,住宿是20個人住在一個宿舍,兩個人睡一張床,公司隻包一頓午餐;第三,一天工作12小時,兩班倒;第四,有可能要加班,沒有加班費。聽完這段話,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很多同學都毫不猶豫,極度氣憤跑回瞭車裡,扯著嗓子喊:“把我們當奴隸啊?”我和幾個同學商量瞭一下覺得還是咬咬牙,畢竟傢裡窮。可是進入工廠的第一天就讓我知道瞭什麼是廉價勞動力。
  
  那是一個生產筆記本鍵盤的不足100人的小電子廠,裡面很多是不足20歲的小姑娘,還有童工。盡管有心理準備,但工作強度,每天吃的午飯,宿舍衛生等等還是遠遠超出瞭我的想象!我忽然間感覺到自己是多麼幸運,沒有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這次經歷讓我開始對自我命運進行一些深入的思考。我們這群大專生簡直就是社會的殘次品——要體力沒體力,要學歷沒學歷,看到瞭很多小型的加工廠流水線招收童工和種種的非人待遇,才知道社會根本不是我們想象的那麼美好。
  
  但是,思考並沒有結果,前途一片迷茫,現實仍是得過且過。用很多同學的話說,就是混張文憑。然後就是沒完沒瞭的上網,沒完沒瞭的翹課,沒完沒瞭的打球,隻想把自己所有的空閑時間都揮霍一空,好讓它盡快過去。
  
  好不容易熬到瞭畢業,現實的殘酷終於真實地落在瞭我們頭上。2009年畢業正好趕上金融危機!學校組織的就業招聘會很多企業都是給學校面子,說是來招聘,其實是來走走過場,畢業生的簡歷一籮筐一籮筐地往垃圾桶裡扔;很多女同學哭瞭,很多男同學在垃圾桶裡翻出自己的簡歷躊躇著,環顧四周沒有說一句話。所有畢業的和即將畢業的同學臉上都是近乎絕望的表情。回到宿舍,再也沒有往日的豪情萬丈和歡聲笑語,隻有死一般的寂靜。
  
  我們突然間覺得世界末日就要來臨瞭,於是瘋瞭似的跑各種各樣的招聘會。在那人山人海裡,我們仔細觀察著每一條信息,但那裡跟學校一樣,大專生的簡歷塞滿瞭垃圾桶,更多的是根本就不接我們的簡歷。
  
  回到宿舍,收到學校的通知,為瞭就業率好看,學校竟然跟我們說:要是沒有找到單位,畢業論文就不讓你們過。那時候的我整天想的就是找到一份工作然後趕快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做夢都想!最後,我統計瞭一下我們班的就業率:全班45人,自己找到工作的隻有2人,其餘的都是傢裡托關系或者失業的。
  
  窮人的教育,窮人的命
  
  回想起畢業時候找工作的那段時光,到現在,那股悲涼的情緒還縈繞在我的心頭。
  
  在一些地方,職業教育不僅僅成瞭向很多農村傢庭欺騙錢財的手段,而且對於很多學子而言,根本就是浪費青春的一個場所。
  
  所以,每次看到很多媒體上稱,現在的大學生還不如大專生好找工作,很多中專生或者大專生工作之後拿的錢比本科生還要高等等,我真想上去抽那些作者!你去看看新聞,有多少好的、正面的事情跟職業教育有關?真正能有幾個學子是通過職業教育改變命運的?(勵志演講  www.share4tw.com)他們不過是被學校賣到企業做廉價勞動力而已。至於很多職業學院舉辦的什麼科技大獎賽之類,就像皇帝的新裝,不過是學院的一塊遮羞佈。
  
  在參加工作後,我發現大專和高中根本沒什麼區別。大專生能做的,高中生同樣也能做。有很多大專生都是在工廠裡經過一段時間學習培訓之後,才能馬馬虎虎上崗。學校的很大一部分職責都轉嫁給瞭企業,這樣的職業教育還有什麼值得我們留念?
  
  職校最大的作用成瞭收留農村人的下一代,讓我們不至於過早進入社會而沉淪的“收留所”而已。可憐的是,人數龐大的農村傢長們(大部分傢長都是農民工)用自己辛辛苦苦打工掙的血汗錢供孩子,還希冀於通過“高等教育”讓孩子改變命運。
  
  但我們的命運哪裡還能改變?
  
  說愛情。我們的愛情經不住金錢的誘惑,現實告訴你:你必須成功,因為愛情也是需要成本的。車子買不起,房子對於我們來說那簡直是一個夢!
  
  好吧,愛情太奢侈瞭,我們談談工作。首先說創業。生活在這個時代,你會發現很多能賺錢的行業,不是被壟斷就是被一些有錢人捷足先登瞭。即使你有項目,有方向,可是你會發現,在中國這個人情社會裡沒有人脈資源簡直寸步難行,潛規則在哪行哪業都有,而資金對於一個職業教育出身的農村人來說,更是天方夜譚。
  
  然後再說打工。現在的大學生或者大中專80%的畢業生都是靠中小企業吸納。可是你看看現在的這些小企業,不是融資困難,就是一些極其低端的小型加工廠,當那些企業主自顧尚且不暇的時候,他們還哪裡會有任何精力來改善工人的生存環境?他們中間,有多少是真正能學到點東西?有多少是能雙休,能讓你住得起碼覺得像個宿舍,每個法定節假日公司能讓你踏踏實實享受到起碼的休息時間,能保證每天的工作隻有8小時?這樣的企業太少瞭。
  
  所以,很多時候,沒有人再談什麼改變命運,追求的僅僅是生存下去罷瞭,但對於我們這個群體而言,這也並不是一件輕松的事。
  
  醫療,我們傢就是因病返貧的,醫生居然用糖尿病人的血給我爸輸血。出院的時候,收費單上突然出現個什麼夥食費,天吶,我們農村人都是自己帶餐具自己送飯的。
  
  養老,大學期間讀過一本書——《中國農民調查》,這本書讓我深刻瞭解瞭什麼是中國農村。現在想想我的父母親把我拉扯大是多麼的不容易。爸爸把所有的積蓄都用來治病還有供我上學,可是我上完學才知道,我連自己的生活能不能過得好都不知道,更何況他們的養老?
  
  在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都相信:無論在什麼樣的社會裡,教育都是大多數人改變命運的唯一途徑,但今天,像我這樣的一個主流教育體制下的畸形兒,被社會、學者、企業、老師、傢長所鄙視的職教生,還要奮鬥多少年才能和你們一起喝咖啡?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爸爸,思考著這些問題,唯有一聲嘆息。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