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生活的低處,幸福才在高處

  走進生活的低處,幸福才在高處

  文/岑桑

  李丹回到傢時,已是凌晨1點瞭。這一天是中秋節。她原本答應和老公、女兒一起過,結果,還是陪客戶喝酒吃月餅。李丹在沙發上坐下來,就在這時,臥室的門開瞭,老公趙勇從裡面走出來。

  他打瞭杯溫開水,放瞭片檸檬,遞給她。李丹捧著杯子,說:“對不起,今天沒能趕回來。這個客戶是湖南人,一個人在廣州過節……”趙勇皺起眉頭說:“你自己算算,你有多少個中秋節沒和我們過瞭。你想過我們的感受嗎?我有老婆和沒老婆有什麼區別?”

  李丹不耐煩地打斷他說:“你自己說有什麼不一樣?新房子誰買的?車子又是誰買的?憑你的工資,咱們還住80平方米的老房子呢!”

  趙勇原本隻想抱怨李丹不顧傢,沒想到卻招來她對自己能力的質疑和嘲笑。“我是想告訴你,一傢人過得好不好,活得開不開心,沒你想的需要那麼多錢!”趙勇說完,轉身回瞭房間。李丹疲憊地陷在沙發中,心裡有點兒堵。這一年,她38歲。7年前,她還是醫院裡一個年過30、升職無望的臨床護士。趙勇在一傢國企做辦公室副主任。頭銜好聽,卻掙得不多。

  李丹在事業上看不見未來,跳槽到一傢合資藥業公司,做起瞭醫藥代表。畢竟有醫院工作的背景,李丹起步順風順水。3個月後,就已月薪過萬。一年後,她升做銷售經理,收入更是直線上升。那時李丹真慶幸自己的選擇。然而錢掙得多瞭,欲望也跟著來瞭。同事背著LV包,她便也要挎上Prada。別人都開車跑業務,她就不能忍受坐地鐵,擠公交。那時她怕趙勇反對,先斬後奏,貸款買瞭一部車子。趙勇心疼她勞累,沒說什麼。可是不久,李丹參加同事小王的婚禮,看到160平方米的新房子,心裡又不平衡瞭。2008年,李丹賣掉舊房,貸款買下瞭一套高檔公寓。盡管房子變得寬敞瞭,可是每月卻多出6000塊的房貸。簽約那天,李丹對憂心忡忡的趙勇說:“別擔心,有我呢。”

  然而2008年,正逢醫改啟動。隨著基本藥物制度的實施,賣藥不再是找找熟人那樣簡單。李丹為瞭維持高額開銷,不得不拼命工作,挖掘新客戶。從此,陪客戶應酬變成傢常便飯,在傢裡吃飯成瞭偶然。

  中秋節之後,李丹和趙勇進入瞭一場前所未有的冷戰。李丹知道,是自己的口不擇言傷害瞭趙勇的自尊心。趙勇個性溫和,不會說什麼過於激烈的言辭,最大的抗議就是沉默。每天他依然會做好早餐,晚上收走她的臟衣服,但一句話也不說。13歲的女兒,成瞭他們之間的傳話筒。

  周三,李丹被公司高層約見——面對不斷下壓的利潤空間,公司提出“以跑量拽利潤”,這也就是說,需要李丹去拓展更大的市場。李丹忍不住對領導這個想當然的決定提出異議,然而就在爭論中,她突然感到胃裡一陣劇痛,竟暈瞭過去。

  李丹被診斷為急性胃潰瘍,如果再不註意,會有發展成胃癌的危險。李丹醒來時,趙勇已經趕來瞭,之前的冷漠一掃而空。他看見李丹醒過來,第一句話就是:“你終於醒瞭。我真笨,你病瞭我都不知道,還和你生氣。”

  李丹看著老公擔心又懊惱的樣子,眼淚突然抑制不住湧出來。從醫院回來,趙勇請瞭假,在傢裡照顧她,每天變著花樣地做細軟養胃的食物,女兒一放學,就會幫忙熬粥。(www.share4tw.com)李丹恍然發覺,女兒竟不知不覺間長大瞭,不但能照顧自己,還懂得關心她。而她卻一直醉心於工作與虛榮,忽略瞭女兒的成長。

  李丹出院後第七天,趙勇跟她說:“老婆,你換換工作吧。咱都是奔四的人瞭,不能再像年輕人那樣不管不顧地生活,要懂得愛惜自己。要不然,女兒沒成人,咱們先倒下瞭怎麼辦?”

  李丹咬瞭咬嘴唇說:“那……還貸怎麼辦?”“傻瓜,還有我呢。”

  李丹康復後,和公司高層協商,調離瞭業務部,做瞭相對穩定的培訓師,隻是待遇低瞭許多。好在趙勇沒有賺大錢的能力,卻有精打細算的本事。在他的精心規劃下,生活並沒有顯得如何拮據。最重要的是,離開原來那個虛榮的圈子,李丹不再需要買那些貴到離譜的奢侈品來滿足面子。她學會瞭計算生活成本,為瞭應對高油價,她每天都坐地鐵上班,車子隻會在全傢外出遊玩時開。她的身體,也因為遠離酒桌,漸漸恢復。

  李丹看著圍在自己身邊喜笑顏開的老公和女兒,感到一種久違的溫暖。她不由暗暗問自己,之前的8年,究竟得到瞭什麼,又錯過瞭什麼?也許就像趙勇說的,一傢人過得好不好,活得開不開心,和錢真的沒有那麼大的關系。生活在低處,幸福才在高處。

  • 關於幸福的優美語句
  • 關於生活幸福的句子
  • 關於傢庭幸福的句子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