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大學生富豪馬文亞的賺錢之路_大學生勵志

  探秘大學生富豪馬文亞的賺錢之路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成功的",這個將2萬變成瞭500萬的男孩說。從資產數目上看,馬文亞和同齡的大學生截然不同,保守估計,其名下資產已達500萬元,他不是富二代,500萬是從2萬元起步得來的。
  
  馬文亞早早就確立瞭創業目標,他從大一開始實習,讓自己成為"社會人",常聊的朋友多是商業人士,每天看完美股才入睡。馬上畢業瞭,他不打算找工作,本科念傳播學卻立志在金融界大展拳腳。
  
  因為500萬的光環,一些同學希望他幫忙介紹高薪工作。馬文亞說,擁有這些資產有很大運氣成分,同一模式不一定適合所有人,如果大傢都來仿照,將會引領一種錯誤的價值觀。
  
  "我的成功純屬意外"
  
  從目前人們對馬文亞的關註程度來看,媒體采訪,大都是因為他獲得瞭多少財富,這和馬文亞對成功的理解完全不同,"所以我不想接受采訪",他說,但是朋友的事情,他一定會幫忙,"我的朋友都是做媒體的,他們需要嘉賓,需要素材",周圍的朋友都拿他交過作業。迄今為止,慕名采訪的媒體以"海量"計,僅遭到拒絕的就有20傢之多。
  
  馬文亞的成長經歷具有特殊性,生在上海的他或許天生就擅長理財。
  
  小學五年級時,同學們熱衷於"大富翁"遊戲,馬文亞玩起來獨辟蹊徑:將錢全部用來買"虛擬股票",最多的一次賺瞭幾十個億。後來,媽媽幹脆讓他在股票市場裡真實地玩瞭一把,在"想贏小朋友"和操縱真實股票的動力下,馬文亞幾乎看遍瞭新華書店裡所有關於股票的書,結果是有賺有賠。
  
  進股市是他最早的投資體驗,但真正賺到錢是因為買樓。
  
  2003年,15歲的馬文亞看中一處名為"東方花園二期"的別墅,立馬拿出自己積攢多年的2萬元儲蓄,用一周時間說服父母共同出資買下每平米售價4000元的別墅。一個星期後,那棟別墅每平米賣到6000元,增幅50%。
  
  高中階段,馬文亞又用自己累積的資金參與投資瞭十多個房地產項目,在上大學前,退出房地產業,轉戰股市。
  
  2009年,馬文亞偶然看到京郊名為"某孔雀城"的別墅,當時每平米售價2000多元,他買下一套,又鼓動周圍的同學、朋友和親戚,共買下12套房子。在政府調控樓市之前,孔雀城的房子每平米漲到1萬元。
  
  這是他最後一次在樓市出手。根據馬文亞名下房產現值,保守估計約五百萬元。不過現在他已經不願意再談起"2萬變500萬的故事",一是因為之前相似的報道太多,二是目前樓市受到打壓,他擔心自己炒樓賺錢的方式會引起同齡人競相效仿,"在歷史高位接下房地產,造成傢族三十年的災難",這是馬文亞在網上發現自己被炒作後的第一反應,"它引導瞭一種錯誤的價值觀,好像樓市是印鈔機"。他始終認為,自己炒樓賺錢憑的是百分之百的運氣,如果沒有這個運氣,現在肯定無法擁有500萬的資產。
  
  "這是一個很意外的事情,因為當時在上海,房子每天都在漲,而且氛圍很好,期房可以轉讓,換手率很高……周圍跟我做同樣事情的人也非常多,汗牛充棟"。馬文亞說,有關他的第一篇報道出來後,上海的朋友都笑話,說真丟人,不就500萬嗎?"因為當時那批一起炒房的人,沒有哪個沒1000萬資產的"。
  
  "跟比你更優秀的人在一起"
  
  2008年,馬文亞遭遇第一次投資挫折,他手中的股票大跌,周圍跟著買的朋友也各有損失。他將其歸結為自己當時處在"唯我獨尊"的時代–沒找到"高手",身邊全是菜鳥,很多人跟著他買,都不懂股票,隻有他最懂。事後馬文亞說,做任何事情,當隻有你最懂的時候,你是最危險的,"永遠要跟比你更優秀的人在一起"。
  
  之後,他選擇瞭加入國際青年成就社(JuniorAchievement),並擔任中國傳媒大學分社社長。
  
  JA是全球最大的致力於青少年職業、創業和理財教育的非營利教育機構,遍佈全球100多個國傢,每年有900多萬學生接受JA的教育。JA與企業和教育界緊密合作,開發並實施從小學到大學的一系列的教育課程,用一手的經驗幫助學生進行就業、創業準備,激勵並幫助青少年在全球經濟中取得成功。馬文亞的大部分大學生活,都投入到其中,為JA服務,"我上大學主要做的就是這一件事"。
  
  幾個月前,他又發現瞭一個更令人興奮的地方:智囊團。"智囊團"由一批在經濟領域嶄露頭角的青年於2007年創辦,自身定位為"商業領域中,初露鋒芒的年輕人成長互助的團體"。(名人名言  www.share4tw.com)目前,智囊團在全國擁有100名成員,入選資格審查非常嚴格,每月的申請者中隻能通過一人,有資格進入其中的,都有實際的商業經歷和成果,且"首先他會認為自己是青年領袖"。
  
  "我特別特別不喜歡和那些’正常的’大學生在一起,我覺得他們太無聊瞭",馬文亞坦白。他的想法也很容易理解,許多大學生是將四年時間"混"過來的。"剛上大學,我的魔獸水平是全班第二,一年後就變成倒數第一瞭。我天天在看房子沒時間玩,他們天天玩,水平就突飛猛進啊",與整天玩遊戲的同學相比,他更願意將時間用在和"志趣高遠"的人交流上,"也是吃喝玩樂,隻是換瞭一群人而已"。在智囊團的聚會上,他們有時談論某個投資項目,有時聊聊老莊。
  
  "我們的口號是成就有成就的人,影響有影響力的人",馬文亞說,有的人有能力,但可能缺乏某種資源,比如金錢、人脈,而在智囊團中,到處都是有能力、有經驗又事業有成的人,大傢成為朋友,相互扶持會走得更遠。
  
  加入智囊團之後,馬文亞著手進行改組,使它更加正規化,他準備勸退大部分團員,篩選成員最重要的標準是:志趣高遠、道德高尚、價值觀正確,"這樣的人真的很少"。
  
  馬文亞在智囊團是名副其實的"小弟",年齡小、資歷淺,周圍全是"牛人",作為在校大學生,又有大把的時間,他便心甘情願承擔起做雜活的任務。
  
  智囊團是最令馬文亞激動的話題,"真正的青年創業者是令人著迷的。他們胸懷天下,努力創造著新的商業模式,在創業初期就考慮著以後要如何回報社會。我覺得這才是牛人,是我尊敬的人,所以我選擇參加智囊團為他們服務。"
  
  與他們相比,馬文亞不覺得自己成功,"如果跟差的人去比,你永遠優秀,如果跟強的人去比,你永遠不足。想要進步的話,需要跟更優秀的人去比",能用500萬標價的"成功"與他的標準南轅北轍,"我與智囊團的朋友們達成共識:衡量成功的標準是一個人對社會的貢獻"。
  
  他不止一次強調,馬文亞,不應該成為學習的榜樣。
  
  "我比一般人更執著"
  
  凡事能成,必有其不同之處。
  
  "我比一般人更執著",馬文亞說,他專註於金融領域,所學不雜,"不但正確地做事,更強調做正確的事"。畢業後,他的規劃有兩條:一是做好智囊團的工作,"營造環境把’點頭之交’變成生活中無話不談的摯友,創造條件讓’管鮑之交’成為商場上流芳百世的戰友,讓每一位團員兼備掃天下之志與掃一屋之趣";二是爭取在三到五年做出自己的陽光私募基金。
  
  馬文亞剛上大學,就給同學留下瞭深刻的印象。同一個系的鄭蘊彤說,初見就感覺他是很有才華的人,擅長金融,"當時我們以為,他畢業後會去外企,謀份高薪,但沒料到亞亞根本不屑於給別人打工,他要自己創業做老板"。鄭蘊彤覺得,馬文亞能和周圍人明顯區別開來,這是一個生活目標很明確的人,而且一直在朝著這個方向努力。
  
  研究經濟是馬文亞最大的興趣,但本科卻選擇瞭中國傳媒大學傳播系,之所以作出這種"不搭邊"的舉動,是為瞭"有更多時間做自己的事情"。如果學經濟,一方面他擔心太忙太累,課程難,不幸掛科就拿不到畢業證。更重要的是,馬文亞自信於自己平日的大量自學,"我現在對一些經濟學模型還是不太懂,但我覺得理論對於投資的指導意義比較小。很多畢業於著名財經類院校的同學,他們的投資業績大都不怎麼樣……"
  
  當記者提出采訪同學的要求時,馬文亞有些為難,志趣愛好的差異,讓他和班裡的同學交往不多,大部分時間都在看書、看盤,那是他的樂趣所在。雖然大一是班長,但也隻負責叫大傢上課,傳達學院通知,到大二時,更多時間要放在JA的活動上,他索性把班長辭掉瞭。
  
  不過,班裡的同學並不認為馬文亞多麼不合群,"其實還好"。一名同學說,馬文亞擅長演講,人也熱心開朗,許多同學都愛聽他談理財談股市,"別人熟悉他,他不熟悉別人而已"。
  
  傳播系老師沈浩是馬文亞的專業課老師,負責教授統計學、競爭情報分析等課程,在他看來,馬文亞是個很受老師歡迎的學生,經常找老師討論專業知識,談實習實踐中遇到的問題,"有想法、有自己的認識和觀念,和別人不一樣"。
  
  "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好好跟同學們在一起享受大學生活。但是世事無奈,生活並不能完美地進行",重來一次的話,馬文亞說,或許他會為其他事情多付出一些,或許會從事新聞,體驗多樣化的人生,即使沒有獲得現在的財富,依然會認真、努力、負責任地學習、生活。
  
  臨近畢業,一些同學跑來找馬文亞,希望他能介紹薪水高的工作,他的建議都是"尋找心底的幸福感,找個令你幸福的工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