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親情等太久

別讓親情等太久

        A朋友在電視臺工作,並不清閑。由於買房在即,我便想向她取一些經,是怎麼忙裡偷閑把房子裝修出來的。她指著墻上的一些裝飾,知道嗎,這間房子的裝修,除瞭那些裝飾是我貼上去的,剩下的全是老爺子操心給裝修的。

        她說,本來是找瞭一傢裝修公司,可從一開始,老爸就嫌貴,從兩萬元一直降到瞭八千元。

        那段時間,她很憤怒。傢裡就他們姐弟兩個,而為瞭送弟弟出國留學,老爸已經在他身上花瞭近十萬元,她好不容易買個房子,這邊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和別人壓價。心裡鬱悶,嘴上也不閑著,想到什麼,馬上就說瞭出來。

        老爸脾氣也暴躁,三說兩說,兩個人就鬧翻瞭,然後是老爸氣呼呼地從她的小房子裡離開,嘴裡還說,你隨便,我再也不管你瞭!可往往是第二天,她回到小房子裡,還會看到他在那裡指揮著工人爬上爬下地裝修。

        買圈椅的時候,她看上瞭一套連茶幾在內的圈椅,可老爸非要說,同樣的東西,在更遠處的一個批發市場更便宜。她也索性賭氣,再也不提圈椅的事。

        沒想到,老爸卻拉瞭叔叔,周末的時間跑到那個批發市場,幫她買回瞭圈椅和茶幾。她當時一看就樂瞭,不僅與她看的那個大致相同,而且價格也相同,加上油費、吃飯什麼的,反而貴瞭很多。

        可是,真正坐下來的時候,她發現,老爸挑的比傢具城的那個舒服很多。

        她坐在那裡,抬起手拿茶幾上的電話,高度,也是恰到好處。再看墻壁,雖然沒有刷成自己最喜歡的粉色,但這種純白的顏色,確實能給自己帶來寧靜。是啊,離婚一年瞭,似乎自己整天都是在焦躁中度過的。想瞭很久,她決定給老爸打個電話。

        那天已是很晚,老爸很久才接電話,她激動地說,爸,謝謝你,椅子坐著很舒服,是我坐過的最舒服的椅子。

        老爸在電話裡低聲笑著,這孩子這麼晚瞭還打電話,搭錯筋瞭吧,好好睡,明天還要早起呢。

        不過就是普通的話,她卻覺得眼淚要掉出來瞭。她低低地在電話裡說,爸,對不起。她知道,老爸不過是一個小公務員,不貪不占,並沒有多少積蓄。

        又過幾天,正在臺裡編片子的她,突然接到瞭老爸的電話,電話裡,老爸沉默瞭一會兒,突然說,孩子,對不起,其實,在爸心裡你們兩個都是一樣的,你買房子、裝修,爸沒本事,隻能幫你這麼多。

        說著,竟然哽咽。後來她才知道,那天老爸喝瞭不少酒。而她打電話的那天晚上,老爸一夜未眠。老爸對老媽說,不管怎麼樣,親情不會騙人,總是能等來喜悅的理解的。

        她講完瞭,手輕輕擦拭眼角,那裡,有些歡喜的眼淚。

        B 做創意總監時,曾經想招一名美編。老總開出瞭很苛刻的條件,要帶來作品。

        天下大雪,這個城市好久不見這麼大的雪瞭。剛上班不久,前臺就告訴我,有人找,說是應聘的,可前臺猶豫一下,繼續說,看起來,又不太像是應聘的。

        讓她進來,才發現是一位五十多歲的女人,腋下夾著一卷紙。看到我,有些不知所措,把紙遞上來,說,這個作品是我女兒的,她今天沒過來。

        我展開作品,是一幅3D設計圖,看得出來,她女兒很有功底,比較符合我們的要求。我點點頭,然後向她要瞭聯系方式,隨口說瞭句,你下去等消息吧。

        下班時間,我走出大樓,抬頭看瞭一眼繼續陰霾的天,突然,身邊有個怯怯的聲音在喊我,哎。

        回過頭,竟然還是她。她在那裡,很期待地看著我,你說過讓我下來等消息的。

        我笑瞭,不是要電話號碼瞭嗎?是讓你回去等消息。

        她怔瞭怔,似乎沒想到是這樣,繼續問,是不是,有希望?

        關於希望,我不知怎麼回答她,可是,從她的眼中,我看出瞭一點兒我不忍心回絕的東西。

        我點頭,看她喜悅地走遠。大雪的天氣,大廳裡沒有空調,她怎麼能足足站瞭四個小時呢?

        後來,我特意通知瞭那個女兒,不僅是因為她母親,還因為她的才氣。她過來時,是滿臉不如意的模樣。她與我們前臺接待在一個學校裡待過,有些熟悉,在那裡嘮叨。原來,她不想待在這個城市,一心想著去上海或是深圳,說那裡才有自己發展的目標。

        我把前臺喊過來,打聽她的情況。前臺接待說,她很小的時候,父母就離瞭婚,從小跟著母親過,十分嬌慣。上大學那幾年,聽同學說她母親幾乎年年都要去那個城市裡小住幾個月,租她大學附近的房子,因為放心不下她。

        我心裡,已然明白。

        輪到她的時候,我讓她設計一位母親在冰天雪地裡等孩子回傢的畫面,不用繪草稿,直接用語言表達。她確實小有才氣,口若懸河,天氣、時間、環境甚至連暖與寒的對比都說出來。

        身邊的老板很滿意。而就在此時,我說瞭句,你知道嗎,你媽媽把你的圖紙送來時,因為聽錯瞭一句話,在寒冷的大廳裡等瞭四個小時。她沉默瞭,所有的人都沉默瞭。

        後來這個女孩留瞭下來,在公司聚會時與我談心,她說,就在那一刻,自己突然明白瞭母親一直在等什麼,在等自己留下來,留在讓她永遠不會擔心的地方。

        C 有這樣一個小男孩,放學回傢晚瞭,卻還沒有等到母親下班。他知道,母親常常加班加點,他就蹲在那裡等。鄰居勸他,先到我們傢裡吃飯吧,他不,他相信一定會等到母親的。

        母親很晚下班時,他的視線已經變得模糊瞭,可是看到胡同口的身影,還是快樂地飛奔上去,第一句話,媽,可等到你瞭。

        這句話幾乎伴隨瞭他的整個小學時期。說這句話時的興奮、激動、喜悅,歷歷在目。

        長大後,他去瞭外地工作,買瞭車,買瞭房。也曾想過把父母接到這個城市裡來生活,可或者是因為不自由,或是因為不方便,他告訴自己,再等等吧。

        城市離傢不遠,他每個星期回傢一次,開著車,準時六點出發,八點到傢。

        可有一天,因為幫一個朋友辦事,他出發晚瞭,手機恰恰又沒瞭電。往傢裡趕,偏偏在出城時遇到堵車,一切慢吞吞的事情擠在一起,他到晚上十一點鐘才到傢。快到傢時,遠遠地,車燈前映出一個人影,焦急、緊張地張望。

        是母親,他下車的第一步,母親說瞭句,哎呀,可等到你瞭。

        一句話,就那樣穿越瞭他數十年的時光,一下子撲面而來,讓他幾乎透不過氣。

        他就那樣,怔在瞭車前,良久,才走到幫著他提行李的母親身前,抱住母親,說瞭句,媽,我也等到你瞭。

        他把父母接到瞭城市裡,每天按時下班回傢。後來他換瞭大房子,結瞭婚,每次給下屬開會或是聚餐,他總是要下屬早點回傢,他說,別讓親情等太久。

        這個人就是我的老公。

        他常說,世上最持久最恒久的感情是親情,不管是否有傷害,有動搖,有忽略,因為那一份綿久敦厚的情在那裡等,總是會等到諒解,等到堅定,等到在乎的。因為這種感情,不是兩人相遇後產生,而是從一開始,就註定瞭血濃於水。

 推薦閱讀:[感恩勵志:父親我拿什麼還您] [感恩勵志:有一種愛是不能被猜疑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