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誰謀殺瞭中國的大學生_大學生勵志

  郎咸平:誰謀殺瞭中國的大學生
  
  又到一年開學時。據媒體報道,開學季到來,除瞭數碼城一如既往的熱鬧之外,今年汽車4S店也提前進入“金九銀十”。買幾件新衣服,買最新款的智能手機,買品牌筆記本電腦,買像素千萬以上的數碼相機……這些萬元左右的入學裝備早已不能成為大學新生“入學行頭”的代表,隨著高校新生入學季的到來,新生的入學裝備也在以“幾何級”速度飆升,電腦、手機、相機“三大件”已被認為隻是“剛性需求”,汽車甚至股票、房子這樣的“入學新三大件”成為新流行。網友質疑,大學究竟是學習的地方,還是炫富的地方?我在新書《我們的生活為什麼這麼無奈》中,對我們的教育體系和教育價值觀深表無奈。
  
  藥傢鑫,西安音樂學院大三學生。董藩,北京師范大學房地產研究中心教授。兩位看似毫無關聯,卻因敲響中國高等教育的警鐘而被糾結在一起。藥傢鑫讓我們悲憤地看到瞭漠視生命的又一個版本。2009年“杭州飆車案”,“官二代”同伴圍在死者身前嬉笑的場景曾經灼痛著公眾的眼睛;2010年李啟銘在校園內將兩名女生撞成一死一傷後,又囂張冷漠地喊出“我爸是李剛”。這些涉案的當事人都是在校學生,但是,如果一個差不多的案子能夠一再翻版上演,我們就必須做出思考:是司法制度出瞭問題,是社會心理出瞭問題,還是教育體系出瞭問題?
  
  先說說董藩吧,就是之前高喊“隻有房地產才能救中國”的北京師范大學房地產研究中心的教授,這個人太可愛瞭,最近又拋出一個言論,他對他的研究生說,四十歲之前賺不到四千萬,就不要來見他。董藩在其微博上的言論一出,馬上有評論說,“四千萬”吶,就是四個“千萬”,你的學生不是做房地產的嗎,怎樣叫“四千萬”呢?就是千萬要暴利,千萬要心黑,千萬要行賄,千萬要強拆,隻有這麼四個“千萬”,才能弄到你這個所謂的“四千萬”。我發現我們的網民太有才瞭,總結得太到位瞭。但是,各位有沒有想過,這個“四千萬”的背後是什麼?其實就是金錢至上、成功主義,也就是那些房地產商的價值觀。
  
  透過董藩事件和藥傢鑫事件,我們發現我們的價值觀真是五花八門。藥傢鑫的同門師妹李穎,在網絡上有這樣一個言論說,要是她,她也捅,誰讓你受害者去記車牌號呢?之後,網上很多90後80後,還表現出自己對藥傢鑫的一種同情。這個事兒其實讓我真有點無法理解。自古以來,殺人償命,不管你捅幾刀,終歸是致命傷吧,那你是不是應該尊重基本的法律?但是,看看律師的辯詞,說藥傢鑫是“激情殺人”,還有專傢說“藥傢鑫捅六刀是習慣性彈鋼琴動作”。更搞笑的是,還有一種辯護說,這個學生在成長的道路上“品學兼優”,獲過好多獎。各位曉得他們是如何理解“品學兼優”的嗎?(勵志電影  www.share4tw.com)關於“品”,藥傢鑫的同學說,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對同學、老師都很好,原來“品”是這個“品”。“學”呢,藥傢鑫的辯護律師說他得過13次獎狀,甚至還會彈鋼琴,說他是一個學習非常認真的人。那我請問,如果按照這個“品學兼優”的標準,這種“品”跟這種“學”的人怎麼會犯下這麼恐怖的殺人案?竟然還有人同情他?甚至還用“品學兼優”這個觀念,來回應我們這個社會對他的審判?這實在讓人難以理解。
  
  對於大學來說,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就是獨立的大學人格。作為大學的教授,要有不畏強權的獨立人格,那我請問,我們有多少教授有這種獨立人格?我們的清華大學有個校訓,叫“厚德載物、自強不息”,對不對?但是,各位知道這是多少年前的校訓嗎?100年前的。可悲的是100年前的校訓到瞭現在,差不多已經被我們丟掉瞭。還有,2011年不是清華大學的百年校慶嗎?很多人在反思清華大學走過的這100年,發現人文思潮越來越淡漠,而清華大學丟失的其實正是這個社會最稀缺的。有人在微博發出瞭一個帖子,說史上最牛的畢業證,這個學生的畢業證是清華大學的,他的導師是四位大師:梁啟超、王國維、陳寅恪、趙元任,這是四大大師給他加持的證書,說這樣的證書再也沒有瞭。為什麼?因為沒有大師瞭!
  
  各位還記得民國時期的軍閥張作霖吧,這個人是個軍人出身,沒有什麼文化。但是,他非常註重教育,他每次去轄區學校的時候,一定會換上馬褂,然後非常謙卑地對老師說,我是一個文化很低的人,教育方面的東西,我什麼都不懂,下一代要靠你們瞭。張作霖對教育的尊重不隻是表面的,辦教育所需要的錢、地、政策,都是他給的,但是,他從來不幹涉教育。也就是說,在那個時代,他給大學一個獨立的人格。這點很重要,因為隻有一個具有獨立人格的大學,才會有獨立人格的教授,然後才會引導學生學會思辨,並透過思辨這個過程,最後創造出一個獨特的價值觀。還有被稱為“學者軍閥”的吳佩孚,曾任北大校長的蔡元培在罵完吳佩孚以後,吳佩孚照樣給北大撥教育經費。透過張作霖和吳佩孚,我們可以看出一個辦好教育的原則,就是給錢但不幹預學校事務。正是因為他們給瞭學校一個獨立的人格,才會有那麼多有獨立人格的大師。
  
  以前我們北大的校長、清華的校長多麼崇高啊。但是現在呢?哪個大學校長會讓學生發自內心地尊重?好像沒有。為什麼?因為一個大學校長真正偉大之處在於他獨立的人格,他可以為瞭學術上的自由跟各種權力作鬥爭。現在的大學校長怎麼可能那麼“傻”?所以說,對於現在的大學,即使是北大和清華,誰來當校長都無所謂瞭,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基本差不多,沒什麼區別。
  
  為什麼說我們的大學現在已經失去瞭人格?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錢的問題,就是所謂的經費。在我們國傢,所有大學的經費基本都是靠政府撥款,而校長也是由政府任命的,這是一個比較奇怪的現象。而且對這個所謂的經費,我們做瞭一個研究,發現還真是挺復雜的,比方說“211”和“985”是教育部對大學層面的撥款,之後還會具體對什麼國傢級重點學科或是科研基地再分學院撥款,再之後還有對精品課工程的專業撥款;然後大學又分成直屬、省屬和市屬的,這裡面又涉及非常復雜的中央財政和地方財政問題。因此今天的大學校長,就在這個撥款的網裡面,整個人格都被閹割瞭。所以說,現在的狀況就是什麼事情都歸教育部管,甚至應該由大學頒發的學位證書也是教育部發,這個太可笑瞭。
  
  香港大學的獨立性是非常完美的。我舉個例子,香港大學的校長鄭耀宗,對一個教授的研究經費說瞭幾句不好聽的話,大概意思是說,如果你再批評我們特首董建華的話,就要封殺你的這個研究項目。如果說這個事情發生在內地的話,也許算不瞭什麼,頂多是給你警告,註意一下就是瞭。但是,這件事卻在香港鬧起軒然大波。為什麼?因為香港人認為,一個校長竟然敢幹涉學術的自由與獨立,這是他們無法容忍的。最後,鄭耀宗竟然因為這件事情下臺瞭。所以說,這個在我們內地看來很普通的一件事情,在香港卻導致一個大學校長下臺。這就是差距!美國設置終身教授制度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我告訴你,是為瞭保護學校的獨立與創作的自由。因為有時候教授的發言會沖擊社會、沖擊當權者,而美國為瞭保護這些教授獨立的發言權,才搞出這麼一個叫做終身教職的系統出來。
  
  我們梳理一下剛才說到的,其實就是這樣一個邏輯,就是大學的自治跟獨立,孕育出瞭一個思辨的氛圍和傳統。然後由思辨和實證主義的傳統,形成瞭價值觀的“無為而為,無塑造而塑造”。我們呢,正是因為缺少瞭思辨和實證主義這一環,才會出現董藩教授這種奇怪的現象,竟然把個人的一種人生經歷當作一個教條傳輸給學生!記得有一篇文章,是中國人民大學原政治學系主任張鳴寫的,說的是大學的官本位問題。他舉瞭他們人民大學的一個例子,他說人大分配辦公室都是按照官本位來分配的,校長的辦公室可以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但教授的辦公室可能就是一個小格子,還說一個教授的辦公室還不一定有一個科長的辦公室闊氣。而且,我們的高校,現在也都是行政主導,一個小小的科長竟然可以把一個教授管得沒話說。這不隻是教授的悲哀,更是我們大學的悲哀。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