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隻是輸給瞭自己的不妥協_人生感悟

  你隻是輸給瞭自己的不妥協

  “想結婚的就去結婚,想單身的就單身,反正到最後你們都會後悔。”這句話的殺傷力在於,看似自由的選擇,最終總迫於無奈。

  那個冷靜的旁觀者呢?她正在等待,一種不做出任何決定的靜止狀態。有時候,這種狀態可能糾結膠著,卻在回首時發覺它的美好。因為你有無限的可能,因為你不必進退。

  等待,我們都曾有過,不知結局,去留兩難,它會讓身在其間的人備受折磨。可你無法回避,不能跨越,作為某一階段的關鍵詞,它視若無人地頑固存在。

  你打電話約他,提前好幾天,而到瞭約定的那天,他突然說,我先去見幾個朋友。第二次,你再約,他既不拒絕,也不確定時間。第三次,他答應瞭,卻告訴你他得先去參加一個活動……在他的日程安排裡,你總是處於“等待中”.

  不錯,具體事件中的等待,和人們所說的“某個階段”的狀態並不相同。可當這樣的“等”讓你委屈憤怒時,就足以說明你的境遇。

  是的,你隻是別人的備選,對方既不想放手,也不會努力爭取,貌似將選擇的主動權交到瞭你手裡。而你之所以糾纏其間,亦是不願絕然轉身,從此離去。

  介意換女朋友嗎?介意。介意多個女朋友嗎?不介意。然後,這個“多”的女友成瞭新娘。呵呵,你可以當它是笑話,可很多的情感故事,恰恰是“備選”成瞭最終的選擇。

  並非一開始就能認定誰是誰的唯一——況且,這世間的“唯一”如此稀缺。有時候,選你或者選她,走這條路或者那條,不是深思熟慮,早有定論,很可能隻是偶然間,一念之差。就像今晚,你見到的是他而非別人;就像從前,他在志得意滿的時候遇到你,而在孤單的時候遇到她。

  在無法確定自己或者別人的選擇之時,你能做的恐怕隻有等待。所謂的時間自會告訴你結果,不是因為時間是智者,而是它像濾網,過濾掉那些並不重要的細枝末節,讓真正重要的東西沉積下來。有些人和事,慢慢地,你就不會那麼介懷。遺忘大抵就是如此,不是真的忘記瞭某個人,而是他的存在,不再能幹擾你的生活。

  等待的冷酷,不在於它可能給你一個並不想要的結果,而是你原先視若珍寶的東西,突然變得無足輕重。你會覺得,曾經的癡迷是如此可笑,進而懷疑當初的執著到底有沒有意義?

  真正能被接受的,隻是我們想要的愛的方式,而不是對方想給予的。隔著西餐廳的落地玻璃窗,你突然瞥見他們低語著緩步走過。他沒有像你所希望的那樣步履從容,那件襯衫,也不是你喜歡的顏色。是啊,曾經的他依然是他,不是你想要的那個樣子。而站在他身邊的那個人,毫無怨言地接受瞭這一切。

  真的沒有對錯,每個人對愛的理解不同。你對面,那個嬌小的女孩子,將雙份牛排切好,遞給體重明顯超標的男友,很幸福地看著他大快朵頤,你真的不知道,縱容他的胃口和限制他的體重,哪一個才算愛?

  有時候,決定權不在你的手裡,衡量的標準是對方願意接受什麼。他選擇的,是他想要的那種愛。不糾正他走路的姿勢,不挑剔他的品位,不去找出他文章中的缺陷,而是贊嘆他的文采,哪怕並不真的懂呢,隻要表達滔滔敬仰就足夠。

  而你想要的,是和他比肩而立,作為一個才情相配的伴侶,和他一起走在臺前。你可以一眼看出品質的優劣,你不會不加判斷地盲目崇拜,你不甘心以“某夫人”的名義站在幕後,你對那些虛情和假意一目瞭然。你要心意相投,貌似低調的背後,其實是驕傲和不屑——不爭,不強求,不妥協。

  如此,你也就很難滿足對方的要求,以他所要的方式愛他。適應他的虛榮,包容他的自私,接受他的怯懦,對他的怠慢不以為意——在他的人生列表裡,隻要有你的存在,不在意位居何處,也不介意還有其他選項。

  如果你情願自己掙高級定制,靠才幹當高管而不指望別人給你安排工作,無法經年累月親手烹羹湯,講究細節絕不容忍內衣有破洞,也就不要責怪別人選擇勤儉質樸甘心平淡的她。

  不必憤怒,你並非輸給瞭某個人,而是“輸”給瞭自己的不妥協。接受不瞭別人的壞,也就享受不瞭別人的好。你確實“真心真意地等過”,等待的過程,並非為瞭他人做抉擇,而是弄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又能給別人什麼。

  有人願意為愛而放棄自尊,有人寧願孤獨也要保全自我。我們對彼此的認知並不相同,不然,也不會說:你若懂我,該有多好。要對方以我們想要的方式去愛,同樣,我們也需要考慮,能否給對方所要。有些時候,給不瞭你,或者給不瞭他,並不是失敗,隻要你真的知道,哪些對你而言無法放棄。

  1. 金寶啟:輸得起是一種錘煉
  2. 我可以輸,但我絕不放棄
  3. 閑聊你就輸瞭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