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大學畢業生的經歷,讀完淚流滿面_大學生勵志

  名牌大學畢業生的經歷,讀完淚流滿面
  
  我是82年,大學畢業3年5個月。現在一傢大型市場咨詢公司,自己帶一個組,月薪16000,未算其他收入與分紅。也就是傳統意義上的白領打工仔。在北京,有一套房,80平,按揭,有一輛車,豐田RAV4。
  
  說說我的經歷吧
  
  我畢業於全國最好的學校(那兩所為人耳熟能詳的學校之一),學的卻是一門偏到除瞭留校讀碩讀博幾乎沒有其他選擇的專業。大四將畢業時,我發現考研對我來說無異於天方夜譚——我在校園裡混瞭整整4年,GPA不足2.5。更關鍵的是,那時的我早已找不到一顆作為學生的靜謐的心。
  
  在經歷瞭500強,四大,國字委的應聘失敗後,我決定出國,04年的6月,同學們或是留校,或是拿著新鮮的三方合同步出校園,我拖著行李回到瞭傢鄉——長三角的一座大城市,和我一起回去的還有檔案關系和曾經妄想留在北京的戶口。
  
  那時的我是心灰意冷的,我羞於在任何一個親朋面前提起我是XX大學畢業,那是一個在4年前讓我身披無數光環的名稱。
  
  一年的時間,我失業在傢,一個XX大學畢業的無業遊民,我開始準備出國,GRE,TOEFL,煩瑣無比的申請,一趟趟的回學校開材料。成績單上那一門門紅色的掛科和藍色的重修無疑在嘲笑我混過的4年,也無疑是我4年來星際,CS,WC3,籃球,燕京,小二,曠課,遲到的完美腳註。
  
  赴美的申請是成功的,一所3流大學給我發來瞭offer,於是,小康的傢庭開始為我湊錢——沒有獎學金的留學消費是巨大的,尤其是換算成人民幣。
  
  然而簽證沒有通過,05年的美國簽證遠沒有現在這麼好拿,3流大學的offer在簽證官面前像空氣一樣被無視。而這時,雪上加霜,與我在一起五年的女友提出瞭分手。(打到這句話時,恰好看見她的MSN上線,心裡竟是一痛)
  
  我同意瞭,她是北京的孩子,同校,同級,我們大一時便在一起瞭,那時的我們,都是初戀,她算是全系最漂亮的女生吧,舞蹈出身。畢業後,她去瞭四大,工作雖然很累,但不限專業的招聘,不菲的基本工資(畢業生,4850/月)和高額的加班費(正常上班8小時以外,3倍),對一個迷茫的畢業生來說,四大就是天堂。
  
  畢業的一年後,她想買房,並有能力支付房款首付,而我無業,分文不名,出國夢斷。
  
  她與我堅持瞭五年,她的父母也早已將我當兒子看待,可我們最終還是分瞭,當她向我提出分手時,是以商量的口吻建議:我們先分開一段時間吧……我同意瞭,那時的我,自卑的無以復加。而她身邊,圍繞著太多成功的男人。
  
  我心灰,於是母親在傢鄉為我謀瞭個銀行的差事。我便開始瞭自己短暫的出納生涯。一個從來沒有接觸過金融的人,在銀行裡跟著櫃員們學習本票支票電匯,為他們打起瞭下手,連自己的辦公桌和電腦都沒有,更沒有人知道我曾就讀於XX大學。
  
  05年的我,竟能如此放平心態,這或許是我今天回首那段往事,唯一值得自傲的地方——拿著極其微薄的工資,為銀行的櫃員們打雜,甚至其中的幾個,是比我低瞭一屆的大專生。我沒有椅子,每天打遊擊一般,站在他們身後看他們出票入票,一站就是一天,穿著廉價的白色襯衫,在那些穿著工服打著領帶的出納身後,或許是很礙眼的。而那時的我,最大的夢想竟是有一套那樣的工服,很可笑,現在想來。
  
  我或許是已經被挫折完全擊垮瞭,從小學,到高中畢業,我順利的讓人瞠目結舌,小升初的保送,初中升高中的免試,又直接保送到瞭XX大學,再加上運動能力好,身高186,加入任何一個團體都是籃球隊的主力小前,長相也還算不錯……那時的我不明白,什麼叫福兮禍所依。上天給瞭我整整22年的,無以復加的優越,該還瞭。我現在,特別信這個。
  
  我回到瞭北京,有一份月薪2500(試用期)的工作,在全世界同行業的最牛B的公司,項目執行。
  
  一個電話拯救瞭我,我在畢業前海投的簡歷中,竟有一份在一年半後被某位世界500強的跨國集團公司的HR拿到瞭桌面上,並瀏覽瞭起來,於是,我得到瞭這樣一個工作的機會,欣喜若狂,欣喜若狂。
  
  我到公司的第一天,就開始出差,3個月的項目,公司去瞭一個team,6人,我是其中的項目支持。壓抑瞭1年的濁氣在這裡似乎得到釋放。
  
  500強公司的待遇是無與倫比的,直到現在,雖然我已經換瞭很多公司,坐過無數不同的辦公桌,有過難以記數的出差經歷,職位也是一升再升,可單從出差待遇來說,都無法與我在500強公司做項目執行相提並論。那3個月的差,我們輾轉瞭全國17個城市,每人每天都有較高的打車額度與吃飯額度(各200),住四,五星酒店,單人大床,一人一間,航班隻坐國航,每天11點才開工。這對一個剛從挫折中爬起來楞頭畢業生來說,是怎樣的沖擊?我瞬間迷失在其中。
  
  現在總是想起母親對我說的一句話,當時我躺在希爾頓的大床上,接到瞭傢中的電話,母親得知瞭我的近況,在我的洋洋自得裡,隻是對我說,你其實什麼都不是,因為你什麼都不會。你還沒到享受的時候,也沒到自得的時候,你現在需要學習。可是,我真的太自得瞭。這也註定瞭我第一份正式工作的慘淡收場。
  
  毫無意外的,我的第一份工作在我出差回來後,就夭折瞭——我沒有通過試用期,無論我的直接領導怎樣向VP爭取機會,我還是被直接掃地出門。事實上,我在公司的辦公室裡一共也沒有坐滿過一周第一份工作,因為玩忽職守而未通過試用期,500強公司,這是我所有挫折中最大的一次,直到現在,我也沒有讓任何一位認識我的人知道這番經歷,我想,我永遠也不會向他們透露,這是我25年人生裡最為黑暗的一條深隙,深不見底。
  
  我的性格中總是有那樣縱容自己的因子,我現在已經學會瞭收斂它們,可那時的我不會,在灰暗的一年後,環境的變化在一瞬間天差地別,那是一種爆發戶的沖擊,我覺得自己終於擺脫瞭背運,於是我縱容自己吃喝玩樂,在關鍵問題上與teamleader相悖。回想來,那時的我是多麼的可怕,沒有起碼的職業素養,對不起自己拿的薪水,對不起公司提供的優渥待遇,更辜負瞭這個想要培養我的平臺。
  
  我被打回瞭原形,於是我開始顛沛,像所有北飄一樣在北京飄著,檔案被fesco扔瞭出來,我把它放在瞭北京人才。我不能告訴父母我被解雇的事,我告訴他們我在北京很好,工作條件很優越,每天都能學到很多東西,可事實上,我已經三餐難以為繼。我不能去找我在北京的朋友,我的哥們,我的同學,因為我不能露出我窘迫的現狀,而工作一年多的他們,早已小有經濟基礎,出來聚會的燈紅酒綠我沒有可能消費得起。
  
  我退瞭原先租的房子,找到瞭北四環外一處600的兩居合租,我住小間,沒有暖氣。住大間的是一對剛畢業的學生,直到現在我也不願再想起我的生命中出現過這樣兩個人,他們就像這段時光一樣是我永遠不願放上記憶桌面的東西。
  
  我開始找工作,05年的11月,天已很冷,我像大部分無業遊民一樣,像大部分2,3流大學失業畢業生一樣,湧進人才市場,沒有電腦,天天在網吧投遞簡歷,3個月的薪水很快就被我花光瞭,於是我開始向傢裡變著法的要錢,理由繁多,如一次要交半年房租,錢不夠。
  
  有一些簡歷得到瞭回應,而更多的簡歷如石沉大海,一個非應屆的,沒有工作經驗沒有專業特長的畢業生,很難有公司眷顧。而回應我簡歷的,則基本是一些小公司。
  
  我去面試瞭,這讓我見識到瞭無數千奇百怪的,窩藏在居民小區裡的作坊式小公司,那是我在大學時代所不敢想象的工作。當然,我也見識到瞭騙子公司,打著招演員,招演藝人員名義行行騙之實的公司。還有保險推銷員,我險險踏入那一行,我也直面瞭一個人的尊嚴是如何被另一群人踩在腳底的過程,腳下的那張臉上卻依然滿是倍兒真摯的笑容。
  
  有一傢很大的local公關公司對我表示瞭興趣,他們想把我培養成一名文案。應聘的程序嚴格而繁瑣,我通過瞭筆試,英語筆試,英語口試與AD的面試,我意識到,距離爬出深隙隻有一步之遙。可這一步最終卻沒有邁上去。
  
  總經理提出要和我談談,她姓韓。我坐在她寬大的辦公室裡,她隻向我提瞭一個問題,你對於公關行業有什麼看法。我茫然,這個問題如果今天再問我一次,我甚至可以不用構思的立刻提筆寫下2000字以上的評論,可是,兩年前,對這個問題,我的腦袋裡隻有空洞的空白。韓總留給瞭我一份作業,讓我回去用ppt寫一份proposal,關於一個簡單的新聞發佈會。
  
  我再也抗不住瞭,卡裡隻剩下不到300塊錢,我絕對不能告訴傢裡任何自己的真實情況,於是,當有一傢小公司答應錄用我時,我竟是如此感謝上天給瞭我一份工作,我在網吧裡,淚流滿面,至少,這是傢在寫字樓裡辦公的公司。按他們副總的說法,XX大學已經算是通過面試的鑰匙瞭,ohmygod….
  
  我在網吧裡奮戰瞭整整一天,按照自己的想法拼湊瞭一份ppt,那是一份在今天我無法想象的業餘的東西,毫無條理的亂七八糟,不存在任何可行的細節邏輯關聯。可那時我是那樣滿意的就把“傑作”發瞭出去。我想,韓總收到那樣一份ppt,大約感受和現在的我一樣吧。我的面試又失敗瞭。
  
  月薪3000,無四險一金,無工資卡,無工資條。我開始瞭我的第二份工作。
  
  最近80後的話題討論的太多,我沒有看過那部被熱炒的《奮鬥》,但那種畢業生所面臨的迷茫讓我不自覺的想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這是我所認識的人中絕無僅有的坎坷,卻又似乎映射出每一個大學畢業生的窘況,於是我想寫。
  
  這是傢做網站的公司,經營著一個高爾夫球網站,主要的賺錢方式就是通過各種渠道向大款高官們出售各個球場的優惠卡,養著一群裝扮媚俗卻又花枝招展的銷售,不用想也大致知道她們是通過怎樣的方式將優惠卡推銷出去的。而我。就在這個公司擔任所謂的“活動頻道”的主管。11月的北京,草黃,沒有人下場打球,更不存在什麼活動。我便每天給網站更新些新聞信息,順帶著看看網頁,打打遊戲。
  
  我在論壇上總能看到許多80後的朋友抱怨小公司那種混日子的生活,斤斤計較的同事,欺上瞞下的leader。我隻想說,千萬別慢慢淪陷在這樣的公司裡,在多年後漸漸發現自己開始習慣那樣的生活,成為那樣的同事。我痛恨那裡。
  
  我是個愛笑的人,即使是現在,作為一個部門裡一個小小的頭目,也常常被下面的那幫兄弟笑稱為陽光男孩。可是,我永遠也記不起我在那個網站公司笑過幾回,每天與同事相對無言,看著彼此的撲克臉,再把目光移回自己的屏幕上,各幹各的,沉默。
  
  那時找工作依然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之一。網站公司是我維持生計的依靠,但決不是長期的泊位。
  
  在那段混跡於小公司的日子裡,大學時我的女友找到瞭我,她從大學同學那裡打聽到我在500強公司(我被解雇的事無人知曉),我們出現瞭和好的可能,初戀,邁入結婚的殿堂,五年的風雨分合,何等的浪漫。(經典語錄  www.share4tw.com)可現實卻殘酷,我回絕瞭她,我像是在一條漆黑的甬道裡,前方看不到哪怕一點點光亮,我害怕她找到我,看見我深陷絕境。因為我明白,以她的性格,她絕不會袖手旁觀,可那會擊碎我最後一點小小的自尊。
  
  我告訴她,我已經有女朋友瞭,現在就睡在我的身邊。(這是當時電話裡的原話,雖然有些像粗制連續劇的情節,大概是我也深受那些泡沫劇的影響吧)她不相信,哭,因為不想讓大屋裡的那一對聽到,並引為談資,我跑到樓下,穿著單衣在寒風裡沖她大吼,我已經不喜歡你瞭!!然後掛上瞭電話。我那點可悲的自私的自尊。
  
  我在寒風裡戳瞭很久,然後上樓,睡覺。
  
  前不久,她在MSN上對我說,收到你中秋祝福的短信瞭,我的父母也收到瞭,謝謝!我爸爸還說,再也沒有人陪他喝酒瞭。我心酸,因為已經無可挽救得傷瞭兩位老人的心。兩位一直把我當兒子一樣看的老人,兩位逢年過節隻要我在北京就會把我接到傢裡全傢打邊爐的老人。
  
  06年的2月,經過3輪面試,幸運再次眷顧瞭我,我被一傢世界可以排上前十的會展公司錄用瞭。06年是狗年,本命年伊始,有一個完美的開始,對那時的我來說。
  
  大逃亡般的辭職,我走出那傢公司的大門,的確有這樣的感覺。嶄新的一切在等待著我,這是我所能把握住的最後一次機會瞭,我對自己這樣說。我相信上天不會將機會卡無限次的派發給同一個人。
  
  做過會展的朋友應該都知道,雖然十大最累的行業裡面沒有這一行,但並非因為它不夠累,而是因為它比那些行業累得多。會展在中國一直沒有受到過重視,隻是把它作為市場營銷,或是公關的一個附屬品對待。而我,就在這樣的一個夾縫行業中起步瞭。
  
  公司的人手奇缺,可項目著實沒少接,每個AE身上起碼都背著5,6個項目,有發佈會,有晚宴,也有展臺搭建。
  
  我就在一竅不通中背上瞭4個項目,那是一段沒日沒夜的時光,每天忙到深夜2,3點,手機隨時待命。
  
  一場最簡單的新聞發佈會,需要籌劃場地斟選,場地租賃,現場擺臺,流程,設計,搭建,道具,人員安排,表演,主持人臺本,AV燈光音響,軟件視頻,攝影攝像,網絡直播,禮品購買與包裝,記者媒體,新聞通稿,媒體車馬費用,接送飛機,嘉賓邀請,安排車輛,酒店入住,嘉賓臺本,甚至是盒飯,停車證等等等等無比繁瑣的事物,一場最簡單的新聞發佈會,僅僅落在電腦上的各種ppt,excel與word就有數萬字之多,更別提前期各方面的溝通與修改,確切的說,隻要客戶方面有一點點修改,便是牽一發而動全身,需要會展人員做出最及時的各方面協調,而前期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一根AV數據線在現場沒有到位,也足以使整場精心策劃好的會議砸鍋。而那時,我竟身背4個項目,與不同的客戶周旋,與數十傢vendor協調。而我甫入行,一竅不通。
  
  剛開始的項目,我幾乎做一個便砸一個。我意識到,做會展,需要有驚人的統籌力,規劃力,溝通斡旋能力,需要你反應迅速,為人強硬卻又進退有度,同時能說善寫,當然,絕對要有無窮的精力體力和腦力。而我,似乎除瞭英文還不錯,其他一無是處。
  
  我能不能撐過試用期,這是我當時唯一的想法,那時,GM經常把我叫到他的小屋裡,告訴我,XX客戶又投訴你瞭。我低頭,不知如何應對這樣的詰難。
  
  我被調組瞭,調到瞭一個新組,因為公司挖來瞭一個新的AD,據說是行業內數一數二的牛人,於是,公司決定把其他組裡的累贅編進他那一組。至少,同事們都這樣說。
  
  我至今感謝那次調組,它讓我碰到瞭一位非常好的leader,以及兩位我引為患難知交的兄弟。
  
  AD同學的辦事方式絕對的雷厲,他手上有4,5個大客戶,同時可以接下他們所有的會議和展位,並參加投標,他的脾氣非常暴躁,但決不是對你有偏見,隻是因為你跟不上他的節奏。他會將一切工作極有條理的分配給下面的AM與AE,他時常在飯桌上對我們說,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現在全公司都看著我們這個新組能不能完成今年的任務,我們不能先垮瞭。那時的組裡,氣氛前所未有的團結,因為leader,他很真。
  
  我們接瞭個大項目,上萬人的晚會,現場的每一位觀眾都是嘉賓,那是我迄今為止做過的最大的項目,一個月不到的準備時間,我們忙瘋瞭。組裡還有另外兩個AE,年齡與我相仿,最大的80年生。我們被分配瞭各自的工作,卻需要相互協調,於是我們漸漸熟識瞭起來,他倆一個在公司已經做瞭1年,另一個卻比我還新。於是,“老”人帶著新人,我們被重壓壓的喘不過氣,卻每天掙紮著往返於公司,客戶,工廠,會場,獨獨沒有回過傢,很多天,沒有。
  
  我猶記得晚會的前晚,我們搬到會場附近的酒店裡,時隔8個月,我又一次住回瞭五星級酒店,可我那時完全沒有瞭所謂“享受”的快感。脫下數天的臭衣,洗澡,然後直接去瞭會議現場,那裡的搭建還在繼續,禮品與兼職不知有沒有到位,我得去盯場。還記得前兩天,我在外地出差,住香格裡拉,碰到MSN上一同學,丫問我,哪爽呢?我回說,福州,香格裡拉。他說,爽嘛。我說,爽吊,就TM一睡覺地方,還不知是不是每天都能睡上。如此而已。
  
  我現在信奉一句話,拔苗不能助長,但壓苗卻絕對可以。那時所面對的壓力是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舉個簡單的例子,上萬名受邀賓客的名字必須反復確認並打印成桌簽,同時,還需要確認外地賓客的航班和入住信息,這已足夠讓人瘋狂,作為邀請來的嘉賓,在桌簽上,他們的名字絕對不能有一個字母的錯誤,當然,客戶的嘉賓名單還總在變動,不到晚會開始,誰又知道哪位嘉賓會臨時不來,或者臨時想來呢?而這,僅僅是屬於整場晚會最不起眼的一個小環節——嘉賓邀請所需要承擔的工作。幸好,負責這個工作的人不是我,其實,現在我還是這樣想。在這樣壓力下,我學到瞭如何操辦一臺真正的晚會的幕後流程,並瘋狂的想要將這些存在我的記憶裡。
  
  晚會結束時,我們連抱頭痛哭的力氣也沒有瞭。客戶一一上來向我們道謝,握手,歡笑。然後,我們坐在地上看著搭建工人撤場。我永遠也忘不瞭當時leader同學站在一邊發呆的樣子。
  
  經過瞭這場戰役,我漸漸入行,慢慢也可以獨立做一些小項目,似乎也沒再接到什麼投訴。在客戶面前不再緊張和膽怯,敢和他們大膽的討論並招待他們吃喝玩樂,也學會瞭和vendor們討價還價,吃拿卡要……我漸漸脫離瞭月光的窘境,開始向傢裡匯錢,並開始考慮買房買車。
  
  後來3個AE結拜瞭,分別是80,81和82年人,我是老三,共患難的感情是真的。我們一起做大項目,單獨負責的小項目上也毫無保留的提供幫助。至今我都無比慶幸,這份工作帶給我的東西,並不隻是讓我快速的成長,還有在其他任何工作中都不能帶給你的,將同事變成你的至交兄弟。直到現在。我在現在公司,有個30多萬的小活,發給“大哥”去做,他居然為瞭讓我能向客戶交個漂亮差,在成都盯瞭3周,他現在已經是AM瞭,頂著公司那邊的壓力,公司那裡認為他放著一兩百萬的活不管,跑成都去盯一個30多萬的項目,簡直不可理喻。可他說,因為那是我發給他的活,他一定得給我幹好嘍……
  
  基本上,我的經歷就到這裡瞭,今年年中,有獵頭給我打電話,讓我去我現在的這傢公司,因為有一個eventmanager的空缺,月薪16000,可以帶一個4人的team。其實,在畢業瞭三年後,接到獵頭的電話已經是傢常便飯,大部分我都會禮貌的回絕掉。但那個電話不同,因為在展覽公司時我曾經與這傢公司合作過幾次,在同類公司中或許能排在世界的top1,至少我與我的同事現在還是這樣認為的。作為我原來所在會展公司的甲方,我一直想去,甚至成為瞭我的一個夢想,因為他能讓我接觸到行業內更上層的建築,市場部門的決策層面,於是為瞭實現這個夢想,我跳槽瞭,盡管我換過很多工作,但真正意義上的,光明正大跳槽,這是唯一的一次。
  
  房子是開春時開始裝修的,現在也住進來有兩個多月瞭,還在付著按揭。車子買瞭快一年瞭,跑得不多,21000多公裡,上月剛做過保養,我喜歡越野車,可又燒不起油(北京油價太貴),於是買瞭輛小的RAV4,雙門,不實用,純用在周末有空時出去玩。
  
  我有瞭個新女朋友,在我在會展公司最累的時候,她一直陪在我身邊,像個小孩子似的,總讓我想要保護她,時間不長,才一年半,將來……不知道……
  
  現在很多人說我跋扈,我想,那是自信,這種自信是經過挫折和壓力無情的摧殘後重新發芽長成的參天大樹,不會再被輕易摧斷的東西。有些人說我陽光,陽光是因為我已無所畏懼,即使面對再大的難題,我也敢笑著對客戶說,沒問題,交給我來解決。實實在在的東西。
  
  我感謝那段不堪回首的時光,盡管現在我還是不願提起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