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們唯一應該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

  其實,我們唯一應該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

  ——病中給親友的幾句話

  文/王科力

  從2013年4月底查出患瞭肝癌(其實去年四月份就查出來有問題,隻是我沒當回事),到5月14日做瞭腫瘤切除手術,時間已經過去瞭六個多月。這六個月裡,我沒在微博、微信、校內等各種社交媒體寫過一個字,但有幾個朋友總勸,寫點病中感悟讓我們看看吧,畢竟你的經歷比較特殊。如果說三十歲出頭就患瞭癌癥,而且是被稱為“癌中之王”的肝癌的話,這樣的經歷也確實算得上有些特殊瞭。但一則身體狀況忽好忽壞,二來我本來就是個很懶的人,想的多,動筆少,而且細想想,幾歲的孩子得白血病的,博士夫妻倒車被擠死的,母女在路邊看連環車禍又被後車撞死的,得瞭動脈栓塞沒錢治自己拿鋸截肢的,凡此種種可稱得上無妄之災的事情數不勝數,我這點遭遇實在算不得什麼。所以一直不想動筆。

  直到昨天(10月24日),我看到一句話,說這個世界上唯一值得探討的問題其實就是苦難的問題,這句話深深觸動瞭我,加上這幾天吃飯、睡眠都遇到瞭極大的困難,又咳嗽難耐,各種疼痛也逐一襲來,我倒真願意跟小夥伴們交流一下這方面的心得。

  在這之前,我要懷著無比感激的心情感謝很多人。如今已經是比較勢利的社會瞭,大傢的付出都講究回報,而且對我們這群城市的屌絲而已,賺個錢真是不容易,然而聽說我生病以後,從我供職的共識網領導周志興先生和喻杉女士,到那些和我相處一年到三年的小夥伴們,以及平時打交道並不多的兄弟部門,甚至包括已經離職很久的員工,他們的慷慨讓我震驚,平心而論,換做別的同事生病,讓我一次拿出那麼多錢,我都有點心疼。一位我素來尊敬的同事兼兄長,自己平時省吃儉用,甚至幾乎沒打過車,卻一次送來瞭一萬塊錢,其它同事隔三差五探望,看我缺什麼就想著買瞭拿來。還有我們教會裡的眾弟兄姊妹,不辭辛勞,建立7*24的守望禱告和禁食禱告,為我的疾病代禱,年長的阿姨和弟兄姊妹燉瞭雞湯魚湯,坐近兩個小時的公交車給我送來……其實我跟他們中間的很多人都不熟,甚至連名字都叫不出。有個弟兄聽我睡不好,天天晚上做公交車過來教我打形意拳。還有高中的把兄弟們和聽說瞭的大學同學校友,千裡迢迢跑來看我,為我湊瞭很多捐助。如果沒有這些人的幫助,我早就在北京呆不下去瞭,肯定已經回到瞭老傢的破屋裡淒涼面壁瞭。還有很多學者,像李凡老師,張守東和周青風老師,柳紅和朱嘉明老師,李傢振老師,許章潤老師,高全喜老師,聽說以後,專門到傢裡看我,為我傳遞正能量,還有很多老師發來短信鼓勵祝福我,其實我跟這些老師也僅有一面或幾面之緣,聽到他們的鼓勵,我真是受寵若驚。在這裡一並感謝我的父母,我的傢人,感謝我的嶽父嶽母,更感謝妻子不辭辛勞的付出和不離不棄的愛。這些感動,我都已經放在瞭心裡。

  語言是那麼蒼白,我甚至不知道怎麼說感謝。這種隻有付出很可能沒有回報的愛,至今仍激勵著我。它讓我相信,我們的造物主所造的世界本是善的,“看著一切都是好的”.祂愛我們,也把愛心放在瞭每個人的心裡,這讓我覺得世界仍有它溫情、可愛、良善的一面,並非如我們看到的盡是苦難和不公。而當你被愛包圍的時候,死亡又算什麼呢?陰間的權勢又在哪裡呢?

  患病之初,很多好友都惋惜萬分,說科力這麼的好人怎麼會得癌癥呢?同時安慰我,好人有好報,放心吧,會好起來的。我當然知道大傢的好意,是想安慰我,減輕我的擔憂,重建對未來的信心。我當然不敢稱自己是好人,隻是跟大傢一樣,隻想過普通人的生活,既不使詭計讓別人吃虧,也盡量保持跟人交往的平衡,所謂的禮尚往來。

  可我也知道,所謂好人有好報,惡人有惡報,不過是有意無意的自欺欺人。隻有稍微留意周圍,看看這個世界的運行,我們便清楚地知道,事情壓根就不是這麼回事。歷代的道德傢、尤其是擔負社會教化的那部分人,會不厭其煩地告訴受苦受難的百姓,不要抱怨生活的不公,不要羨慕惡人的暫時得逞,因為,正義必定戰勝邪惡,好人最終必定穩如泰山,而惡人將如粃糠被吹散。這樣的道德佈道很管用,安慰瞭成千上萬個掙紮在苦痛中的人們。然而早在3000多年前(也許更早),一個叫約伯的人就毫不留情地揭穿瞭這一謊言,他說,我看到有人一生所做的盡都順遂,而有人至死心中痛苦,終身未嘗富樂的滋味,他們卻一樣被埋在塵土裡,身體被蟲子所覆蓋。他更直接地說,我看到惡人發旺,他們的孩子歡然奔路,享盡高壽而亡。

  這恰恰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真實寫照,我們所痛罵的那些領導人,幾乎各個足享高壽,而那些老實巴交,隻想靠雙手掙口飯吃的人,卻被秤錘打死。

  死沒什麼可怕的,得知患瞭癌癥之後,我的恐懼大概持續瞭30秒鐘。然而上帝早已把平安放到瞭我的心裡,愛裡沒有懼怕。於我而言,在工作、交友、婚姻中尤其如此。上帝不會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他愛我們,不管我們有病沒病。

  其實我們都知道,我們恐懼的不是病毒,不是疾病,甚至不是死亡,我們恐懼的是被孤立,被遺棄,我們恐懼的是被別人看作我是一個被咒詛的人。其實,我們唯一應該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愛裡沒有懼怕,靠著愛,我們能勝過疾病的咒詛,能勝過恐懼的權勢!

  最後想說,不要對離別太過悲傷,也不要對生命太多沮喪,因為我們對生命一無所知;更不要對上帝太早失望,因為我們對上帝的旨意還知之太少。

  病中思維顛三倒四,言語混亂,望見諒。

  1. 不論是我,還是你們,都要好好活著
  2. 到癌癥診室坐一坐
  3. 十八歲患癌女生:癌痛到底有多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