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是追求自身價值的旅程_人生感悟

  理想是追求自身價值的旅程
  
  文/曾泳春
  
  我本身是個比較懶散的人,但一直敬佩那些活力四射的人。張海霞就是我一直默默關註的一個很有激情、付出很多的老師。雖然我和她似乎不是一個style,但我可以感知她真誠的責任感,對國傢、教育事業的熱愛。但今天,看瞭海霞老師的《不想吃偉哥才有性,那就讓自己成為有性的偉哥》,雖然我依然可以感受到她的痛心和吶喊,但我不太認同海霞老師關於理想的理解。所以,寫這篇文章,與海霞老師商榷。
  
  首先,海霞老師很憤怒地寫道:“一個沒有理想、沒有追求、沒有抱負的人,不配獲得博士稱號”。看到這句話,我先回顧瞭一下我攻讀博士學位、獲得博士學位時是否有理想、追求和抱負,雖然我自認為是有的,但如果以海霞老師的觀點來衡量,我是沒有理想的,不配獲得博士稱號。
  
  12年前,我在離開大學校園6年半之後,決定考博。我那時的理想和抱負就是離開很不適合女性呆的企業,換一個適合女性做的工作。我在企業的經歷,已經寫過不少博文(我稱之為我的後青春時代),要麼呆在暗無天日的車間,每個月隻在發工資的第二天休息一天;要麼就是去做陪低級老板應酬的總經理秘書;甚至還有過什麼活也不給我安排的失業的日子。而我的同學碩士畢業留在學校,工作簡直太清閑瞭,就是上上課帶帶孩子(當然,那是2000年之前的事瞭,似乎2000年以後,大學老師的壓力驟然大瞭起來,到現在,搞科研已經是相當辛苦的工作瞭)。在這種理想的驅動下,我回到闊別已久的校園去讀博,說白瞭,就是想換個好一點的工作環境,僅此而已,我心裡全無為國傢做貢獻的念頭,一丁點都沒有。這麼寫的時候我有些羞愧,顯然我是個燕雀,但這是實話。
  
  但你要以此判定我沒有理想、抱負和追求,我是不同意的。我碩士畢業時,曾經輕狂地寫過一句詩:一隻腳跨出校門,另一隻腳就不想再跨入校門。我寫這句話,是因為我正要起身去追求我在社會中的位置和價值,我充滿瞭豪情,表達的是一種破釜沉舟的氣概。(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當然,後來的結果大傢都知道瞭,我在珠海特區的理想追求之旅,一敗塗地。於是我認定那不是實現我自身價值的一條路,所以我想換另一條路,我不知道是什麼路,但首先通過讀博離開當時的那條路,現在看來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可以說,我讀博的目的,是為瞭重新找到我在社會中的定位,發現我自身的價值。那麼,這樣的理想,難道就不是理想瞭嗎?
  
  而在後來的日子裡,我做科研漸入佳境,到現在還有做瞭還想做的欲望,這歸功於讀博期間我漸漸養成的科研興趣。而事實上,這樣的科研興趣的養成,不是因為科研很苦,我們在困境中實現為國傢獻身的豪情;恰恰相反,我在整個讀博期間都很輕松快樂,克服一個個小困難也成瞭樂趣,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對科研產生瞭興趣。我認為我的價值可以在這裡得到比較充分的實現,於是我留在瞭科研這個職業上。說到這裡,還是沒有半點為國傢貢獻的影子,雖然如此,這難道不是我的理想嗎?而作為程老師的那個學生,他認為當一名中學老師可以實現他自身的價值,這難道不是他的抱負嗎?
  
  事實上,即使一個人全無抱負,就是願意安逸,比如做全職傢庭主婦,雖然我不鼓勵,但我也是尊重她的“無抱負”的。作為社會上的蕓蕓眾生之一,找到自己在社會上的定位,實現自身價值,就是追求理想的過程。每個人的人生,都是屬於自己的精彩人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