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一場場苦痛的奔赴

  人生就是一場場苦痛的奔赴

  文/司艷平

  楊絳說,人生實苦。這是關於生命,關於人生最直白,最淺顯的註解。降生的客觀因素無法選擇,或者會降生在窮鄉僻壤,或者會伴隨窘迫不堪,稍微長大,為瞭擺脫這樣的處境,不得不付出成千上倍的努力,努力的過程便是苦痛的折磨;有時降生的客觀條件優越,卻在主觀上有瞭苦痛的牽絆。比如自己的身體,比如行走到一半征程,遇到瞭重大變故。又有誰的一生會順風順水,暢快自如呢?人生就是一場場苦痛的奔赴啊!奔赴與命運抗爭的苦痛,奔赴潑灑汗水付出的苦痛,也奔赴疾病帶來的無法回避的苦痛。人生實苦,人生實苦啊!

  史鐵生在《好運設計》中說,在設計中不要痛苦是不大可能瞭,那就使痛苦盡量小些,小到什麼程度並沒有客觀的尺度,總歸小到你能不斷地把它消滅就行瞭。既然苦痛不可避免,無法逃脫,那就隻有面對,接受,然後化解。這其間能丈量生命距離的,就是過程。人生就是一段段痛苦的過程綴接而成,我們品味生命的意義,品味人生的價值,其實就是在給生命過程最完美的解釋。於是,史鐵生在一番痛苦的掙紮思索後,得出這樣的瞭悟:生命的意義就在於你能創造這過程的美好和精彩,生命的價值就在於你能夠鎮靜而又激動地欣賞這過程的美麗與悲壯。美麗與悲壯便是生命高貴的另外一種彰顯。

  人生像極瞭一場大雪,起初飛揚美麗,繼而泥濘狼藉遍地污濁,而正是堅忍的跋涉,才成就瞭人生的高貴與尊嚴。董一菲老師說,她喜歡極瞭這個譬喻,當讀到這個比喻時,內心深深觸碰,繼而猛醒。人生的風景不可能總是芬芳絢麗,鮮花綻放,很多時候,人生的風景是在荒原上兀自搖擺的枯草,在風雨中瑟縮,也在風雨中昂揚。

  人生的路途總是平平仄仄,這是宇宙中恒久不變的定數。既然人生已經如此,已經這樣,那麼,接下來,便是看我們以怎樣的態度去回擊它,以怎樣的招數去打敗它?



  最愛蘇東坡,流淚的歡笑是我讀蘇東坡的最大感受。蘇東坡的遭遇讓人嘆惋深深,可是,當你想要尋找言辭去安慰他的時候,他已經在最快,最短的時間內將自我放好。他昂揚著生命陽光的大旗,奔赴一場又一場的人生苦難。與其說他樂天,不如說他睿智,人最大的睿智便是時時處處知道自己需要什麼,知道自己最應該做的是什麼。人的一生隻會遇到一個對手,那就是自己。智者總是在安頓自我,超越自我中瞭悟人生,成就人生。

  可是,這樣的瞭悟不是在狹隘的世界裡舔舐傷口。狹隘看似無私,實際是一種大私。沒有誰會高明到無所不知,也沒有誰會強大到無所不能,適當地妥協,適當地退後,適當地訴求,都是讓自己安頓的方式。即使蘇東坡,也常常在抱怨中發泄自己啊,牢騷,牢騷,傾訴,傾訴,讓別人來幫幫自己,打開這樣的豁口,生命的感覺會訇然中開。

  面對人生苦痛的奔赴,我多麼希望,上帝能為苦痛的人打開一扇明亮的窗子,然後讓所有愛他的人都找到愛他的方式!

  1. 人生就是一次無法重復的選擇
  2. 人生就是不斷地選擇
  3. 人生就是一場修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