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真實的自己,不要過分在意他人的眼光

  做最真實的自己,不要過分在意他人的眼光

  你還記得你剛上大學時的期盼是什麼嗎?當我父母踏上回傢的路,留我一個人在諾大的校園時,我隻期盼能向高年級學生一樣從容,就這樣簡單。可事實上是,無論我覺得自己已經多麼的成熟,在我剛進入校園時,我仍時時刻刻地想著:我是新生,我對這裡一無所知。和學長學姐們比起來,我帶著明顯的孩子氣。

  我走在去宿舍的路上,覺得路上的每一個人都在打量我並悄悄地說:看那個新生,多不知所措!我心裡隻有一個念頭就是:快點回宿舍,不要出什麼岔子。這麼想著、走著,身上的每一塊肌肉都緊繃著,手裡緊緊的抓著大學地圖,我用瞭一個下午的時間來尋找我以後要上課的所有教室,我不願問路,我想做出一種對學校瞭如指掌的姿態。

  當我走過學校操場的時候,我下意識地瞥瞭一眼,我看見一個學校足球隊的隊員在操場上跑著,健壯的肌肉,成熟的氣質,自信的光芒。這都讓我自愧不如而又難過甚至焦急。我是個新生,似乎一無是處。

  就是在那一個下午,大學的第一節課,我順利的找到瞭我的教室,另一個問題又來瞭,我該坐在哪?新生手冊上建議我們坐在第一排,講桌附近的位置,因為這樣我們可以向講師教授展示我們的才智、知識和活力。經過考慮,我選擇瞭第一排最靠邊的位置。是的,我的確是在最顯眼的位置,但卻幾乎在老師的註意盲點,我怕被老師叫起來回答我無法回答的問題。

  我打開瞭嶄新的《美國文學選》課本,然後老師走瞭進來,一個慈祥溫和的老教授。“歡迎大傢來到生物101班。”教授開始上課。一滴冷汗從我的背後冒出來,順著脊背流下去。我急忙翻出課表,教室沒錯,但我走錯瞭樓。現在該怎麼辦?起身離開?教授會不會生氣地叫住我?我絕不願意舉手,在眾目睽睽下說我是個笨笨的新生,走錯瞭教室。我決定留下,假設自己是一名生物專業的學生,我拼命地記筆記,低聲咒罵著自己的愚蠢。我甚至覺得滿墻蛇的標本都在暗示我有多傻。

  終於堅持到瞭下課,我的胃和緊張的神經都急需食物的安慰。我跑到自助餐廳,把托盤放滿瞭三明治,然後向沙拉走去。突然,我被地下的一攤番茄醬滑倒瞭,我努力地想讓自己保持直立,但我完全做不到。當我的屁股著地的時候,托盤裡的食物也灑在瞭我的身上。過去的那些事像走馬燈一樣掠過眼前,而最後一個畫面就是尷尬的大學第一課。我坐在地上,腦子一片空白,不過我還在奢望沒有人能註意到我,但整個餐廳的人都站瞭起來,笑甚至拍手,我想我永遠忘不瞭那一幕。之後,我穿著濕透瞭的衣服,收拾瞭地上的殘局,然後偷偷溜瞭出去,我不敢也不願回頭再看一眼。

  接下來的三天,我不敢去那個我跌倒過的食堂,怕別人認出我,笑話我,我伴著丟臉、羞恥的回憶吃著垃圾食品。

  第四天,我終於再也無法忍受這些煎炸、多油的食物瞭。也許三天已經足夠讓大傢忘記在食堂跌倒的我瞭。我到瞭食堂門口,我走過擺放食物的臺子,拿瞭簡單的食品,用腳尖點著地,輕輕地向桌邊走去。突然我聽到瞭一陣熟悉的響動,我抬起一直低著的頭,看見一個可憐的人正在經歷我的噩夢,他倒在地上,艱難地爬起來時,胸前還掛著幾根意大利面條。他抬起頭,我看清這個可憐的人,正是我之前看到的那個自信陽光的足球隊員!大傢都哄笑著,我卻充滿同情,這樣一個看似完美的人居然也會攤上這種事!我以為他會像我一樣偷偷溜走,但他把手舉過頭頂,做瞭一個勝利的手勢,並咧著嘴笑著,然後他拿起另一個托盤重新挑選食物。那時,我突然意識到,我不過是惡意地解讀瞭一個對別人來說的歡樂時刻,也許這裡的人也都曾經有過這樣的丟臉時刻,是我過於在意別人的看法瞭。

  其實,誰會在意你是不是掉瞭一個托盤,頂多一笑而過,誰會在意你上課坐在瞭哪裡,甚至是出現在瞭不該出現的課上?沒有人。因為這就是大學,一個隨心所欲做自己的地方,我們上的不是表演班,我們不用每天都演出一個絕不會遭到別人議論嘲笑的自己。我就是我,我隻做自己。

  當今微博、空間等社交工具正在興起。逛瞭一遍朋友圈,感覺大傢都過的很精彩,都經歷著許多,卻我卻並不淡然,因為人人都好像在很努力地過給別人看,這也是社交工具的詬病吧。我們用發狀態不斷修正著別人對我們的看法、印象。為什麼不能單純的做自己呢?

  生命是自己的,生活也是自己的。人是活給自己看的,做最真實的自己。

  1. 人生別太在意完美
  2. 其實,大多數人並不在意你
  3. 認清自己的名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