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活VS青春夢想_大學生勵志

  大學生活VS青春夢想
  
  瘦死的夢猶如瘦不死的自己,茍延殘喘地活著,在無窮無盡的無可奈何中,我還是暗自慶幸,我被大學上過。——題記
  
  (一)
  
  大三的時候,我策劃組織過一次“雙學”活動,主題為“我的大學我的夢”的配樂朗誦。經過部內成員的共同努力,活動得到瞭院系各種頭目的一致好評。最後摘得桂冠的是大一的新生,當然也隻能是他們,朝氣蓬勃的他們認為大學能給新一代青年提供一個炫動的舞臺,並讓大學生處於萌芽中敢拼敢搏的豪氣真正綻放出來。已經好久沒接觸這些人瞭,不知道他們一向可好?
  
  曾幾何時,我也是懷揣夢想,充滿激情,相信隻要羽翼豐滿便能展翅高飛,盡管折瞭翅摔瞭跤也能以“東隅已逝,桑榆非晚”聊以自勉。因為我是91的,比身邊的人都小兩三歲,比某個老黃瓜刷綠漆的甚至小6歲,所以我會覺得我比身邊人擁有更多的青春,有大把大把的時間怎麼花也花不完。那比精液還多怎麼溢也溢不完的精力,是我得以低調做人高調做事的保證。然而學生會(嚴格說起來是團總支)裡走的那一遭,卻是現實潑來的一盆洗腳水。那時候我很忙,包攬瞭系上許多需要加以潤色的官方說辭以及上得瞭臺面的報道。為瞭評優而編的那些材料,體現瞭我們團隊的辦事效力,我們總是能保質保量的編出許多莫名其妙的活動,然後竟然也輕易通過評檢,抱回“優秀團總支”的大獎。而那些模板,被我們的師弟師妹們復制著,應該是可以代代傳承瞭。
  
  那時候經常被加班,總是幾頓並著一頓吃,有時候功不可沒,領導會犒勞我們一下。談不上大餐但我也懷疑是公款,因為我基本沒掏過腰包,問瞭身邊的人他們也沒有。我們有理由懷疑是領導自己的錢,但是以貌取人起來那些領導不像會那麼慷慨。那樣的飯局其實我是不習慣的,不停的舉杯、不停的站起來太麻煩就不說瞭,主要是有些人打心裡一直都當他們是傻逼,嘴上卻還得說“主席/書記我好崇拜你”。那時候開例會我常常會心裡自燃,會議經常為瞭一個活動的互動環節足足討論瞭好幾個小時,結果還是沒結果,那些所謂的領導真像領導,姍姍來遲集體等若幹分鐘,沒說幾句接瞭一個重要電話又提前離開。時間就這樣被某些人無聊的作秀白白浪費,然後我在想,他們那麼頻繁的夜不歸宿都幹什麼去瞭,丁點小事就這般興師動眾。當然,或許我不該抱怨太多,因為抱怨太多就會犯錯誤,哪天把某個人惹生氣瞭興師動眾一回,可能就是由下自上把我批評一頓,然後強硬地把我的歪思邪想拉會正軌,那就不劃算瞭。
  
  記得有一次學校食堂突然漲價,學生們都接受不瞭,鬧著要常備幹糧與食堂抗爭到底,並約定某日到學校最大的廣場集會。後來我一沖動就把倡議書在每個群裡都發瞭,甚至發到瞭校團委的學生幹部群。後來災難降臨瞭,校領導直接打電話到系上,某書記狠狠把我批瞭一頓,讓我寫瞭檢討做瞭保證,要不是我認錯的態度好,直接就開除黨籍。後來我聽說,有個比我沖動的一拳砸瞭食堂充飯卡處的玻璃被抓瞭。才磨完刀都都還來不及殺雞,那些吵著鬧著要反抗的猴就嚇破瞭膽,把頭縮進女友的溝裡,躲到日租房裡嘿咻壓驚去瞭。身邊的朋友都罵我傻,我們學校附近駐紮瞭一隻軍隊,我們的反抗比紙老虎還紙老虎。我是深刻的體會到瞭什麼叫沖動是魔鬼,既然什麼都改變不瞭,隻有改變自己去適應。現實太多事本來就不如人願,如果一不小心,驚醒瞭潛伏著的沖動,就會做出些後果不堪設想的事情。
  
  終於,我也不再是入校時的未滿18歲。時間成瞭猙獰可怖的主宰,它催促著我們相遇,催促著我們相離,借著青春的筆將相遇改寫成相遇過,編寫瞭一冊又一冊的劇本讓我們糾結,我們借著時光的舞臺上演著一出出本不該屬於我們的戲。我們感慨得多瞭,世界也全變瞭,更難懂得什麼是平淡瞭。當我們真老去的時候,才會明白年幼的我們是多麼的荒唐,像一群孩子在天空下放風箏,高點,再高點,遠點,再遠點。當繩子斷瞭的時候,才會去後悔為何要放飛得那般的高,難道仰望得到的高度便不再是快樂瞭嗎?
  
  (二)
  
  一切都會改變,比如青春,它會在時光中老去;比如激情,它會因疲憊而減退;比如誓言,它會淹埋在歲月的長河中;比如愛情,它終究將變成一種懷念;比如夢想,它會因現實的殘酷而無處容身。
  
  有些事情如此的糾結,該與不該的徘徊讓人手足無措。就像一個戰場,我們奔赴的就是那樣一場不可預料的或生或死,未知的命運,未知的結果。當我們離開戰場灰頭土臉的時候,很像一個凱旋歸來的勇士,內心的那些血腥該如何洗禮?那些心中無法抹去的場面又該怎樣忘記?我們笑著並不代表我們如何優秀出色,或許是因為我們哭得已經忘瞭表情所蘊藏的涵義。突然間,那些立志解決世界饑餓和尋找癌癥治愈方法的遠大理想都退居次席瞭,而可以養活你並使你能夠償還助學貸款的酬勞成為你最關註的問題。
  
  不知不覺間,我們已經走到象牙塔的第16層,過不瞭多久,我們將空降著地,踏入這片曾眺望瞭16年的廣袤土地,在這裡生根發芽。不過,最終成為一棵綠蔭庇人的大樹還是一株隨風飄搖的小草,就要看各自的造化瞭。如果用四個符號分別代表大學生活每一年的特點,你會用怎樣的標記呢?
  
  有人說:大一是“?”,因為那時我們對一切充滿瞭好奇,凡事都想知道為什麼;大二是“——”,因為大二是分化的一年,經過大二之後,有的同學找到屬於自己的發展方向,有的依然渾渾噩噩地過日子;大三是“!”,你會突然發現時間飛逝,得到的和失去的都那麼的明顯;大四瞭,會是怎樣的符號呢?有人說是“。”,因為大四代表著四年大學生活的結束;有人說是“……”,因為一切既是結束也是開始,代表著未完的繼續。大四之前,你一直生活在大學校園裡,即便偶爾夜不歸宿上人,但課也還是要上的;進入大四,你即將走出這座象牙塔,繼續被社會上。
  
  這麼快就要被習慣瞭16年的校園拋向社會。考研考得一塌糊塗,公務員面試也慘不忍睹;求職像洪水猛獸來勢洶洶,而我們還是毫無經驗一片迷茫;父母給瞭太多壓力,雖不想辜負他們的期望但是自己依然不諳世事;很多事都要自己做決定,使自己身心疲憊,需要支持卻總是開不瞭口,還故做輕松……總之,很多人也許會覺得自己很倒黴,遇見“畢業”這個殘酷無情的傢夥,把原來井然有序的大學生活搞得面目全非。
  
  試著想一想,大學真正給予我們的是什麼?大量的專業知識、與人相處的能力還是那一紙文憑?知識很快就會更新換代,與人相處的能力也需要時刻摸索,至於文憑,隻不過是進入社會的一塊敲門磚,你用四年青春去追求的難道就是這塊磚?曾幾何時,男生宿舍的麻將哐哐作響,遊戲天昏地暗,但是他們還是悄悄的開始思考未來,悄悄的付之行動;而女生,頭發越來卷,鞋跟越來越高,很多人在大學裡從“女孩”變成瞭“女人”,不管判斷的依據是處女膜還是高跟鞋,都是大學奪走瞭她們的第一次,盡管她們還有夢幻的遐想,卻也得裝出老練的從容。大四,我們都需要實實在在地跨出決定性的一步,並且在選擇的那條路上努力走下去,這個時候,我們更需要回頭看看已經走過的路,總結自己一路走來的成敗得失和經驗教訓。
  
  從大一到大三,我們在平靜的校園生活中,摸索著一點點走向成熟。然而,到瞭大四,我們將經歷考研、求職和分手中的某一項,甚至某幾項“多線作戰”,“戰爭”會使你在短短的幾個月時間裡迅速成熟。畢業不再是十分遙遠的事情,在幾座大山下徘徊良久,不知道選擇哪個作為突破口。(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冷靜地參加各種考試,制定詳細的考試復習計劃,打聽求職的經驗教訓,到處尋找實習機會;買淑女裝/紳士服,開始自學化妝/打領帶的方法,保持一個經典的發型,把不自信藏起來,練習職業性微笑,如此種種定能推動你走向成熟。這一年裡,也許我們會拼命地在大一的學弟學妹身上找尋自己當年的影子,也許羨慕他們有著那麼多可以重新來過的機會,但是不管怎樣,我們都再也回不去瞭。在這一年,主角依舊是你,但是場景已經跟以前大不相同。不管願意還是不願意,你都已經陷入大四的洪流之中。
  
  浪漫、悠閑都成為過去式,繁忙、艱難成為進行時。大傢各有各忙,考研的不修邊幅,早出晚歸;找工作的衣著光鮮,四處奔波。每個人都拼命抓住每一個體現自己價值的機會,不想再犯任何錯誤,犯瞭錯誤,再也不能像大一那樣無所顧忌。
  
  (三)
  
  畢業的季節即將到來,畢業也意味著勞燕分飛。每時每刻,都有千百萬人在尋找生命的另一半,品味愛妙不可言的感覺;同樣,每時每刻,盡管千百萬人步入愛的行列,用不瞭瞭多久,他們卻在悲傷和痛苦中勞燕紛飛。幸福更像抽筋,說來就來瞭,讓人迷戀得死去活來,說走卻也就走瞭,那麼的幹脆,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甚至連眼淚都來不及落下;痛苦更像狗皮膏藥,就那麼緊貼著,蒙上衣服或許別人看不出,當私下裡,卻時時刻刻緊貼著,每一秒你都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回頭望曾經身邊的那些情侶,配對方式已經排列組合很多次瞭吧。誰還記得誰是他的最初心動,誰是她的最初矜持,他們配對在一起的時候,他肯定許過“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她也定幻象著與君共度一生?他解開她的衣扣的那一刻,兩個人又是怎樣的幸福。他們越愛越深,日租房似乎已經滿足不瞭他們無處安放的性欲,如同無聊的大學生活順走瞭我們無處安放的青春。在那個溫馨的小傢裡,酥骨麻肉的呢喃和此起彼伏的叫喊見證著他們的愛情,她依舊相信她很愛很愛她,因為他不管怎麼心急怎麼沖動都會記得住戴套,即便不小心擦槍走火他也感同身受著她墮胎的痛苦。誰曾想,這樣的愛情終究還是分瞭手。他們都已經分瞭,他們和他們還會遠嗎,一周半月的,三月半年的,最後堅持瞭兩三年的都分瞭。於是大傢都哭得梨花帶雨,能談次不分手的戀愛嗎?
  
  還好大傢都是一個願攻一個願受,世間男女,誰年輕時沒有愛過幾個賤人(此處為客觀闡述,不代表本人立場與處境),不被騙被傷的人又怎麼長得大?而那些教會你成長的人,每一個都該真誠謝過。似乎有過那麼一個“女子無德便是才”的年代,然而今天的新社會卻是“男子無錢便是孬”,你要她們“三從四德”,你也必須“三從四得”:從容不迫,從一而終,從善如流,得有車,得有房,得交出月工資,最好還得父母雙亡。後來你終於知道,我們得自己成全自己:男人不會喜歡比自己胸還小的女人,女人也不會喜歡比自己個子還矮的男人。
  
  在最失意的時刻,有個人說“你喜歡的人不會討厭你”,也許你信瞭,結果哭過醉過後才發現,心抽搐的感覺也不過如彼,麻木麻木就沒感覺瞭;後來更體會瞭“男人喜新婦,女人戀舊夫”的精辟,怪隻怪與她認識晚瞭;後來也想過掏心剜肺對誰從一而終來著,隻是跋涉瞭那麼多年依舊無果;又或許可以幹些默默註視、悄悄關心之類的蠢事,終於如願和她朝夕相處時,你卻發現她每次上廁所都超過二十分鐘,腸胃應該有問題,她不會內分泌失調便秘吧。,這樣的女性較敏感,情緒不穩定,易憂鬱、急躁;再後來,你什麼都不信瞭,甚至依據星座書找瞭個和你最搭的,你一改往常風格,變得油嘴滑舌,也試著滿嘴跑火車,作風流狀讓別個危機一回。不曾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上過她的男人打過折還論打數,還敢要嗎?也許同寢室的會互相勸慰,不就兩片陰幹瞭的肉嗎,那麼較真幹嘛,但要是沒有感情為前提,我們吃素又有何不可?
  
  我們總是在不斷失去,許多東西一生都想擁有卻擁有不瞭,理想一直不想放棄可終究還是要被現實搞得支離破碎,一切的掙紮隻是蚍蜉撼樹,螳臂當車。而愛,愛到平淡才是真愛,烈火中燒出的濃烈是抵擋不住歲月的冰冷無情的,我們沒有那種充足的青春供奉似火的熱情。當愛融入生活的時候,我想要的隻是餐桌上的兩個碗,兩雙筷子,牙杯中的兩個牙刷,出門時的兩張車票兩個座椅,小店裡的兩瓶飲料。這就是真的愛情,濃而不烈,醇而不淡,時間的醞釀下我們隻會更加的相愛。於是有人感嘆,愛到明天是一種幸運,愛到後天是一種幸福,愛到死去那是一種造化。
  
  隻是,大傢都忙,我們已經等不到攜手變老那天瞭。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