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走的人生

  被偷走的人生

  一場面試,我和同學喬偶遇,聽說瞭她的經歷。

  我們高中同班,高考時,喬因數分之差與大學絕緣。接下來兩年,她就讀於本市最著名中學的復讀班,一考再考,終於在第三次沖擊時,過瞭本科線十多分。令人遺憾的是,填報志願時,喬出瞭些差錯。

  領到錄取通知書,她大吃一驚,卻已無力挽回——她被省內一所師范專科院校錄取,雖然是她喜歡的英語專業,但本科分數上瞭大專,她心有不甘,“是一路哭著去上學的”.

  那天的面試,喬發揮得不好。自我介紹罷,招聘方提問,為何簡歷中沒有專業四級證書的復印件?她吞吐著,略帶羞慚:“沒過”,招聘的主考官眉毛一揚,揚得是個應聘者都會感到挫敗。

  十五分鐘的試講,喬緊張得口誤瞭幾次。說到一個知識點,她先陳述,過瞭幾秒,又推翻之前的說法。不用等最後結果,看主考官的表情,喬就知道這次應聘沒戲,但她說:“全都是本科生,我一個大專生,本來也不抱什麼希望。”

  未待全場招聘完,她便走瞭,“都怪那年……如果不是……”我和周圍好幾個旁聽她遭遇的人目送她,並由衷地為她曾錯失的感到惋惜。

  輾轉,我從別人那裡得知她的消息。

  原來,“一路哭著去上學”後,喬用瞭很長時間才恢復平靜,確切地說,從未平靜;一開始,在師專,她因是第一名進校而備受關註,但失望、憤怒及“為什麼是我”的想不通,讓她傾訴成癮,向同學、師長,在飯館、酒吧。

  許是找到發泄渠道,更許是發現自己新的“閃光點”,漸漸地,人們更多見她在飯局,而不是課堂,“她是我見過酒量最大的女生”,“別人”說,“喬一個人能喝六個‘小二’,打通關打得男生全趴下”.

  學習近乎放棄,“看到專業書,就會想,我原本該待的地方不是這兒”,喬總這麼說。有人勸她通過考研改變命運,被她發火頂回去,大專得工作兩年才能考。而“如果不是……我就能……”總之,關於學業,自那年夏天被強行打瞭折後,喬就自動按瞭停止鍵。

  我想起喬,在若幹年後。

  老鄰居來訪,提及不成器的兒子,東。

  小時候,東是我們同情並艷羨的對象,幼時一場高燒的延誤治療,他失去瞭健康的左腿,於是,父母給瞭他諸多同齡人所沒有的特權:零花錢最多,分數要求很低,無緣無故發脾氣不被責罰,反倒會被一直哄到開心……

  而今,東已過而立之年,尚在傢啃老。

  做父母的不是沒為他想過出路,可讓他學電器修理,他半途而廢;為他開瞭個小書店,一周總有三四天不開張——他要打麻將、玩遊戲、睡懶覺、見朋友。

  “從小可憐他不像別的孩子”,老鄰居嘆息,“寵著他、慣著他,倒把他弄成瞭老大難。”“都怪我這條腿”,一不順,東就發火,最近一次發火,是戀愛受挫,於是,他逼父母出更多的錢,買更大的房,“就不會有人嫌棄我的腿”.

  多年來,那條腿誠然是東的遭遇,也早成瞭他的借口。他的人生被腿偷走,腿是他偷懶的理由。他躲在裡面,所有的失敗、不得志、不努力都變得情有可原,一如喬的學歷事件,從此可以正當而悲情地裹足不前。

  我將此意委婉地向老鄰居表達。“是啊,如果不是東的腿,我就能像對正常孩子一樣嚴格要求他。”“都怪他小時候發燒,我們疏於照顧……”老鄰居又從頭說起,不知不覺他在重復喬和東的思維。

  那些遭遇,值得同情,確實不公,可那些遭遇,一樣有它們的遭遇吧——人們借題發揮、偷換概念,將所有錯誤歸結於它,不負責、不承擔,哪怕自己改寫瞭自己的命運。

  1. 願我們有一個不辜負的人生
  2. 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3. 專註的人生,才是真正的成熟
  4. 尼克·胡哲:沒有四肢的人生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