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別人眼中發現自己的美_人生感悟

  在別人眼中發現自己的美
  
  在電影《與瑪格麗塔的午後》中,大塊頭沙茨·勒曼是一個有閱讀障礙的普通勞動者,不普通的是,他懂得聽從自己的心,隻做自己喜歡做的:打零工,種花,賣自己花園裡種的菜,每天中午到公園的長凳上坐著吃午飯同時看鴿子。有時候在咖啡館裡和朋友們打打牌,遇到誰有傷心事,就會去安撫對方。因為天真,因為不諳世事,因為文化程度不高,安慰人的時候常常鬧些讓人哭笑不得的笑話。雖然已經癡呆的媽媽不是把他當空氣,就是對他大喊大叫,但他是個負責任的兒子,孝順,負責,買瞭個房車,一直住在媽媽的附近。晚上吃完飯後就用木頭刻小鳥,邊刻邊自言自語。
  
  他是一個私生子,媽媽一直把他當替罪羊。兒時受的創傷即使在他50歲時也仍然印象深刻,不斷以閃回的方式重現。因為不會回答問題而被老師稱作“傻子”,因為有閱讀障礙而在班上被老師嘲笑,還有因為失手打翻一杯牛奶而被媽媽當眾侮辱為“隻會吃喝的臟兮兮的怪物”。
  
  他小時候最想做的是教堂彩色玻璃的制造者,卻被媽媽嘲笑:哼,那算什麼工作!
  
  “媽媽對我漠不關心,她把我當作透明人。在她眼裡,我什麼都不是。”他周圍的人都把他當作一個雖然善良但是弱智的人,他也認為自己一無是處,以至於女友想要和他生一個孩子,他說:“我能夠給孩子什麼呢?三個字連在一起我就念不出來瞭,我是一個廢物。我能給孩子什麼呢?”
  
  他是如此的自卑,媽媽的拒絕和否認使他一直被自己存在的意義所困擾,在內心中他是那樣渴望自己的存在有價值。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瞭95歲的瑪格麗塔。這個曾經參與世衛組織援非項目的科學工作者,現在常常到公園裡邊曬太陽邊讀書。他們相遇時,勒曼正在公園裡一如既往地看鴿子。老人滿頭銀絲,白底紫花連衣裙上罩著一件淡粉色的毛衫,他們先是談論鴿子,然後談到描述城市鴿子的小說片段,再然後,每次見面時,老人開始為勒曼朗讀小說。
  
  勒曼有非同尋常的聽力,他不僅有很好的聽覺記憶力,而且能夠非常形象地從文字想象實景。就這樣,她的緩緩朗讀,她的耐心傾聽,她的及時鼓勵與安慰,她對勒曼早年創傷善解人意的即刻回應,漸漸安撫瞭勒曼內心裡的那個一直十分憂傷的小男孩,並且激活瞭勒曼沉睡多年的潛能。他不僅可以把從書中學習到的東西自如地運用於生活,而且還學會瞭閱讀。這令朋友刮目相看,他自己也看到瞭一個更美的自己,那個他多年來渴望成為的自己——有知識,被尊重,有價值和存在的意義。
  
  心理學中有一個“依戀理論”,說的是一個人早年時的重要他人,通常是指養育孩子的父母或者替代父母,會對人的一生產生重要影響。如果一個孩子的重要他人給予這個孩子無條件的積極關註,關心他、信任他、鼓勵他、支持他,那麼這個孩子就會形成良好的自我感覺,會有開朗、積極、自信的性格,並且敢於探索外部世界。如果一個孩子的重要他人漠視這個孩子的存在——如電影中勒曼的媽媽之於他,那麼這個孩子就會變得自卑,對自己的價值一無所知,嚴重的甚至會認為自己一無是處。在以後的日子裡,他們也可能會遇到瑪格麗塔這樣的人,一個鄰居傢的長輩、一個老師,他們的存在感和意義感才會被喚醒。
  
  其實勒曼生活中還有一個真懂他的人,那就是他的女朋友,她不止一次對勒曼說“我很幸運,我能夠遇到你”,在勒曼說“我能給孩子什麼呢”的時候,她非常溫柔但堅定地說:“你能夠給他愛啊。”
  
  但是,勒曼幼時的創傷實在太深瞭,以至於女朋友一個人的認可與欣賞不足以讓他擺脫自卑。
  
  這個故事還有一個非常戲劇化的情節:勒曼的媽媽去世後,律師告訴他媽媽給他留下一棟房子——那個他一直以為是媽媽租的房子,其實媽媽已經在幾年前為他買下瞭。勒曼百思不得其解:“你能想象嗎,她不看我一眼,也從來不和我說話,都這麼多年瞭,居然為我攢錢,隻為瞭我,你能理解嗎?”同時留下的,還有他嬰兒時用過的奶嘴,小衣服甚至他的臍帶!原來媽媽是愛他的,隻是幾乎沒有用他能夠懂的方式來表達。
  
  一個人能在別人的眼中看到自己的美,是一件美好的事,然而更美好的是,他能夠對自己的美懷有與生俱來的自信。而這需要他自幼就擁有一個無條件接納自己的重要他人,如果未曾擁有,那麼至少他可以先學習做自己的重要他人:信任自己、關心自己,努力去做做自己的好朋友。

  1. 發現自己的興趣與激情
  2. 你需要繼續走,發現一條更寬闊的路
  3. 贏的訣竅:發現破綻,避免失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