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讓人緘默與流淚的時刻_人生感悟

  那些讓人緘默與流淚的時刻

  文/陳曉輝·逆楓

  

  那是一位瘦弱的老人,衣衫襤褸,戴著一頂舊帽子,抱著懷中的小狗,蜷縮在一個大型超市外的墻角裡,風一吹,身體就瑟瑟發抖。在他那眉頭緊鎖的臉上,分明可見歲月侵蝕與雕刻的痕跡。

  或許,有人會覺得他是一位乞討者,或是被傢人遺棄,或是外地流浪者。其實都不是。他的奇怪與困苦,引起瞭當地報社記者的關註,在記者的詢問下,才知——

  他叫李金缽,1937年生人,現年75歲,沈陽人,曾在一所小學當過體育老師,1966年他去瞭黑龍江、大連,1976年回到沈陽,他的戶口檔案就找不到瞭,傢中房子也被夷為平地,因此現在一直沒有低保。老人的父母早已過世,他也一直未婚。由於沒有工作,他曾倒過糧票、佈票、車票,住在火車站附近,如今年邁,隻好以撿破爛為生,露宿街頭。

  但是,他從不伸手向路人要錢,也不偷、不搶、不騙,平時以撿破爛為生,收入很少,食物來源就是路邊垃圾箱裡的剩飯剩菜,有時在街邊燒點火把涼飯涼菜熱一熱就吃瞭。

  春節,本應該是全傢團聚、歡慶無比的日子,可是,於他而言,卻是最孤獨、困難的時期。因為,過年飯店都要關店休息一周,這就等於斷瞭他的食物來源,垃圾箱裡難以找到殘羹剩飯。如此,這樣喜慶的日子裡,他得挨餓。一個人默默流著眼淚,在寒風與饑餓中,看著這個世界的歌舞升平。

  所有這一切,於他已然是不幸,但更不幸的是,因為年邁,天天受風雨侵襲,殘羹剩飯沒有營養,他現已疾病纏身,患哮喘和皮膚潰爛癥,平時隻能靠藥物維持。可是,他靠撿垃圾所得的積蓄,哪能支付昂貴的藥物開銷。隻能一粒藥掰成兩半,原本一天服用一次,他換成一周一次,為的就是能節省藥物,節省那賴以生存的一兩百塊錢。

  最後,當記者問他現在最大的願望是什麼,他抽著旱煙,嘆氣說,唉,現在最想有一個可以讓我抵禦風寒的住所,然後安靜地度過晚年,不必再為生命如此隱忍與掙紮。

  這樣的回答,讓我沉默無言,繼而淚流滿面。

  

  他叫張英璽,今年79歲,本來和妻子恩愛無比,生活幸福。可是,2003年的春節,他相濡以沫的老伴被確診患老年癡呆癥,對一切都無動於衷,生活不能自理。

  從那之後,他便開始瞭照顧老伴、風雨奔波的日子。他每天要給老伴梳頭、洗臉、換洗尿佈;一日6餐、4杯水、一次藥,都要用小勺來喂,一天近600多勺,如此日復一日,一做便是10年。

  10年的歲月,花謝花開幾載,侵蝕瞭多少人的夢想與熱情,可是,於這位質樸敦厚的老人而言,十年如一日,對老伴依然不離不棄。

  可是,誰又曾知,他每天清晨起來,對著鏡子洗臉,也會默默流淚,然後,心裡默念無數次“加油”“堅持”,靠著如此的信念和對妻子的深情厚誼,他堅持瞭下來。

  醫生說,即便是老年癡呆癥患者,也需要出去透風,提提精神的。為瞭遵循醫生的建議,他每天都帶她下樓散心。他傢住二樓,他得先把輪椅搬到樓底下,然後再上樓,把妻子抱下去。這一上一下,他已然累得氣喘籲籲。而且,現在79歲高齡的他,在抱自己的老伴時,分明感覺到瞭吃力。

  他仔細琢磨,決定自造一部電梯,這樣便可輕松推老伴下樓散心。他設計瞭草圖,大兒子幫他買來瞭電機,二兒子請來瞭懂機械的幫手,用瞭兩天時間就把電梯造好瞭。如今,不管春夏秋冬,隻要不下雨下雪,他每天都坐電梯帶他心愛的人下樓散散心。哪怕她一點都感覺不到他對她的愛,他也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還有件事令人難忘,老人的床頭一直掛著他倆的結婚照,上面還寫著一行字,格外醒目:

  相伴到永遠!

  一行字,濡濕瞭我們的眼。

  

  他叫鄧賢國,今年66歲,是成都市一名普通的環衛工人。

  可是,他與其他環衛工人不同,別人都可以很順手地一手握掃把,一手握簸箕,然後將垃圾掃入簸箕內倒掉,如此反復。可是他在打掃時,卻一定要依靠一根拐杖——他把拐杖夾在左胳肢窩,騰出左手把簸箕挪到垃圾旁,右手將垃圾掃進簸箕,再把簸箕換到右手,左手拄拐走向垃圾桶……

  是的,他是一名獨腿環衛工人。他每天要將這樣的打掃動作重復上千次。

  47年前,19歲的他在工地幹活時,從腳手架上摔下,左腿膝蓋以下被截肢。3年前,不甘於白吃白喝的他來到新都,成為一名環衛工人,每天與掃帚、簸箕為伴,穿行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上,那根木制拐杖,就是他最好的工作夥伴。

  從那以後,每天下午3點多,新都大豐鎮的街頭,人們就會看到這樣的一幕:一個橘黃色的身影正彎著腰,努力撿起馬路上的什麼東西。走近一看,一位左腿殘疾的環衛工人正試圖撿起一個煙頭。他小心翼翼地站起來後,拄著拐杖,走向最近的一個垃圾桶,空蕩蕩的左褲腿隨風晃蕩……

  總是會有路人被他的堅持與不屈感動,上前幫忙打掃,或者和他合影,詢問有關他的故事。如此,他負責打掃的大天路路段,經常會出現路人和他一起撿拾垃圾的情景。很多時候他拒絕路人的幫忙,笑著說,你們都幫我做瞭,我就又成為一個廢人瞭。工作有小有大,打掃馬路,於我而言,就是我的全部世界,我不允許你們搶我的飯碗呀……

  一席話,逗得路人都笑瞭。

  這3年來,馬路附近很多居民和商傢都親眼目睹他拄著拐杖,把大天路打掃得幹幹凈凈。作為回報,他們不再隨手把垃圾丟在路邊綠化帶裡,也會教育孩子,要把零食袋子扔進垃圾桶。“掉一點垃圾,他就拄著拐杖跟在你後面撿,怎麼好意思亂丟啊。”一位擺攤的小販說。

  有人問他,你也有妻子兒女,可以在傢享清福,況且走路不方便,為何一定要到這裡來做環衛工人呢?這不是難為自己嗎?面對詢問,臉上已經遍佈滄桑的老鄧,總是笑著說:一個人自食其力養活自己,那才算是真本事。沒有一條腿不算什麼,之前中央電視臺還播過一條腿的人打籃球的事,他們行,我也能行。我不能辜負社會賦予我努力的權利,隻要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那麼,我的世界就是快樂的、幸福的。

  這樣的回答,溫暖瞭無數人的心。隻是,在心生感動的同時,我們捫心自問,生活賦予我們的權利,我們都很好地把握和履行瞭嗎?

  的確,倘若有一顆如鄧賢國一般豁達與堅忍的心,人生之中的漫漫雨季又有何患呢?

  1. 愛上你是一種流淚的幸福
  2. 那些,藏在冬天裡的溫暖
  3. 那些想起來就開心的30個美好瞬間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