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美麗_人生感悟

  守住美麗
  
  曾幾何時,面對一束鮮花的嬌艷欲滴,我是多麼地期盼擁有它。而如今,面對那束屬於自己的鮮花,卻是一種歲月匆匆的象征,是一種時光飛逝的感慨,是一種青春一去不復返的遺憾與無奈。辦公室的規定,三十五歲以下的人過生日送生日賀卡,三十六歲以上的人開始有一束鮮花,七十歲以上的人還會有生日蛋糕。隨著年齡的增長,別人送你的也將會更多,可那對於我來說,好象是一種失落的補償。
  
  可是,當我接過同事送來的鮮花,收到領導發來的祝福,所能做的隻能是感激地微笑以及充滿激情地感謝!感謝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還有人默默地為我祝福,還有人默默地把我關註。我不想用自己失落的情感來左右自己的思想,叫上司機,幹脆開到一個市內最大的花奔市場,漫無目地地欣賞那些盎然的生命與盛開的鮮花,一樣一樣品讀著她們的習性與品格,一片一片撫摸著或墨綠或透亮的葉子,一片一片親近著或紅或粉或紫的花瓣,眼前忽然落寞地飄起漫天飛舞的雪花來……在那個冷冷的冬日裡,呼出的氣體立即化成一團白霧,那晶瑩透亮的雪花落到手心裡,卻即刻化成一團濕漉漉可以洇濕所有心事的東西。
  
  年輕的時候,朋友曾送我《金縷衣》中的那句膾炙人口的名句,“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當時根本不知其義,隻模糊地以為是要好好把握時光與機遇,不要虛度人生與生命。歷經歲月的洗禮,如今的拼搏依然遙遙無期,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同樣賦予我生命不同尋常的意義。隻是感嘆時光太匆匆,自己的幸福不是在別人手裡,而在於你是否一再錯失而空嘆良機?但是,隻要我們還沒有到達終點,路邊的絕處風景依然無限,因為你感覺並且知道自己錯過瞭很多的風景。
  
  那束鮮花那麼俗艷!那張賀卡那麼簡單!當我再一次在心裡嘀咕的時候,想起父親曾經講過的一個故事:一個年輕人在一條花徑上,要選擇摘下一朵最大最美的花,但條件是不許回頭。年輕人走啊走的,見一朵不錯的,想伸手摘下,回心一想,前面也許有更大更美的吧。往前走果然又見一朵屬意的,想伸手摘下時,又希望前面有更大更美的,於是再往前走。如此周而復始,結果走盡花徑,空手而歸。
  
  什麼是幸福?誰都會說在追求幸福,但總在過程中卻步瞭,於是又總會感慨幸福為什麼總離我那麼遙遠?人生本來就是一條風雨路,風雨後總會有亮麗的晴天,人要知足常樂而不是因噎廢食,很多人總是將“因噎廢食”行為自以為瀟灑地當成是一種“知足常樂”。很多事情並不隻有結果才能解釋,一心想著擁有幸福結果的人往往忽略瞭錯過瞭過程的幸福,過程才是第一,任何事情隻有經歷瞭才知道酸甜苦辣,才識得個中滋味。
  
  人生的感嘆多來自時間的壓力,而對於時間壓力的感悟,自古至今從中到外一直都是人們的共同話題。從孔子臨江發出“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的慨嘆到亞裡士多德“濯足急流,抽足再入,已非前水”的哲學話題,無不都是一句時間稍縱即逝、不容輕擲的警語。再回頭看這一句“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你明白“花”是什麼呢?是生命中所有珍貴的事物,包括感情、時光、理想、自由、精力、健康、金錢……這一切可都是你滿手盈握生命的寶藏啊。
  
  當我和同事走出花房,坐在地攤的餐桌前,慢慢享用我的午餐——一碗長壽面的時候,我自己突然有點被時間遺棄的感覺,感傷、悲涼、愴然……人的生命短長非能自主,人從出生到死亡的過程其實都是在一種剩餘價值中,價值還剩下多少,價值有多高多低其實沒有一個人清楚,惟獨那種無力折取的慨嘆與失落感會越來越強烈越來越沉重!於是,油然而生“生命中無法承受之‘重’”來瞭。時間,到底是輕還是重呢?為何?為何?輕也無法承受,重也無法承受!
  
  可無論如何,花總是美麗的,春天總是魅力的,我要守住這難得的季節和春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