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幫你的,隻有你自己_人生感悟

  可以幫你的,隻有你自己
  
  每一個工作回傢的深夜,大街上行駛的車輛速度明顯減慢瞭,尾燈拖著趴在地上的橘紅色影子緩慢前行,感覺很吃力的樣子。你在車旁邊行走,呼嘯而至的寒風一次次推搡著你,腳上也仿佛銬上瞭沉重的鎖鏈,你一步步艱難的往前走,好像是在和那些車比誰更疲憊。
  
  你總是這樣,剛結束一段感情後,表面上裝的不在乎,其實你比誰都不舍得。
  
  你幾乎舍棄瞭你所有的自尊去投入這段感情,你放棄瞭很多,沒想到最後卻落得如此下場,但仔細想想其實你不是舍不得離開他/她,你隻是舍不得那些當初下瞭多大決心,考慮瞭又考慮,最後才選擇在他/她身上的,長年累月投射的僥幸的幻想。你隻是舍不得,那些再也找不回的,當時忍痛分給他的靈魂。
  
  在這個過程中,你嘗試著一直妥協,一直原諒他。而“原諒”這個詞的情緒很復雜,有時候,是因為你暫時不想失去對方,而原諒。有時候,是因為很你愛對方,一直包容而原諒。有時候恰恰因為你從未愛過對方,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害,自然一笑而過的忽視,自然原諒。
  
  當然就算這段感情快結束瞭,也並不意味著一切都結束瞭,誰最後徹徹底底的死瞭一回?誰又在這場浩劫中幸存下來瞭?誰贏誰輸瞭?誰對誰錯瞭?到底誰是抹殺這段感情的罪魁禍首?很多答案都要靠時間的慢慢推移才能判定,或者永遠都不知道。某種程度上和懸而未決的兇殺案一樣,有人死瞭,卻沒人知道兇手是誰。
  
  雖然一定會不甘心,但你告訴我:“有時候想想,就算得到瞭他,又能怎麼樣,也就沒什麼瞭。”
  
  你告訴我:“我已經不害怕失去他瞭,這一天我已經準備瞭很久,久到從我得到你的第一天開始。我知道,有些東西在得到的瞬間就註定瞭會消逝,比如飛入掌心的雪花,比如好不容易走進我世界的他。
  
  可能,你已經學會瞭每天盡可能隻給別人隻展示快樂,要把悲傷等負面情緒全都藏起來。
  
  我想對你說,情緒始終是人生存的能力與隨時迎面襲來的生活狹路相逢而產生的東西,不必每次過招都要贏的漂亮,偶爾輸的灰頭土臉也無妨,該樂就樂,該悲就悲,該振作就振作,該嘆息就嘆息。世界終究是靠自己一點點用愛過,恨過,笑過,罵過親自鑄造出來的,不是在他們面前帶著面具演出來的。
  
  否則,你藏瞭太多不開心,疲倦總是不由自主的從你大笑快結束的尾音裡掉出來。可能,你深陷欲望的漩渦,努力掙紮著讓自己不繼續墮落下去。
  
  欲望從來不是一下子讓你陷進去的。欲望的分身眾多,有時以愛的名義,有時以恨的名義,有時以動力的名義,有時以揮霍的名義。追逐欲望的過程既危險又興奮,欲望從你身上每一個放縱的細胞侵入,沒人可以抵禦住全部誘惑。(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也沒有一種欲望可以踏進去又馬上抽離,所以既然都是黑洞,都是漩渦,就選擇最善良的沉淪吧。
  
  可能,你現在正深陷痛苦的沼澤,你把自己全身上下武裝到每一寸肌膚,不讓別人察覺你正在慢慢腐爛。
  
  你還是那麼目空一切,表面上還是以一條在大海裡徜徉的魚自居,其實你心裡比誰都清楚,其實自己隻是在陸上快吸幹氧氣的,沉溺在死之前一生的電影回顧裡,一條快死掉的魚罷瞭。
  
  我知道,你每一天都分分秒秒都是熬過去的。那些能與朋友訴說的,充其量隻能算是煩惱。真正的痛苦,是無法言喻的,沒有任何人可以與你分擔,是一種私人獨占的煎熬,是一片所有愉悅都奄奄一息的無人之境。你隻有把它藏在心裡,如果有一種能讓你好受點的做法,大概也隻是默默的把痛苦從自己的左心房移到右心房。
  
  所以說,從來就沒有可以宣告幸福即將向你奔跑而來的發令槍,你隻有送走漫長的痛苦的迷茫黑夜,它才會踏著黎明第一道陽光悄悄來接你。
  
  也不要總用自卑的鏡子審視自己,也無須把自己在別人眼中那些可以忽略不計的缺點放大到成為一個撕裂自尊的黑洞,一個自己始終難以咽下的恥辱。其實根本沒那麼嚴重,放輕松,唱唱小曲,喝喝小酒,你遠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糟糕。
  
  就像電影《猜火車》結束時說的那樣,“最後,我前途一片光明。我會跟你一樣。有工作,傢庭,有TMD的大電視機,洗衣機,車子,電動開罐器,健康,低膽固醇,牙醫保險,貸款,購屋,休閑服,行李箱,三件式西裝,DIY,猜謎節目,垃圾食品,孩子,公園散步,朝九晚五,高爾夫,洗車,運動衫,舉傢合歡的聖誕節,養老金免稅,清水溝,勇往直前,直到死為止。”
  
  說到底,我們誰都需要一個人,一個能夠在關鍵時刻抓住你,避免你在漂泊裡居無定所,在迷茫裡善惡不分,在寂寞裡老無所依,在無助裡茍延殘喘的人,但大多數情況下,哪裡會有那個人,可以幫你的,隻有你自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