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來都不是我們自己_人生感悟

  我們從來都不是我們自己
  
  許多年以後,當你後悔當初的選擇,當你不理解當初的所作所為,當你抱怨自己混的和別人一樣,當你開始悵惘夢想和現實的差距時,不要責怪社會和他人,因為你從來都不是你自己,你盲目地隨大流,都沒有認認真真的問過自己想要什麼,又憑什麼要求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一個華政的朋友,大三瞭,上周末去考中級口譯,之後她來學校給我送東西,順便歡快地說她考的還不錯。一陣興奮過後,我問那她你將來是想做同傳咯?她愣瞭一下,說不知道,也許吧。我又問那你考中口幹啥?她很輕松的回答我大傢都考啊,畢業簡歷上能多一條。然後我們都笑瞭笑各忙各的去瞭。
  
  也是上周,中外管理課上,教授問一個女生如何在求職中證明自己有能力勝任這項工作。女生毫不畏懼這個問題,系統的描述瞭一個大學生從大一到畢業要準備的各種考級考證,精確到瞭哪年哪月該考過哪一項。女生說完,站在那裡透著自信,等待著老師的稱贊。我看得出,她是一個精明的女孩,她認真考慮過自己的大學生活和人生,她盼望著大學畢業用滿意的考級分數和大把的證書謀得一個體面的工作。但是教授潑來瞭一盆冷水:“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這些證書基本上都是沒用的。”
  
  是的,因為我們從來都不是我們自己。
  
  學校裡的氛圍,傢庭的環境都在逼迫我們背離自己,走向功利。
  
  古代人習慣把“上學”稱作“念書”,現在看來,上學是上學,念書是念書,上學的不是在念書,念書的不一定在上學。
  
  走進圖書館,沒有人看書。大傢都在忙著刷題。四六級真題、GRE機經、TOFEL寶典、MATLAB數學建模200例、吉米多維奇數學分析2千題……我曾見過一個同學從書架上抱來一本呼嘯山莊擺在桌子上,把從樓下買來的咖啡擺在書的旁邊,隨後拿起手機拍照,編輯、上傳,然後那本呼嘯山莊翻開都沒翻開就又被放回瞭書架,同學回到座位上,掏出瞭一本厚厚的力學習題集。我猜,那條微博大概是這樣的內容:“在一個美好的午後,泡在圖書館安安靜靜地看一本喜歡的小說,脫離浮躁和塵囂……”
  
  殊不知,她拋棄的正是安靜,身處的依然是浮躁塵囂。
  
  放假回傢,父母會跟你說XXX傢的孩子在哪裡高就,年薪幾百萬,或者帶你出入酒席,見識那些久仰大名的榜樣。他們嘴上不說,實際上是在跟你說:將來你要和他們一樣,甚至比他們強。
  
  我向來不反對和榜樣接觸,實際上我很樂意這樣做。但是他們的成功是不是可以移植到自己身上?他們告訴你的所謂成功方法,隻不過是他走過的路而已,事實上,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不一樣的,他們也不知道其他方法能不能通向康莊大道。於是,你告訴自己,一定要像他一樣,去那個學校讀書,再去那個國傢留學。
  
  你真的在做你自己麼?還是在重復別人的人生。
  
  你獲得瞭別人成功的經驗,但同時要避免狹隘瞭自己。因為,路有很多條,都想走又都不想走?那麼不如自己另辟一條蹊徑吧。成功真的可以如法炮制麼?我們看電影、讀書、看報,獲得瞭無數個成功人士的成功學,你勵志要做下一個李彥宏,下一個俞敏洪,下一個Jobs。
  
  可是,你要等到什麼時候做你自己?
  
  話說回來,不成功不可以麼?努力做一個普通人就是沒追求沒志向麼?就像那個小女孩說的:“媽媽,我想當在路邊為英雄鼓掌的人”,這樣不可以麼?輔導員告訴你:你一定要提前考慮畢業後是考研是出國還是工作。可是,就不能有第四種選擇麼?
  
  學長告訴你,大學期間一定要談一場戀愛,你身邊的朋友都有瞭男女朋友,於是你耐不住寂寞也談瞭朋友。你的室友都打遊戲,於是你為瞭合群而學著打起瞭遊戲。社交網絡上別人都在發愛國宣言,於是你不願多想也轉發並寫瞭幾句豪言壯語。一則新聞你隻看瞭個標題就開始高談闊論輕蔑諷刺,卻不知道自己的情緒正被媒體利用,即便新聞的主角也許會是下一個葉藍秋。
  
  身邊的同學們爭相入黨,於是你也跟著遞交瞭一份百度文庫下載下來的入黨申請書。可能你連黨成立的年份都要百度一下。或者百度都懶得搜。我也是這樣的人,準確的說,我曾經也是這樣的人。一個聽話的好學生、好孩子。怕得罪老師、怕惹爹媽生氣、怕傷瞭朋友間的和氣。所以我們習慣瞭妥協讓步,習慣瞭沉默順從,習慣瞭甚至開始喜歡人雲亦雲、隨波逐流。
  
  因為,我們不相信自己,不敢相信自己。
  
  上周團支書來問我要去年的思想匯報,我突然就自我膨脹瞭。我說:“我暫時不想入瞭。” 支書詫異地問我你確定?他走以後,室友紛紛表示惋惜:“把你的積極分子身份轉讓給我行麼?”我這人喜歡凡事問個為什麼,我問過很多人你為什麼要入黨。他們要麼支支吾吾,要麼直言不諱地說:“進國企容易,可以考公務員,出國有使館罩著,當官收名表……”可是你們申請書上的入黨動機都寫的那麼高尚單純。
  
  所以,不要再抱怨這個社會有多麼虛偽和不公,因為我們都是幫兇。請不要再批評哪個高官又受賄公款消費,因為你也曾經幻想著成為他們中的一員。
  
  輔導員打電話要找我談話,我知道是因為入黨的事情。我對黨沒有任何偏見,我隻是想對自己做的每一個決定和每一件事都負起責任。隻是想再當別人問我你為什麼要這樣做的時候,能說出一個可以說服自己的理由。別人說入黨觀察期好長,我反而覺得太短瞭,並且我也需要時間瞭解它、瞭解自己是否真的適合做一名黨員。
  
  我知道,也許你看完這篇文章不會有所改變,還是會各種考級、考證、做題、網遊、不怎麼看書……但是我想至少你要明白,許多年以後,當你後悔當初的選擇,當你不理解當初的所作所為,當你抱怨自己混的和別人一樣,當你開始悵惘夢想和現實的差距時,不要責怪社會和他人,因為你從來都不是你自己,你盲目地隨大流,都沒有認認真真的問過自己想要什麼,又憑什麼要求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同時,如果你甘於世俗甚至標榜自己或許有些狹隘的經驗和觀點,我尊重你的看法,但是請不要去打擾那些懷揣夢想,並在自己的道路上付出努力的人,更不要去冷嘲熱諷他們所作的一些你不能理解的事。不是為瞭保護他們,而是為瞭保護你自己。因為當這些人實現夢想的時候,你不至於落得尷尬和難堪。(來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