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被這個世界改變瞭太多_人生感悟

  我們被這個世界改變瞭太多
  
  文/留幾手
  
  那天某網站的編輯給我送點東西過來,一個女孩大老遠跑過來又正好趕上飯點,我就順便請她吃頓晚飯。挺樸素一個女孩,說說笑笑半個小時就吃差不多瞭。結賬的時候,她挺認真的看著我問:“哥,剩下的菜我能打包麼?”
  
  我一愣,問:“打包剩菜幹啥啊?你喜歡吃啥,我再給你買點唄。”
  
  她:“不用,不用,這不我男朋友還沒吃飯呢麼。”
  
  在外面吃飯還能想到自己男朋友,這麼質樸的女孩現在不多瞭,我:“你管他幹啥啊,讓他自己吃唄。”
  
  她:“今天這不好幾個菜都沒怎麼吃麼,挺好的,就當改善夥食瞭唄。”
  
  我:“……你真是夠意思。”聽著這話,真有點感動。
  
  她繼續說道:“哎,那咋辦呢,在外面打拼不容易,倆人就得相依為命嘛。”
  
  送走這個編輯後,我不禁思考起來,我認識多少女孩,畢瞭業之後從小城鎮來到北京,在高檔的辦公樓裡坐著白領的工作,不能再是大學時穿運動服背書包的樣子瞭,要盡快融入到新的環境。她們接受能力適應能力非常之強,不過兩三年的時間,就完全看不出曾經的樣子瞭。精致的妝容,拎著LV的手包,拿著iphone,各種名牌堆砌在身上,也學會抽煙喝酒逛夜店瞭,談笑間都是最時尚最潮的話題,夾雜著英文日文京片子,一股濃濃國際大都會精英范兒。
  
  光鮮的往往是表面上的東西,真實場景也許是這樣的:在散場之後,她們打車回到合租的老公房裡,躡手躡腳的鉆回自己的房間,地上橫七豎八的鞋,沙發是堆滿換洗的衣服,桌子上還有吃剩盒飯的泡沫盒子,疲憊瞭一天的女孩隨手把包往床上一扔,衣服不脫妝不卸在床上刨個坑,呼呼就睡瞭。即使工資不高,生活很艱苦,但是也要把自己偽裝的和周圍的人一樣,至少看起來不能比別人差。
  
  我有次在一個聚會上和一個女孩聊瞭半天,叼著煙卷一口京片子,我以為她是北京人呢,後來一問才知道是我老鄉。
  
  我問她:“你來北京多久瞭?北京話說這麼溜?”
  
  她:“一年多。”
  
  我:“……”
  
  她:“哎,哥,這都是沒辦法啊。我跟你講,我原來不抽煙,工作做的比別人差點,後來才知道,那些資深的老員工在聊創意的時候都是在陽臺上邊吸煙邊談的,你說我能在旁邊幹杵著麼?同樣啊,說北京話,客戶對你的信任度就高,你要整一口方言試一試,嘖嘖。”
  
  這真是一個再普遍不過的現象瞭,要想融入周圍,有時候就必須要改變自己,這種改變不單單體現在語言、打扮、行為習慣,而是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更包括瞭一個人的思維方式。
  
  一個小城鎮的人剛剛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工作,會有很多看不慣和不適應的地方,受本地人的排擠、融不到老員工的圈子、囊中羞澀無法和其他人一樣去購物……甚至會有人白你一眼兒,罵你一句:土鱉,太多太多的困難會讓你覺得周圍的人太勢力瞭,太冷漠瞭。這城市裡仿佛充斥著浮華和虛榮,你甚至會厭惡身邊的每一個人,但是,你無法逃避,這裡雖然看不到希望,可回到傢鄉小城鎮沒有背景就意味著絕望。堅持,學著身邊的人的生活方式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努力融入到各種圈子裡、發瞭工資和同事去掃街……最好再學幾句正宗的北京話“您吶”、“你丫的”、“你大爺”……慢慢的也就和周圍的人打成一片瞭,可以在地鐵站給外地人指路瞭。再過三五年,看著剛來的畢業生,你臉上會笑嘻嘻的和他打招呼,但是心裡會嘀咕一句:怎麼這人這麼土鱉啊!恭喜你,你變成瞭你當初討厭的那個人,說明你已經融入到這個城市瞭,至少看起來是這麼回事。
  
  在城市裡,每個人無時無刻都在接受著改造,沉默寡言的人變得侃侃而談;節衣縮食的人變得揮金如土;誠實守信的人變得背信棄義……殘酷的競爭,稀少的資源,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每個人不得不被改造的物質又現實,這是城市生活的基本法則。同樣,在接受改造的同時我們又在改造著別人,他們可能是我們的學弟學妹遠房表親,我們用自身的經歷和經驗教育教導著他們。說的時候還神采飛揚,像一個智者在向弟子傳授著自己的智慧一樣。
  
  一波又一波的年輕人湧入到城市裡,貢獻著體力、腦力的同時消耗著自己的青春和身體。白天忙忙碌碌的工作創造GDP,夜裡燈紅酒綠,歌舞升平拉動著消費。在傢鄉來旅遊的朋友面前象個導遊,在一紙戶口面前又象個虔誠的信徒。
  
  我們不得不承認,城市和人都有著日新月異的變化,但究竟是城市改變瞭人,還是人改變瞭城市?這是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也許大多數人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思考,隻能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裡拼搏,拼一套房子一輛車一個戶口……

  1. 一個農二代的來信:我們的命運哪裡還能改變?
  2. 30個小改變,努力造就你的卓越人生
  3. 隻有認識自己,改變自己,才能改變命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