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相信上路_人生感悟

  帶著相信上路
  
  是首先帶著相信上路,或者隻是帶著懷疑上路,這也許正是一個信仰問題,從中分叉出來的方向、道路、風景和目的地是截然不同的。
  
  有一天,一個在愛情中受傷的朋友問我:你還相信愛情嗎?我再也不會相信瞭!我毫不猶豫地回答:相信!受過傷,我也相信,一直到老,我還相信!我不是言不由衷地鼓勵他,而是我真的相信,我不但相信愛情,而且相信世間所有的美好。我對朋友說,當一個人不相信世間最美好的情感之一愛情時,他自然會長久地疏遠它,把它全當成假的,即便有一段真愛擺在他的面前,他也會背叛它,當自己覺得這很可怕時,想要恢復愛的能力,就會顯得很艱難,因為不知什麼時候他已成為活著的化石。因此有人說:“因為信任,愛情才如童話一般美好。如果沒有信任,愛情就會像地獄一般醜陋。”
  
  懷疑愛情,懷疑生活,懷疑人生,這並不可怕,而且這也很需要,但是我們的態度不應首先是懷疑,而首先應是相信,因為有瞭相信做生命的底子,我們就不會在懷疑之後變得虛無,會努力將自己導向美好的方向和目的地。這種相信也應是相信一切,而不僅僅是相信對自己有用和自己能夠掌控的東西,既包括對真善美的相信,也包括對假醜惡的相信(相信它們對真善美的傷害是巨大的,相信它們最終會被真善美戰勝),當然更多的是對前者的相信,由此我們才會具有像凡高在書信中所引用的那種認識:“魔鬼並不總是那麼黑的,你可以看他的臉。”我們常犯的錯誤正是因為意識到“魔鬼”的存在,而連“天使”都一起懷疑,結果認為後者的臉也“總是那麼黑”,自己去看“天使”時,會覺得這就像一個笑話乃至謊言。
  
  帶著相信上路,就是帶著一種睿智和力量上路,帶著一種寶貴的信仰上路,或者說,隻有當我們相信真善美,真善美才會出現在我們面前,隻有當我們相信“魔鬼並不總是那麼黑的”,“天使”才會出現,我們也才能借助“天使”的力量驅走“魔鬼”。有的朋友可能認為,在疑雲重重、迷霧茫茫的現在談論相信,隻不過是一種理想而已。我要說的是,如果我們連理想都不願談、不敢談,我們究竟還能夠做什麼?難道僅僅為瞭懷疑愛情、生活和人生,我們就必須背叛愛情、生活和人生?在我看來,內心裡懷疑多過相信的人,生活起來會遇到更多困難,會更加容易失去生活,因為他迷失瞭方向或者從一開始就走錯瞭方向,自己給自己制造瞭太多的障礙和後退的借口。
  
  相信,也即用真善美、用希望、用勝利為自己代言,也即從一朵花兒開始學會信任整個春天,也即認識到:我來到世間的時候,春天已經存在,光明已經存在,世界也已準備好完美的剎那來迎接我,再多的悲哀、傷痕、陰影和死亡都無法改變這一點。這種認識對我們非常重要,隻有如此相信,我們才能夠永遠最先沐浴到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永遠可以像孩子那樣重新開始,永遠擁有新的自己、新的世界。而人是最容易在悲哀、傷痕、陰影和死亡中懷疑愛情、生活和人生的,我們也確實不是超人,隻有對希望、寬恕和愛更多的相信,更多的效力,我們才能夠避免在深淵裡越跌越深,並且學會攙扶別人、救起自己。在相信美好的同時,我們也應該相信苦難是無法消滅的,我們所做的就是用美好來抵擋和減輕痛苦,痛苦也會在彼此的信任中凈化我們的心靈,讓我們內心的力量得到完整的發展,“讓我們以更加純潔的心靈相信童話,獲得重生”。因為心中有相信,我們才能夠保有喜樂,去除悲傷,否則由於過多的懷疑而放任而為,等到行至人生的終點,回身望去,不過隻是一片荒漠、滿地狼籍。
  
  生活從某種意義上講,確實屬於一場戰鬥,我們必須在更多的相信中防衛與保護自己,必須用一種“愉快與勇敢的精神來安排計劃”。相信的意義遠遠大於它的用處,正如一朵花的意義遠遠大於它的粉艷芬芳,我們正是從一朵花開始擁有瞭整個愛情、生活和人生的春天。詩人說得好:
  
  許多燕子已經墜落,許多還在紛紛飛著
  
  許多小燕子剛剛出生。當它們擺脫掉
  
  地上的陰影,它們就成為天使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