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建築系“差生”奮鬥經歷_大學生勵志

  清華建築系“差生”奮鬥經歷
  
  編者按:這是豆瓣上熱傳的勵志貼,值得細讀。
  
  我的故事裡有三個人:我自己、我大學同宿舍的哥們及我第一個公司的直接領導。我們三個都是學建築設計的,我哥們和我同年,都是80後,領導比我們大5歲。講講這幾年經歷和感觸。放在一起可以有個比較。我是認認真真據實寫,希望給JRs點啟發,大傢不要TX瞭。隻寫事業,不寫女人。
  
  先講講我們的現況:我,現在辭職瞭,辭職前在一個地產公司做設計經理,一個月基本工資16k,月補助5K得拿發票換。年終獎看公司效益,去年十幾萬,今年可能很少。我同學:自己開瞭個設計所,掛靠的某大院。今年自己到手估計70W。(當然這是他告訴我的)我前領導:現在是那個公司的集團副總,年薪在7位數,關鍵是還有公司的股票分紅。
  
  04年
  
  大五準備畢業。我的成績在年級偏後,我同學設計很好,但是高數掛科瞭,所以我們都悲催的沒有被推研,隻能找工作瞭。我去瞭一傢房地產公司,當時還不是很有名,但是拿瞭很多地;我同學去瞭一傢大設計院,解決瞭北京戶口。那時候我們工資都不高,我一個月才3。3k,季度有獎金;我同學更慘,基本工資隻有1。2K+項目分成。而且悲劇的是當時我倆都不知道能拿多少獎金。日子過得戰戰兢兢。我們合夥租瞭一個房子,在東三環,兩室一廳,1800一個月,我們一人900。不過物價也低,一個羊肉泡饃5元就有好多好多羊肉瞭;8塊錢的魚香肉絲滿滿一盆子,我能吃兩頓,午飯一頓,晚上打包一頓。北京鮮有房價過萬的樓盤,潘石屹的建外soho賣1萬多就讓人驚為天人。
  
  我進公司就跟著我現在的領導,當時他是設計部的部門副經理,據說是這個公司招的第一批名牌大學生。隨後幾年他飛速提升。我佩服他的膽識——那時建築系學生是以進地產公司為恥,大多去設計院畫圖或者去規劃局做公務員。他在公司沒有敵手,迅速得到瞭老板的賞識。
  
  在剛進公司時,我很多工作方法和工作習慣都是在他手底下養成的。比如他每周都會把要做的事情列成1234寫郵件發給我們,要求我們拆成每天要做的事項,早上發給他。白天做自己的事,下班後再開會,把做完的銷項,沒做完的講困難,他再給我們解決。剛進公司的時候,他還經常請我吃飯,很詳細的和我講工作方法。這些東西對我一直很有用,甚至受益遠超過大學的課程。其實社會上大量需要的都是你能把一件事有條理按時保質的完成,至於創造力和個性,那是少數達到尖端的時候才需要的。
  
  還有一件事也是我記得很清楚。公司拿瞭一塊地,我們做戶型研究。他叫我去畫幾個出來,我剛畢業,一股沖勁,第二天就得意洋洋的拿瞭一大堆自己設計的帶三角的多邊型的戶型給領導看。他啥也沒說,給我一本土的掉渣的深圳住宅設計全集叫我翻翻,然後他畫瞭一個中規中矩的戶型給我。後來他跟我講:“別人不在乎你對他們炫耀什麼,而在乎你給他們的是不是他們想要的,有理想是好事,但也要面對現實。”
  
  這年我幾乎天天在加班,因為很多事情都不熟練,又不想耽誤事,每天都要十點多才弄完。終於到三個月發季度獎金的時候,領導把我叫到辦公室,給瞭我一個信封,裡面有2W的現金,我當時就傻瞭,老子第一次拿這麼厚的錢啊。然後他告訴我他升成正經理瞭,所以錢由他發,原來的經理滾蛋瞭。
  
  這時我設計院的同學正在每月1。2K掙紮著,為瞭生活費,他還拼命的給原來的老師幹私活。我請他吃飯的時候,心裡充滿瞭優越感。
  
  不過有個現象,我領導有時會叫我們一起唱歌喝酒,有一次我帶上他,隨後他每次必到,不管多忙,並且每次都搶著買單,甚至沒錢的時候、刷信用卡。最後到瞭我不去他也會去的地步。
  
  05年
  
  05年是關鍵的一年,令我至今難忘的大事是我同學還我錢瞭。經過是這樣的,他每月1K2的工資,刨去房租隻剩下300瞭,而且他還經常沖老大請人吃飯喝酒唱歌,所以錢根本就不夠,而他苦逼的設計院居然到年底都沒有清帳。於是他除瞭每天晚上蹭我飯之外,還經常管我借錢。那個時候我經常加班,但不管多晚他都會等我回來,然後舔著臉說去吃夜宵吧,你看我一畫圖連時間都忘瞭。那段時間我們天天同出同進,以致房東一度以為我們是基友。吃東西的時候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講又沒錢花瞭,然後我就會借他200、300的。但他有個好處,每次借錢都會拿本子記下來,然後到月底就說:“我又欠你XXX瞭。”每月不多但從9月上班到年底,他也欠瞭我1W多瞭。終於過完年,他的一個項目結瞭。有一天他神秘兮兮的說:“我請你吃飯吧,吃好的。”我說:“你不是沒錢嗎?”他說:“發獎金瞭。我再找個銀行把欠你的錢轉給你。”然後他拿出他的小本本,噼裡啪啦一算,就和我去銀行瞭。但他請我吃的所謂好的,就是在勁松橋的一個叫富麗客的自助餐廳,一個人才48塊錢。當時我一邊吃一邊罵丫:“孫子,我借你的錢的利息都不止這點飯瞭!”
  
  第二件大事是魔獸世界公測瞭,這導致我沉迷瞭好久並損失瞭2W塊錢的季度獎,並且損失瞭一次向上爬的機會,這是讓我最痛心的一件事。那段事件我每天按時下班回傢下副本,玩到凌晨3點,導致工作效率直接下降。最後忍無可忍的領導把我叫到辦公室,痛批我之後說:“直到現在我都不敢把一個項目設計完整的交給你管理。”這使我痛心疾首且痛改前非。
  
  第三件大事是我買房瞭。當時北京的房價微微開始冒頭瞭,讓我萌生瞭買房念頭的,是有一次一個溫州的姐姐直接摸到我們董事長辦公室,半天出來瞭。後來公司流傳開瞭,這個姐姐一下買瞭15套,這讓我一下有瞭緊迫感。上半年我到處看房,主要集中在東三環(公司的房當時有點遠),發現國貿及以北我依然買不起瞭,往南過瞭通惠河,一看:靠,和鄉下一樣,但房價還沒有那麼悲劇,想反正就隔河相望嘛,就湊合吧。錢一部分是我自己攢的,我在第一年除瞭買衣服和“供養”我同學之外,沒有什麼開銷(大五的時候我和我女朋友分手瞭,她去瞭深圳,悲劇)。半年下來存瞭6W多,後來傢裡又湊瞭17W(我是啃老,很丟人),本來打算買個90多平的二室一廳。然後我就跑去單位開收入證明,我領導也正好走過,就問:“買房還是買車啊?”我說:“買房。”他問:“多大的?”我說:“90平米吧?”他講:“這麼小以後肯定不夠。”我講:“多瞭我也買不起啊。”他就講:“買大的,我讓公司給你先開10W,然後從你以後的獎金裡扣。”這一扣就是1年多啊,但就因為這句話,我的房子多瞭30平米,這是我最最感激他的地方,因為這30平米,比我現在的1年工資還要多的多。這件事情,也成為瞭我媽每年一次的時候在親戚朋友那兒必炫耀的材料。
  
  買完房子之後,我的壓力一下就大瞭。我和傢裡合計,我自己還1。5k的貸款,傢裡幫忙還2k多的貸款,等到交房再租出去。但關鍵是我沒有獎金瞭,而且不能失業,每個月也隻能剩下2K不到。恰逢我們的房東想漲房租,我就和我同學說咱們退租吧,他說也好。然後我們在東南五環附近租瞭瞭拆遷房,開始瞭我們最苦逼的一段生活。每天早上我們得6:50起床,經過近兩個小時的顛簸,到達公司。隻能買兩個5毛的包子做早飯,然後去公司換上西裝,開始一天的工作。晚上最怕加班,末班車是22:10,要是沒趕上,那就隻能在公司睡覺瞭,後來我在公司的洗手間瞭備瞭牙刷和肥皂。現在回想起來,買房就像場豪賭,隻不過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我賭對瞭。好多機會都是轉瞬即逝的,但我覺得這樣講又有點犯賤,過後看誰都知道是機會,但置身其中誰又能看透呢?
  
  更加苦逼的是,公司在這段時間找香港梁志天做室內設計,而且指定要在香港做,我負責這個項目,於是經常飛香港去事務所盯圖。當我懷揣著10塊人民幣走在琳瑯滿目的打折貨櫃之中的時候,心中暗自湧起一種苦澀。工作順利瞭不少,這感謝領導的悉心培養,很多東西知道瞭怎麼去做,再做就是熟練的問題瞭。而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漸漸發現瞭他受老板賞識的原因瞭。
  
  一、工程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和他去巡查工地,工程經理也陪著。有很多東西做得很糙,然後我領導就說這裡不好那裡不好,說著說著,他突然拿起一個混凝土塊,沖著一個完工的部分一砸,然後說:“重新做吧。”就揚長而去瞭,留工程經理傻愣著。從此,工地施工的時候都知道要找我們研發部確認,施工質量好瞭很多。這事很快傳到老板耳朵裡去瞭,年底他就升為北京公司副總瞭。但這件事也埋下瞭很多後遺癥,最終也成為我離開這裡的原因之一。二、銷售部的人跟我要一個報告,但這個東西應該是他們找廣告公司做的。他們找我的時候,我正在忙別的事情,就隨口答應瞭,後來也就忘瞭。第二天他們沒拿到東西,就找我領導投訴瞭。領導下班找到我,我就很委屈的說:“這東西不該找我呀。”他問:“你答應瞭嗎?”我說:“我隨口應瞭一聲。”他說:“既然不是你的事情以後不要隨便答應,既然答應瞭就要做到,而且做瞭一定要做好。”然後我們兩個一起熬夜把東西趕出來瞭。第二天一早他把東西發給瞭銷售,同時附瞭封郵件講這本來不是我們部門的事情,但東西是我熬夜趕出來的,建議以後這種事情最好找廣告公司做。其實職場有爾虞我詐,但有個道理,你想要立足,就得讓自己可靠可信。
  
  06-07年對開發商來講,這是雞犬升天的兩年。什麼叫雞犬升天?用一句我們老板的話講:“你就是弄條狗來擺在售樓處,它都能把房子買出去。”我看到瞭售樓處門口排起的長龍,人們徹夜排隊為瞭一個買房號,還有人雇傭民工排隊,拿到號的人好像拿到瞭未來,滿臉洋溢著興奮。我清楚的記得公司一個樓盤開盤15500,第一天推出的200多套房一搶而空。晚上我們跟銷售一起吃飯,銷售總監說,咱們漲價吧,就漲3000好瞭,第二天200多套還是一搶而空。像兒戲一般的漲價,像兒戲一樣的售罄。這是地產商最暴利的兩年,暴利背後是再高價拿地,再銀行貸款,上市圈錢,整個市場沖入瞭巨量的資金,房價和打雞血一樣,離老百姓越來越遠。
  
  對我來說這是好運的兩年,高額的利潤可以讓公司在開發的時候不在對成本投入斤斤計較。想做作品,這種狀態最合適瞭。公司拿瞭幾塊好地,做酒店,做寫字樓,做商業。北京公司從單項目運作變成瞭北方區的總公司。對於我的領導來說,這是最好的消息,很快,他的頭銜變成瞭北方區集團總裁。悲劇的是,我的職位還是職員。公司招瞭一個研發部經理,和政府是有點關系的,變成瞭閑職。沖在前頭幹活的還是我們原來這批人。這階段我感覺我在扮演大內太監的角色,這讓我很不爽,但也僅此而已。因為工資漲瞭好多,每月工資已經有7K瞭,還有季度獎金,再加上07年我跟著好多老頭老太沖進瞭股市,加上拼命的幹私活,兩年下來到年底的時候竟然存瞭40多W。
  
  工作也越來越得心應手,拿地、策劃、委托設計、開會匯報、報規報建、配合施工,這些事情好像機械一樣的重復著。我開始越來越少的加班瞭,我有小弟瞭。我開是把越來越多事情交給別人去幹而不是挽起袖子自己幹瞭。這是我開始理解我剛工作時領導為什麼要手把手教我幹這幹那。一件事也許他幹隻要一小時,教會我要十個小時,但以後他就不用再花時間在這件事上瞭。還有剛畢業的時候總以為自己很牛B,隻有自己幹才是最好的。做得時間越久越發現,社會上牛人多的是,而且人傢是幾年幾十年幹這個,設計我不是大師,施工圖我畫不過設計院的,砌磚我比不過瓦工。我要做的,隻是發現這些資源,用最小的成本整合起來,這才是我的價值。以前我一直為自己的學歷學校引以為傲,鄙視其他,到現在真正懂得尊重瞭。你越尊重別人,別人越尊重你。
  
  但是有些事情也不可避免瞭。講幾個我的經歷。有次陪政府規劃局的人吃飯——我十分討厭這種飯局,說是吃飯,其實就是拼酒,我不明白這幫孫子除瞭喝酒還能幹嘛,白酒一杯一杯的灌,頭漲的像爆瞭一樣,一疼好幾天,而且不喝不行,第二天他們就給你圖紙上挑刺——席間一個GWY講,我傢新砌瞭個小院,就是有點空。第二天我們就挖瞭幾萬塊錢的樹給丫傢種上瞭,這種事情太多瞭。公司內部的勾心鬥角也多起來瞭。以前公司剛發展,內部氣氛很好,現在部門越來越多,手續越來越繁雜。我的職位是很尷尬的,職位低,但對什麼都要指手畫腳瞭,這就很招人恨瞭,再加上我的領導以前那麼強勢,現在他升瞭也是紅人,別人不敢對他怎麼樣,但我們這些人有氣撒瞭。舉個例子,以前那個被砸的工程部經理,就拿瞭一張園林設計圖紙要我簽字,說是我發給他的,趕緊簽完好進苗,我怕耽誤瞭工期就給他簽瞭,結果第二天全中上瞭老板最不喜歡的竹子,我趕緊問他,他說是你簽的啊,我拿過來一看,在圖紙裡看瞭半天看見藏在黑底裡的小字——X竹。這種鬥爭一直持續到我從某個供應商那裡得知他吃回扣的消息,然後我電話他講:“我找到瞭個更便宜的貨源要不要介紹給你啊。”他回答:“好啊,不過一直供貨的那個質量有保障啊。”這個電話後,我們的關系才保持瞭微妙的平衡狀態。
  
  該講到我的同學瞭,這兩年也是他轉折的兩年。他孜孜不倦的陪我們唱歌喝酒終於傑出瞭碩果。我領導先是給他一個在河北不怎麼重要的售樓處設計讓他試手,那小子設計的不錯。我覺得設計是講天賦的,這和音樂、美術是一個道理,有的人天生就能做好東西,平心而論,我的設計能力就平平。後來又陸陸續續給他樓盤做設計,而他不知道又從哪裡遇到瞭幾個老板,總之是從設計院跳出來自己單幹瞭。那兩年連格力空調都幹房地產瞭,他得活能不多嗎?後來我們也就不合租瞭,但每周都會去工體那兒喝酒。
  
  另一個碩果是,他泡上瞭我們公司的前臺。那前臺是朵花啊,我覬覦很久的,被那小子搶占瞭先機,當然後來他們分手瞭。總之這小子的一切都是從喝酒唱歌開始的。他一直也沒買房,但07年他買瞭輛車,寶馬5,他說是業務需要。我心裡在估算著這兩年這小子賺瞭多少錢。後來我請他吃飯,是在工體*河蟹*,不是在富麗客。
  
  07年我和他一起考一註,就是一級註冊建築師。一註至於我們,就好像是狗男女有瞭結婚證,總之很厲害,而且租出去每年能收8-10W。考試一共9門,可以考8年,這哥們巨禽獸的一次過瞭,我隻過瞭7門……
  
  08年
  
  08年實在是跌宕起伏,蕩氣回腸啊。年初的一場大雪,搞得我差點被困在北京瞭。無數人抱著奧運會前中央不會讓房價跌的憧憬,結果被赤裸裸的現實迎頭棒喝。08年初的關鍵詞“次貸危機”。08年初公司的售樓處迎來又一批人,這次他們不排隊瞭,這次他們臉上洋溢著被欺騙的憤怒,這次他們是來退房的,順帶手把售樓處給砸瞭。08年上半年大傢都恐慌瞭,公司上層誰也沒經歷過這樣的事,隨著各個地產龍頭的降價打折,整個公司都開始降價銷售瞭。
  
  對於我來講,最明顯的感受,年初我去深圳出差,在華僑城辦事,晚上一開行政給我訂的是威尼斯人皇冠假日酒店,而以前我都是住洲際的,就打電話問,給我的回答是,公司賬目有點緊。後來連皇冠也住不起瞭,隻能住快捷假日。
  
  年初領導又請我吃飯,然後宣佈,他調回總部做公司副總,就要離開北京瞭。他問我去不去,我說不去(因為這時候我苦命坑爹的找到瞭女朋友,我已經3年多空窗瞭,久旱逢甘霖,打死也要留北京)。他走後,我們的研發部經理又是個閑人,我們就成瞭沒頭的孩子。再加上樓市不景氣,年初我基本上很閑的,除瞭每天對著跌停的股票長籲短嘆。但找到女朋友,讓我有瞭向上的心思。首先是要把一級註冊建築師考瞭,今年這個證已經漲到8、9萬一年瞭。為什麼這麼值錢,我給行業外的人解釋下。設計院要幹活,是要資質的,資質的一項就是院裡有多少個一級註冊建築師,有資質你才又資格出施工圖,拿去給人施工,相當於營業許可。現在設計院遍地開花,但一級註冊建築師又沒那麼多,僧多粥少,於是小的設計院就想出瞭租這個證,我每年給你9萬塊錢,你名義上是在我這裡工作,實際上你愛幹嘛幹嘛。考一註是一件很費體力的事情,有設計作圖題,自己背一個畫板,吭哧吭哧一畫就是大半天。考試的時候還能碰上好多許久不見得師兄師弟同學,大傢就聊:“你在哪裡高就啊?”“你考瞭多少年啦?”然後互留電話,也是很好完的。
  
  所幸的是,今天我把剩下的兩門都過瞭。領證的時候,門口就被一個設計院的堵住瞭,他說他在西北開一個設計所,想租我的證,9萬一年,租兩年。我說好吧,第二天他就給我賬上打瞭18W,我把證給他瞭。後來跟我同學講,他就怒瞭,說我幹嘛不給他,他在湊幾個證就可以不掛靠瞭自己開設計院瞭,我說得瞭吧,你上哪兒弄去。考完證之後很空虛,就是那種一開始繃得緊緊的,後來猛然放松的感覺。再加上樓市股市也一直是半死不活著。這段時間我和女友打的火熱,老租房不是個事,我們尋思這就買套房吧。(我的一套房租出去瞭,8K一個月,足夠還貸款還有盈餘)。那段時間市場非常差,房子基本上是隨便挑。當時我們想買套大點的,就不在市裡看,主看望京的樓,當時我手裡已經有些錢瞭,再加上一註的錢,一次性就全畫出去瞭。後來這裡的房價漲到瞭3、4萬,又是我始料未及的,可以說是狗屎運。
  
  買完房壓力就大瞭,我迫切需要一個月薪多一點的工作來還房貸。而且這裡沒領導罩著瞭,好多事情不好做。正好這時候有獵頭找我,推薦另個小地產公司的設計經理。當時我歇的百無聊賴,突然很懷念當年剛進公司的時候幾個人天天熬夜加班,共同奮鬥的日子。後來就答應去看看。他們給的薪水也合適,一個月是1。2W,加獎金加3K津貼。月工資剛夠我還房貸,月津貼用來平時生活,獎金買點金融產品,但進去的時候職位還是職員,因為我工作年限太短瞭。
  
  辦完離職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是年底。我領導回北京這邊開會,叫我一起吃飯,還叫上瞭我同學。這時候我同學已經成為這個公司的禦用設計師瞭,同時我們見面的機會也越來越少瞭。在後海那邊吃的,我領導在荷花市場和恭王府中間盤瞭個四合院,開瞭個私人會所式的餐館,吃無非就是魚翅鮑魚這些。領導來的時候開瞭輛保時捷卡宴,還挽瞭個嬌脆欲滴的小姑娘,後來介紹的時候說是南鑼鼓巷某表演學院的學生。我同學帶著我們公司的前臺也款款的來瞭,還有苦逼的我,孤零零的在瑟瑟的寒風中等他們幾個。開始氣氛有點冷,畢竟大傢好久沒見瞭,喝瞭幾杯酒之後,才漸漸活躍起來。酒席上得主題永遠就這麼幾個,拼酒、吹牛逼、憶苦、講兄弟情。中國人是一個特別喜歡吹牛逼的名族,不管混的多麼成功,也有強烈的炫耀的欲望。我們領導開始從他的高中開始吹牛,就是如何如何聰明,如何如何萬人迷,高考在學校數一數二之類,我就拍著他講,我高考成績秒殺他幾條街,在省裡也是排上號的,還不是照樣在他手裡裝瞭四年孫子。他說你是沒趕上好時候,我說不,我是真心服你,論做事做人,你甩我幾條街。後來我同學和他女朋友先回去瞭,他也把他得小姑娘支走瞭,我們又去瞭朝陽公園旁的一個高級會所健身。
  
  現在回想起來,我說真心服他是真的。我發現不管機遇怎樣,成功的人都有共同的特點——他們勤奮且堅韌不拔,目的性強,善於學習,從不抱怨規則的不公平而使善於從不公平的規則中找到有利於自己的漏洞。他們對於成功的渴望好像餓狼對於肉食的覬覦,他們隨時肌肉繃緊永不懈怠,時機一旦成熟,一口就把肉吞下去。
  
  09年
  
  08年一整年部分場合地點的北京歡迎你還餘音繞梁,cctv新樓的一把大火把我帶到瞭2009年。那天是元宵節,我跑去幫租房的人交物業費,在樓道裡親眼目睹瞭這一盛況,那傢夥,當時正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好像一把火炬,濃煙蔽天,不見月亮。後來在這個樓下面用紅的10米多高的鐵板擋起來瞭,再後來這個板上碰瞭爭做文明朝陽人的宣傳畫。後來在同樣在東三環,cctv樓往南的寫字樓樂成中心也著瞭,這一次是在白天,同樣的濃煙蔽日,我同樣有幸見證瞭。09年就與火結下瞭不解之緣。
  
  中央在08年底投入的4萬億已經初見成效,樓市先是試探性的冒冒頭,接著就開始瞭報復性的暴漲。對是報復性的,當年跌多狠,現在就漲多狠。這一輪的漲價中,有個明顯的特點,郊區領漲。當時通州有樓盤已經漲到3萬多瞭,當時他打得廣告是,30分鐘直達CBD,你妹,三環30分鐘步行CBD的樓盤也才3萬多。這一年拱出很多地王,開發商搶地到瞭白熱化的地步,政府賺得體缽滿盆。這次的補漲給社會傳達瞭一個很不好的信息,就是:房價是不會跌的。再加上08年股市的崩盤,大量的資金都湧到瞭地產業。這已經變成瞭一場瘋狂的盛宴饕餮。這也意味著整個社會都在房地產及相關產業豪賭,實體經濟會遭受毀滅性的打擊,這些在以後會慢慢顯露出來。08年股市6000點的時候,我們樓下的掃地大媽都趕著買股票;09年的時候,人們見面必談房事。
  
  09年對我來說,在個人財務狀況上也出現瞭質的轉變。我現在月薪12K正好用來還銀行的貸款,3K月補助用來應付我和女朋友的花銷(女朋友自己也掙錢,我們月消費在5K左右),這樣我每月有8K的房租盈餘。我不用再戰戰兢兢的擔心哪個月還不上銀行的房貸瞭。於是我在手機上裝瞭個記賬的軟件,記錄每筆花銷投資(以前我不敢記,因為經常赤字,完全沒有成就感)。我在工行開瞭個買黃金的賬號,股票沒有信心,樓市我看著都膽寒,也沒實力炒,黃金還是保險的。我每個月會花6K買黃金,2K存成定存,這個習慣一直保留到現在,不要小看這些錢,積少成多,現在也成瞭一筆不小的資金量。
  
  工作上也順風順水。剛去新公司,覺得精神狀態為之一振。雖說招進去是職員,但是部門經理的職位一直是空著的,然後公司又找瞭兩個建築師,但是都是剛畢業的。我花瞭一個月熟悉瞭新公司的流程,就開使展開自己的工作。我還是習慣性的每天早上梳理今天的計劃,晚上下班消項;我還是不停的提醒自己,要麼不答應,要答應就做,要做就做好;另外雖然我設計能力一般般,但這幾年東走西看,肚子裡也存瞭點貨貨,再加上樓市大好,公司有舍得花錢在設計和材料上瞭,總之是大展拳腳的時候。
  
  我甚至學會瞭前領導的砸工地事件,不過采取瞭更穩妥的方式。在工程初期的時候,做瞭大量的樣板,我跑去工地,把不按設計做的,我沒確認過的,一一拍照片記錄下來。讓後中午我去找大領導,說工地做瞭樣板,您什麼時候有空去指教指教,他就答應瞭。然後我寫郵件給工程部經理,講大領導要去看工地,但我發現還有寫瑕疵,又把拍得照片發給他。他嚇得下午就和我去瞭工地,把施工方臭罵瞭一頓,然後我又一一把不好得指出來,工程部經理自己就說瞭,你們砸瞭重來吧,以後什麼事要和研發多溝通。(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在工作中,所有人都是打工的,誰給他發錢,他就聽誰的。大老板給工程經理發錢,所以大老板的事情他就特別隆重;工程經理又給施工隊批錢,所以施工隊聽他的。後來大老板去看萬,誇工程經理管的好,他就很感激我提醒他,以後大傢相處就容易多瞭。而我又打到瞭控制項目質量和效果的目的。這就是領導教會我的,凡事不要蠻幹,要利用其它人的能力和資源。
  
  很快,我就升成瞭部門經理,月薪漲到瞭1。4W,每月4k的補助。我覺得這是我應得的,因為我一直在很盡力的保證項目的質量和效果,同時還兼顧這成本。我甚至比成本部還清楚每項分包,每種材料的價格。這得益於我砸工地之後對施工方產生瞭良好的控制。
  
  這時候我同學事業也蒸蒸日上起來瞭,除瞭原公司的項目,他又發展瞭4、5個地產公司,都是剛起步不大的那種,但設計費不菲。他招瞭4個人,再找他喝酒的時候,他批著burberry的圍巾和風衣,穿著hermes的襯衣,拿著lv的公文包,香水味嗆得我想咳嗽。我說裝吧你,誰不知道當你你在宿舍扣著腳打遊戲的熊樣。他說沒辦法啊,有幾個客戶是富婆。我說我操,真的假的啊?喝醉瞭我們才會放聲大笑。
  
  我常在網頁新聞上看見我領導和原公司的消息,我們偶爾會發個短信聊聊。09年底發獎金瞭,我拿瞭19W,這是最多的一次,我和女朋友去瞭法國,我給她買瞭一個卡地亞的戒指,花瞭7K歐。我隱隱覺得,有些事情變瞭。
  
  10年
  
  10年相對比較平淡,我現在回想起來,居然想不起來10年我到底幹瞭什麼,也想不出10年有什麼標志性的事件,糾結。我突然想起我高中很癡迷的光榮三國志,剛開始一個城,幾個人,每錄用一個人,沒攻下幾個人都要興奮半天,打到後來就是機械化的攻城掠地,就等著看統一後的結局,反倒提不出什麼興趣瞭。我已經工作6年瞭,我突然想到瞭我的領導,他大我5歲,4年前他已經是一個大公司的北方集團總裁瞭。我明年能升職嗎?應該沒戲,我應該還是個苦逼的研發部經理。或者我那個同學,自己一個人在外面打拼,雖然辛苦,但掙多掙少全是自己的,我還有勇氣跳出去嗎?我沒有瞭,失去瞭穩定的工作,我就要很吃力的還房貸,我就要告別好不容易得來的安逸的生活。人生就是這樣,在剛畢業租房擠公車的日子裡,我有舍得一切重來的勇氣,因為我除瞭激情啥也沒有;等到什麼都有的時候,我的激情卻沒瞭。
  
  我突然發現我老瞭,最明顯的事實是,每個星期我都會回母校打籃球,六年如一日;從開始的時候幹拔急停跳投到現在弓著背用體重吭哧吭哧的往裡抗,偶爾想跳一下,膝蓋就會一陣酸痛。以前在同學群裡振臂一呼,至少能組個隊去打球,到現在我形單影隻的走到一幫小孩子身邊,舔著臉說:"同學,加一個吧。”
  
  同學聚會的主題從聊設計、聊月薪、聊前途,變成瞭聊結婚,聊小孩、聊政策。從以前的600塊錢一桌還要AA的傢常菜館,變到瞭6000塊錢一桌還是大傢搶著埋單的高級餐廳。記得畢業那會大傢二鍋頭就這燕京,又哭又吐稀裡嘩啦,現在彬彬有禮的用嘴唇沾點紅酒。我突然有一種想罵人的沖動,當裝逼成為一種社會性行為的時候,我也被卷進並淹沒,亢奮著並痛苦著。我居然懷念起和規劃局一起吃飯的日子,至少我們灌得茅臺五糧液,每口都是貨真價實的人命幣,吐出來,在中國一口多少錢,在國外一口也是那麼多錢;而這裡2000塊錢一支的所謂波爾多,在法國的酒屋裡不會超過30歐。
  
  我那個曾經的室友迷上瞭打高爾夫,他得理由是球友有10%的機會發展成客戶。他帶我去打瞭兩次,試圖把我發展成會員。但我不明白著種不流汗的所謂運動有什麼令人著迷之處,難道用這麼細一根棒把這麼小一個球打到這麼緊一個洞裡,就會有一種男性征服的原始快感?我問他這個問題,他笑瞭,很知趣的找瞭兩個小妹一起吃飯,於是在這傢球會的度假酒店客房裡,我流著汗打完瞭第19洞。於是我明白瞭,在他的這些球友裡,10%的被他發展成客戶,還有10%把他發展成瞭客戶。
  
  我買車瞭,買車的好處是去飯局有借口不喝酒,感謝中央嚴懲酒駕,感謝高曉松;買車的壞處是我在路上的時間又多瞭一倍,並且我沒有名正言順的理由不加班瞭。這段時間我迷上瞭看電影,我和我女朋友在藍色港灣的影城辦瞭張會員卡,下班早就會去看一場,隻要時間合適,多爛得片子都看。看電影可以坐著不動,可以連腦子都不動,我覺得我快要退化到豬的形態瞭。
  
  講工作吧,公司給我招瞭個應屆畢業生。我終於看見瞭當年的我,胸有豪情萬丈志,手無點滴半寸兵。於是我就用以前老大帶我的方式來帶他。有次我帶他去考察個樓盤,到那裡我就問,覺得怎麼樣。他滔滔不絕的講出瞭這裡不好那裡不好,搬出瞭一大堆學院的理論。我聽他講完瞭,就問,那又什麼好的嗎?他楞瞭半天,將不出來。我說:“那這次參觀就沒有意義啦,什麼都不值得學。但我覺得有些節點做得很好啊,我想找圖紙來看看具體是怎麼弄。”這時我想到我剛工作那會兒,一樣的情景,我當時一樣的回答,把項目批得體無完膚,想顯示自己水平有多高。領導很生氣得打斷我,說瞭讓我一輩子都難忘的話:“我不要聽你講哪裡做得不好,我要聽你講學到瞭什麼。再爛的東西都有他的優點,你今天學一點,明天學一點,才會有提高。要不然除瞭罵社會,你什麼都不會,一輩子白活。看別人要看到優點,看自己要到缺點,懂不懂?”老祖宗講過這麼兩句話,我覺得很深:一句叫靜坐常思己過,閑談莫論人非。還有一句叫露巧不如藏拙。
  
  但轉念一想,我這麼刻意的模仿我那個領導的行為,卻永遠沒達到他的高度,本身就是個悲劇;而我還在這裡說教,不是裝逼?我的10年就再這種悲劇裝逼的氛圍中度過瞭。
  
  11年終結瞭
  
  終於到今年瞭,我發現年代越近,記憶也越模糊,再次感嘆自己老瞭吧,或者又在刻意忘記些什麼。不過有始有終,我還是要把他寫完。上半年樓市遇到瞭前所未有的阻擊,限購幾乎打擊瞭所有的京城地產商。但有瞭08年的經驗,地產業內的共識是,隻要抗住資金流不斷,必然等到雲開霧散的一天,再加上09、10屯瞭充足的資金,房價沒有松動,但成交量少得可憐。就這樣做吃山空,錢總有花完的一天,到下半年的時候,資金的問題開始暴露瞭。
  
  到後來,公司的付款都出現問題瞭。好在在年初公司有錢的時候我催著把設計費都付瞭,要不然到瞭下半年的時候估計連錢都發不出去瞭。做管理的,一定要善待自己下遊的合作夥伴。最好是一個項目下來,大傢能做很好的朋友,朋友永遠不會嫌多,即使是酒肉朋友,朋友多瞭,路就多瞭。下半年發生瞭一些變故,就不多說。
  
  12年
  
  反正是世界末日,我就順帶手寫瞭吧,與主題無關。“你還相信愛情嗎?”當有人這樣問你的時候,怎麼答?答相信說明你沒經歷過愛情,答不相信說明你再也不會有愛情瞭。所以當別人這麼問我的時候,我會輕撫他的狗頭,笑而不語。
  
  寫在最後,都是我自己的看法,大傢姑且看之:
  
  1、關於機會和選擇
  
  平日,看到別人的成就,我一定會感慨:“為什麼他的機會這麼好?為什麼我就趕不上,如果我生於他那個時代,我將怎樣怎樣。但我沒有,所以我什麼也做不瞭。”長此以往,我就看見一個個機會從我身邊溜走,然後再一次次地發出這樣的感慨。那麼,我會永遠在蹉跎嘆息中度過,碌碌無為。
  
  終於我發現,這種感慨不過是出於嫉妒和懦弱的感情,為自己的懶惰找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如果我當年不是每天回去打魔獸,不是每天上班先要打開電腦泡會兒論壇,而是把這些時間在自我提高,那我就能抓住那次房價大漲的擴張期,做到更高的職位,拿到更好地薪水。於是,機會溜走瞭。人生路上總有好多的岔口,當時選哪一條路往往很偶然。既然選擇瞭一條的時候,另一條就關上瞭大門,那我們何必停下來,去感慨如果當初選瞭另一條會怎樣怎樣,自增煩惱。還不如勇往直前往前闖。
  
  用俗的不能再俗的挖井理論,永遠有人在挖,有人挖出水瞭,他是winner;有人沒挖出來,他是loser。因為他挖的地方比我好;因為他挖的比我早;因為他的鏟子比我好;因為他從小學得是挖井,而我一開是學得是切煙囪……管他呢,隻要地下有水,早晚有一天我能挖到。winner和loser隻有一個區別,winner挖到瞭最後,loser放棄瞭。臨淵慕魚,不如退而結網。
  
  2、關於青春和大學
  
  鑒於好多筒子都是在校大學生和即將進入大學的,我再嘮叨兩句。青春一去不再來,越來越懂得這句話。從18-28歲是黃金十年,無論智力和體力都達到巔峰。這時候有不顧一切的拼勁,也不懼怕失敗,因為還年輕,隨時可以推倒重來。在這幾年積累的東西,會影響你一輩子。所以千萬不要恣意揮霍這幾年,等到發現青春不再的時候,空悲切。比如我,現在回想起來,這十年裡唯一亮色,隻有高考。高中貪玩,成績也一直是大起大落,直到高三急瞭,惡補。早上6點起床,晚上12點睡覺,買歷年東城卷、西城卷、黃岡卷,除瞭吃飯就是做題。其實這麼多年,好多題都是大同小異,後來做到看到題就想到最後一步公式的境界。而且每次做完對答案都對,居然有瞭成就感,也就沒以前那麼厭惡。終於高考成績不錯,語文還破天荒的考瞭144分,進瞭不錯的大學。
  
  到瞭大學,整個人就松懈瞭。泡馬子、打籃球、玩暗黑、逃課、設計作業都是在要交圖之前趕出來。成績越差,越沒心思學。人就是這樣,不是說成績有多麼重要,但是優秀是一種習慣,懶惰是一種慣性。人和人的差別又是就是因為每天積累差瞭一點點,終於有天你發現,原來我和他差瞭這麼多。如果離成功隻有一步之遙,那誰都會咬牙堅持下來;如果忽然發現距離很遠,那誰都會放棄。而關鍵的一咬牙,上瞭一個層次,有人就會春風得意,越活越成功;有人沒上去,永遠在苦逼中掙紮求生存。然後想,原來在當時,我們倆的距離才那麼近。
  
  大學畢業,我們系三分之一出國;三分之一推研瞭;剩下最差的三分之一,入社會找工作。我就是那最差的三分之一。有人說我現在也不錯啊,還有現隨著普通勞動者的工資越來越高,讀書無用論的說法也越來越甚。我覺得首先這是對以前大學生高高在上的一種不正常的風氣的反彈,那時大學生稀缺,身價虛高,仿佛讀瞭大學就高人一等,毫不費力得拿高工資,憑什麼?同樣付出勞動,同樣創造價值,就應該得到合理的收獲;終於人們發現不是所有的大學生就一定比農民工幹得好,又是不是拋出名校研究生買豬肉之類的新聞,讓長期被壓抑的神經在嘲笑中得到釋放。
  
  依我看,在這種浮躁的社會風氣中要保持冷靜。大學的意義在於他給你打開瞭一片天,讓你看的更遠,讓你知道原來在這個山頭之外還有一個更高的山頭。並不意味著你已經達到瞭那個山頭,但你有瞭往上爬的方向,同時他給你聚集瞭一幫志同道合,以後可以互相扶持的社會單元。所以完全不必短視和急功近利,人生那麼長,炫耀是做過給別人看的,本事是自己,好像跑馬拉松,一時誰跑得快慢不重要,關鍵是誰跑到瞭最後。
  
  來源:豆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