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加爵的遺書_感恩勵志

馬加爵的遺書

 馬加爵(1981年5月4日—2004年6月17日),男,漢族,廣西賓陽人,身高171.5厘米,雲南大學生化學院生物技術專業2000級學生,戶籍地為廣西賓陽縣賓州鎮馬二村一隊。1996年至1997年在賓州初中讀初三,以優異成績考取省重點賓陽中學;1997年至2000年就讀於賓陽中學;1999年至2000年讀高三,成績優異,被預評為“省三好學生”;2000年至2004年就讀於雲南大學生化學院生物技術專業;2004年2月13日晚殺一人,2月14日晚殺一人,2月15日再殺兩人後從昆明火車站出逃。2004年3月15日為部督A級殺人犯;2004年6月17日被執行死刑。

春城的春天下著雨
有著一絲淒寒的風
我望著生銹的鐵窗
我想起瞭我可憐的父母
為瞭供子女讀書
他二老起早摸黑在田裡幹活
還點著蠟燭為人燙衣服
5毛錢一件
那次我母親掉瞭一百塊錢
她心疼的說那是燙瞭兩百件衣服賺來的錢呀
我看著母親傷心的樣子
就把自己做苦力賺來的一百塊錢丟到地上
對母親說:媽媽你的一百塊錢在這裡!
媽媽露出瞭一絲苦笑
其實媽媽知道是我丟的
我不怕一個人獨自吃苦
我不忍心父母看到我吃苦
讀大學幾年我沒問傢裡要一分錢
我總希望父母不要為我操勞
他們年紀大瞭
辛苦瞭一輩子
怎麼忍心增添他們的負擔呢
但學費是高昂的
我必須自己去賣苦力
耽誤學習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我一個人默默的做苦工
我一個人偷偷一天隻吃兩個饅頭
冬天其實我更怕冷           
因為我是南方人
但是為瞭節省洗熱水澡的幾塊錢
我整個冬天堅持洗冷水澡
我冷的直打哆嗦
我微笑著對同學說
我們年輕人需要鍛煉身體
那天我沒鞋子穿
我不好意思去上課
直到學校發瞭點救濟
我才買瞭雙便宜的拖鞋走進瞭課堂
我傢一直很窮苦
我在窮苦中長大
我從小就體味到傢庭的艱辛
幼小的我便心疼父母的辛苦
隻想通過小手減輕父母一點點負擔
我說:爸媽你們辛苦瞭,我做好瞭飯,你們快吃吧!
我一直努力讀書
村裡的鄰居以及中學老師
都知道我是個吃苦好學、斯文老實的學生
我中學拿過全國奧林匹克物理大賽二等獎
我上瞭高中受過歧視而悶悶不樂
可是在接近高考的那幾個月
我頂住各方面的壓力奮發苦讀
就這樣我一個窮困的學生考出瞭優異的成績
我高考的成績超過我們廣西省當年重點線50多分
完全可以上名牌大學武漢大學 、哈工大之類
可是我考慮到那離傢遠費用更大
所以選擇地域較近並且消費水平比較低的雲南大學
我充盈著希冀
一個農傢的孩子
蘊涵著淳樸老實本分
來到瞭雲南大學
當我看到毛主席書寫的四個大字
“雲南大學”
我的心激起一陣陽光的漣漪
我立志一定好好繼續努力
學好專業找個好工作
可以好好報答父母,
改變窮苦的命運也好好用自己的知識
來為社會為國傢努力工作
認真做個受人尊重的人
做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進入大學以後我怎麼發現
大部分人不愛讀書
每天晚上談女孩子
哪個女孩子性感漂亮
和哪個女孩子****更爽
有錢的同學則大膽的找起女朋友來
大搖大擺的在學校旁邊租房子同居
大傢都愛玩電腦遊戲
大傢都嘲笑我是個土包子
這個不會那個也不會
於是我為瞭和同學打好關系
我也學會瞭玩電腦遊戲
並且由於我的天生智商還可以
玩遊戲比他們更厲害
我以後更樂衷於玩電腦瞭
我還自己用打工的錢以及借瞭部分錢
買瞭臺舊電腦
我很大方
我的電腦同學們隨時都可以玩
我很希望和同學們和睦相處
時間很快
大學過瞭幾年
我暑假寒假基本都不回傢
都在昆明做苦工賺錢
我還慰藉父母
爸爸媽媽我在雲大過的很好
老師還經常約請我到他們傢去做客呢
其實我每次說這樣的話心裡都是虛的
我有時候沒錢就打一份飯吃上兩天
經常一天吃兩個饅頭就過去瞭
我從不怕苦也不怨恨誰

我更沒因為沒錢而想到去偷去搶               
我很堅強
我為自己驕傲
我對的起父母
我對的起自己
我對的起同學
我對的起社會
可是總有那麼些同學總有意無意的歧視我
有時候說些話很傷我的心
他們覺得我的穿著打扮很怪
他們覺得我的舉止很怪
我開始悄悄的打工
我不想被人傢看成異類
好在我自以為有幾個好老鄉、好同學
這樣我才能不去理會那些同學的歧視與人格蔑視
大學很多男生都在大膽的追求自己喜歡的女孩子
很多男生都談戀愛瞭
我在這種氛圍下加上幾個同學的慫恿
也大膽的寫瞭一封情書
交給瞭我暗戀許久的一個女孩子
由於我的模樣不好看
加上又沒錢
人顯的很土氣內向
那女生毫不留情的當著許多人的面
把我那封用真心誠摯錈刻成的信
撕個粉碎
我隻是內心痛苦瞭下
我也並沒有怨恨誰
我隻覺得自己確實條件不行配不上她
我對父母也是這麼說的
我有自知之明,我不談戀愛
況且大學生應該以學業為重
時間過瞭很快
快到大學畢業瞭隻剩一個學期就畢業瞭
最後一個寒假
我依舊沒有回傢
依舊在昆明做苦力
離開學還有幾天
有些同學提前來學校瞭
大傢可能都是為瞭找工作所以提前回學校
我很開心
因為整個寒假我一個人多麼孤寂
我不怕吃苦
但是人是很怕寂寞的
當我看到同學們時我很熱情
他們為瞭打發時間約我打牌
我很樂意的接受瞭
其實我們原來也經常玩牌的
其實無須掩飾
我智商真的比較高
所以打牌經常贏
幾個同學都懷疑我作弊
我堅持說沒有
誰知道那三個我自以為平時沒有歧視過我的同學
以為一直平等對我的同學
竟然惡語傷我,蹂躪我的人格,
還揭露瞭我以前的許多傷疤,
包括那女生撕毀我情書的事情
什麼苦楚什麼貧苦什麼艱辛的生活
我可以忍受
其他人歧視蔑視我
我也可以忍受
可是我這幾個平時稍微好點的同學竟然
這樣殘酷無情的踐踏、蹂躪我的人格尊嚴
原來每個人長期以來一直這樣
兇悍的歧視我
殘忍的嘲笑我
我的心很痛
我的淚悄悄的落下瞭
我是一個堅強的人
我不曾被艱辛貧苦生活打敗
可是當我的人格尊嚴被人糟蹋的不成樣子的時候
當我的過去的傷痛被人再次拿出來嘲諷的時候
我的心滴血瞭
踐踏我竟然還是平時關系稍微好點的同學以及老鄉!
我在這種氛圍下再也難以立足瞭
是他們殘忍的對我
是他們不給我活路
他們沒有給我留後路
他們淋漓盡致地侮辱完我後
居然還那樣囂張與快樂
因為他們生活條件還是比較好的
他們還有資本去玩女孩子
我傷痛的心找不到歸處!
總浮現出他們淋漓盡致侮辱我的樣子
我沒有退路瞭
我決定玉石俱毀
我決定給那些歧視窮苦人、蔑視窮苦人的人
一個教訓
我決定給那些無情踐踏、殘忍蹂躪窮苦人人格尊嚴的人
一個教訓
我本來習慣被人歧視、被人蔑視的
可是這次他們表現的實在是太淋漓盡致瞭
他們嘲諷時刻的無情
他們侮辱時刻的面孔可惡
讓我下定瞭決心
終於我買瞭一把石錘
結束瞭他們幾個人的生命
於是我逃跑
我想沒抓到我以後到一個
沒有歧視侮辱的地方重新做人
萬一抓到就一死百瞭
我是不怕死的我隻想死刑
我不願意被判無期徒刑
因為那樣會給我父母帶來壓力!許多人現在都說我是殺人惡魔
都說我殺紅瞭眼
其實說心理話
我隻想殺那些無情蹂躪糟蹋別人人格的人
我並不想傷及無辜
當我另一個同學來找我的時候
我並沒有殺他
因為在我最窮困的時候並沒有歧視我
反而打飯給我吃
我深刻懂得人間真情的可貴
我曾對自己說: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我一定會報答這位同學
可是我現在留下瞭一個永遠的遺憾
我沒有機會報答這位同學瞭!
但我最後想送一句話給我那位同學:
好人自有好報!
我聽到到飄曳進來的歌聲瞭
好象是〈夢馱鈴〉
多麼熟悉的旋律呀
我想起瞭經常幫助我傢的十四叔、十四嬸來瞭
我們那個傢雖然很窮
但是大傢都很互相關懷
大傢都感到很快樂
沒有歧視與蔑視
從來不知道什麼是人格踐踏
我很想和陶淵明那樣
就永遠生活在我那個村子裡
天天看著清澈的流水 望著裊裊的炊煙
寫著清新的詩歌呵 那多美好呀 可是現在——隻好等來生瞭爸爸媽媽,對不起瞭

 

兒子不孝
兒子來生一定讓你過上好日子
警察又來提審我瞭
我總聽到外面摩托車的聲音
為什麼總是那麼飛揚跋扈
我懷念十哥開的摩托修理店
在我印象中那是很賺錢的
十哥騎摩托車很英姿颯爽
那摩托車的聲音是
那樣的婉轉清脆!
我仿佛又坐在十哥的摩托車上瞭
慢悠悠的行走在
我可愛、純樸、親切的傢鄉
PS:幾個生命就這麼消失瞭
青春其實可以用另一種方式去詮釋的
我也很窮
我也很醜
我也經常被拋棄
別太在意別人對你說些什麼
也不要去委曲求全
找到和你真心相印的朋友
一路走好

推薦閱讀:[帶著感恩出發] [點亮感恩的心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