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高材生北漂七年沒有傢_人生感悟

  清華高材生北漂七年沒有傢
  
  終於要離開–寫給北漂的七年
  
  文/一涵
  
  我18歲的時候,齊劉海,來到北京,念大學。清華在我們那兒招49個,我第47。臨走前我媽叮囑:“清華都是狀元,你心態要好”(可能意思是別想不開瞭也去潑熊)……
  
  19歲時我去貧困縣支教。後來在哈佛商學院面試時,我說我要賺很多錢然後促進教育資源公平分配–大約是源自於此。21歲時在香港,我男朋友和我的好朋友跑瞭,我一個人去蘭桂坊喝到人生第一次酩酊大醉。後來臨近畢業朋友聚會送我Dior香水。我矯情的把香水噴到空中然後走進那一片香氛裡,對自己說,不再是學生瞭。
  
  北京對我來說終於不再僅僅是清華那麼大點園子。我搬到瞭東北四環,每天坐班車上下班。這之後的兩年半,我依附著這間巧克力公司,按部就班的輪崗,從研發到銷售,然後不知怎的去瞭大傢都想去得市場部。
  
  不加班的日子也是不少的。我考瞭CFA竟然沒過;還被一師兄拉去面試和君商學院,於是每四周我有一個周末穿梭於各大學聽講座。龍年除夕,我從澳門拐去香港買瞭全套蘭寇送給我媽;我媽給我系上個紅繩,還去大雁塔拜。
  
  本命年,前半年我不斷生病,過瞭交房租的日子我起不來中介發短信威脅要攆我走,我回瞭一個字“滾”。然後睡瞭28個鐘頭。四月,我西班牙語老師突然邀請我和他一起參加他朋友的婚禮,我摔碎瞭他作為禮物的Pinot Noir,葡萄和酒精香暈在燕莎外的空地上飄散瞭很久。五月,24歲生日過瞭,在公司快滿第二年。我決定是時候將早在腦中的計劃付諸實踐,剩下半年都給商學院的申請做準備。6月到12月,我不加班的日子在寫essay,不寫essay的個把鐘頭就全腦放松跟室友看北京愛情故事,於是愛上汪峰唱的《北京北京》。不寫essay也不看電視劇的晚上,我跑去後海閣樓酒吧坐著聽老男人唱歌彈吉它。聽完回來的後半夜繼續奮鬥,繼續寫essay。
  
  有幾個秋天美麗的周六,我和車友去妙峰山cycling,一天騎瞭150多公裡,奔著那個似乎帶著什麼象征意義的山頂。我們終究沒上去。站在滿是積雪的山陰處看著下沉的太陽,我筋疲力盡隻剩下呼吸和聽的力氣。空氣中飄來什麼聲音,我自言自語,“Don’t push too hard. The plan is just there for your discover. It’s your life, but already set. ” 於是一身輕松。
  
  2012-12-12,好像也是蘇寧還是哪兒搞特賣的日子,大廣告貼得到處都是,仿佛我會忘瞭這是Harvard “發榜”之日。我和好朋友去瞭教堂聽音樂會,出來吃羊蠍子。凌晨三點我醒瞭,看到學校emotionless的一封信,不是以 congratulations開頭,而是說“Your decision is available here, please follow instructions…”我搗騰瞭半天才看到。高興的想叫卻怕大半夜驚擾鄰裡。三個人我立刻發瞭短信,爸爸,媽媽,還有能夠陪伴在身邊的我的室友。
  
  日子平靜的過。我依然是公司裡不名一文的小卒,Harvard成瞭難得的和我有關的八卦;參加分享會,我在臺上掏心窩的說 “不用太焦慮。我在泰戈爾的《飛鳥集》中找到一句道出我切身感受的話,I don’t find the best. The best finds me. ” 這是真的。各種network event以及校友聚會多瞭起來,收到的一摞摞的名片,其他隱去惟有“總裁、首席**官、會長、Founder&CEO (這兩個通常並行)”最為耀眼。教育資源的分配同樣遵從二八定律,全世界各地最好學校的本科、Master、MBA/MPA在同一個人身上進行著毫無懸念的組合。有一次哈佛校友會,我端著一杯whiskey sour在一旁心想,如果有顆炸彈把這裡崩瞭,清華/北大、劍橋/牛津、常春藤盟校基本上可以同時從花名冊上把這幫人抹去。我沉浮於被馬太效應寵壞瞭精英當中,慢慢淡定。這也是我的路,不經意間已經成瞭局內人。不焦慮、不擔憂,大喜或大悲皆有定數。我被賦予瞭太多,註定要去付出更多。
  
  北京,見證瞭我的成長和蛻變。我的歡喜、我的愛情、我的悲傷、我的努力都深刻印在北京的地鐵車廂裡、圖書館古樸的木質桌椅上、秋天金紅燦爛的楓葉裡、後海岸邊的慢搖吧,還有三裡屯fancy的club和mall裡的金光流溢。這些缺少瞭哪一個我都會不習慣。正如我的多面,北京的多面縱容瞭我。我對這城市的鐘愛不滅。
  
  很多人為瞭北京戶口妥協瞭工作。我拿著北京戶口,卻從未將北京看作可以安歇的傢或是可以認同的第二故土;而一年回一次的老傢在離別七年之後,也漸漸陌生起來。離開北京對我來說是早晚的事情,這一別離卻不知何時再聚。再聚之時,或許又將陌生。
  
  你不由自主地加快腳步,行走在海淀區象牙塔群裡,走過金融街高聳入雲的摩天大樓裡,走過喧鬧嘈雜的夜店的瘋狂的鼓點和不羈的叫喊中,走過裝修堂皇的雞尾酒宴和浪漫安靜的高級酒吧中。在這個城市裡,所有人都是有故事的,他們行色匆匆地衣著美好,隻是你若病重倒地,沒有人會扶起你。你要趁著年輕,盡情揮灑汗水。那些孤獨和寂寞時刻伴隨,我不能被打敗,至少,我有這一整座城市去擁抱。所有人都渺小如塵土,隻有它依舊矗立。

  1. 清華園修車哥勵志的北漂史
  2. 清華差生10年奮鬥經歷
  3. “清華饅頭神”是我的娃兒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