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幸存者:這一秒鐘,我不要死_人生感悟

  汶川地震幸存者:這一秒鐘,我不要死
  
  2008年,5月12日,那時,我是四川省綿陽中學高中三年級的一名學生。
  
  2013年,4月20日,凌晨,今天的我已經從浙大畢業快1年,距離當年那場地震,竟也過去5年。
  
  我無法去表達,作為一個四川人,對於同胞們在兩次地震中所給予的支持和幫助,讓我有多麼感激。今天,我想講的,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故事,卻是一個改變我一生的故事。
  
  所有災難的力量,並不僅僅是讓人們更加團結,讓人與人之間的同理心與共鳴彼此溫暖,它展現人性的惡,卻更彰顯人性的善與光明。而對於每一個個體來說,災難,是一種如此直接而出乎意料地方式,把我們每個人都必定面對的人生終點——死亡,就這樣毫無防備地赤裸裸地擺在瞭我們面前,在不到10秒的時間內,突然切換到頻臨死亡的模式,突然人生十年二十年的長遠規劃,在瞬間灰飛煙滅隻剩下一個念頭——這一秒鐘,我不要死。
  
  那一年,下午2:28分,距離上課還有2分鐘,我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教學樓的第6層,做著等比數列的一道題目。忽然樓道開始晃動起來,所有的同學都開始驚慌失措,跑到走廊上一看,大批的同學正在沖向樓梯,而三樓、四樓隨著人們的慘叫開始有人跳樓,大概隻有3秒鐘的反應時間,我頭頂上的一盞燈忽然砸下來,在我的腳邊砸得粉碎,隨之而來的是整個班的同學更加失控地一起擁向樓梯。
  
  從6樓,跑到1樓,那段距離,30秒。
  
  整個樓道劇烈地晃動著,粉塵彌漫,記憶中是刺鼻而模糊的味道,前前後後全都是人,我們就這樣彼此緊緊地扣著雙手向下跑,速度並不慢,雙手都扣得那麼緊,生怕旁邊的人滑倒。直到跑出教學樓,一路狂奔到操場,很遠,回頭,看著還在晃動的教學樓,墻壁上竟然已經被撕開瞭明顯的口子。
  
  所有的學生,都站在瞭操場上集合。整個學校沒有任何人傷亡,也沒有建築物的倒塌。然而,在接下來的30分鐘內,整個操場彌漫的,竟然是一片哭聲,同學們彼此抱頭痛哭。
  
  剛才來不及反應的恐懼,竟然在逃離後被釋放,如果,就在那一刻交代瞭,我們此生還有多少未完成?如果,剛才那一刻,有任何一點點不測,我們現在恐怕就見不到陽光瞭……
  
  死亡,就以這樣蠻橫而霸道地方式,活生生地擺在瞭距離高考還有不到1個月的我們面前。(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那是一種如何令人震驚的方式,當我們的腦海裡已經填滿的是對於整個暑假的放肆憧憬,對於未來大學生活的慢慢期待。一場災難,卻可以瞬間把這一切都掏空,把生命冰冷而脆弱的本質,毫無保留地暴露在我們面前。
  
  哭過,一個朋友問我:“在跑下來的那30秒裡,你是不是一直想著因為要上自己心儀的學校。所以你不能死?”
  
  那個瞬間,我愣住瞭。
  
  在那30秒中,所有關於夢想、抱負和那所被念叨瞭很久的目標大學,沒有分毫出現在我的腦海裡。那30秒,我的思維幾乎是完全空白的,空白的如此徹底,我甚至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我要活著”這個念頭。我所唯一能回想起來的事情是,我的整個身心靈,都調動瞭所有的能量,隻是想多撐,哪怕一秒。
  
  也就是在那一刻,我人生中第一次觸碰到瞭一種東西——生命,隻是那麼純粹那麼純粹,本質的盛名——與我當天穿著什麼無關,與我未來要上什麼大學無關,與我那教室裡所有做滿瞭未做滿的習題無關,與我所有關於未來的設想和抱負無關。它隻是生命而已,活著,一口氣,能呼吸,能挺能看,就是生命。
  
  也就在那一刻,我忽然覺得,許多我曾經那麼看重的東西,竟然都像灰塵一樣,輕飄飄地,落瞭下來。
  
  走向體育場,當時的災民避難場所。捐贈的衣物像小山一樣堆積起來,好心的市民在傢煮瞭上百個白水雞蛋,用水桶拎著走到體育場一個個發給災民。醫院,傷病員還在不斷地被運過來,那些血肉模糊的場景,至今在我的腦海裡被有意識地打上瞭禁區,請讓我不要回憶。至今,我仍然害怕恐怖片,害怕血腥的場景。切膚之痛。
  
  後來……後來……我上瞭大學,仍然會把假期投給故鄉的災區。義無反顧。後來,2011年的3.11日本地震後,我在那個暑假去瞭日本,走到仙臺,矗立在那所被海嘯沖垮的小學前,看著堆積如山的安魂菊。我幾乎能看到最後一刻發生在這裡的所有場景,我幾乎能聽到那些呼喊,看見那些緊緊握在一起的手。生,抑或是,死?命運的無常,就在於你可能將心都已經裝滿瞭對明天所有最美好的希望,卻在今天畫上瞭全部的休止符。
  
  於是,我們隻能學會去抓住所有稍縱即逝的美好。
  
  的確,在那麼一段日子裡,那種對死亡的恐懼仍然會讓我在睡夢中驚坐而起。自我確認,我還活著。
  
  的確,在那麼一段日子裡,我把所有的今天,都當做生命的最後一天來生活。我不能像勵志書一樣說,我每一天都過得很沒有遺憾。但我知道,當我選擇用這個方式生活的時候,我開始和最深處的自己對話,我開始問自己的生命是否在當下的生活裡綻放,我不沉迷於任何的光環,我也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我知道,我隻活一次。
  
  如果明天,就是告別日。今天的我,是否還會沉迷最後一集電視劇?是否還會願意在抱怨和牢騷中度過?是否還會害怕失敗,害怕受挫,害怕被人嘲笑?
  
  我是如此熱愛生命裡的那些源泉與光。用超出常人數萬倍的熱情,去愛著,那些閃光的瞬間,那些令人迷醉的美好。
  
  不過是,活得很用心。毋寧說,用心在活,而非walking dead.
  
  今天,2013年4月20日,8:20分,微博上的愛心接力,傢門口的成雅高速公路已經被作為生命通道,來自四面八方的物資正在湧入災區。愛,一直都在。我們的文明在這個時候仍然會爆發它最強大而團結的力量,超越所有的制度和牢騷。
  
  而我隻能講這麼一個俗套的小小故事,作為回報。
  
  如果,正在讀這篇日志的你,願意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晚上,當四周寂靜的時候,忽然感覺自己將要在1分鐘後死去,去真正感受那種死亡的悲鳴與恐懼,去想象此時此刻的你就身處在地震中的一棟樓裡,倒塌、慘叫,你卻無能為力。
  
  就在那一瞬間,去抓住本真的那個你,去抓住你最內核的那個生命,再也不要把它放開。
  
  此謂,向死而生。
  
  ——拜謝大恩,願神保佑善良的你。

  1. 趁現在沒死,趕緊去做想做的事吧
  2. 死前要做的五十件事
  3. 少年,你的夢想都死到哪裡去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