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就成瞭過分認真的大人

  你怎麼就成瞭過分認真的大人

  文/加藤諦三

  人若是為瞭生存而不得不去討好保護者,撒嬌欲就無法得到滿足。

  幼年時不需要察言觀色的人是幸福的。這些幸福地度過童年時光的人,才能夠達到情緒上的成熟。

  沒有安全感的人沒辦法撒嬌。隻要還有一絲被拋棄的不安感存在,人就不可能撒嬌。那些特別乖巧的、常常幫大人幹活的“好孩子”,總有一種可能會被拋棄的不安全感。或者他們總在害怕自己的保護者心情不佳。無論是玩的時候,給大人幫忙的時候,還是吃飯的時候,任何時候他們總在擔驚受怕。

  一直無法對人撒嬌的孩子,多數都會成長為過分認真的大人,認為唯有處處認真,他人才可能喜歡自己。這些過於認真的成年人,即便有時想要撒撒嬌,也沒辦法表現出來。他們往往是客客氣氣,對人敬而遠之。

  究其原因,就是我剛才所說的,過於認真的人沒有安全感。他們對於人際關系沒有安全感。他們心理上的依賴感很強,對他們來說,得到周圍人的好感是非常必要的。而從小培養起來的認知告訴他們,如果撒嬌的話,會失去他人對自己的好感,因此也就沒辦法撒嬌。

  一般而言,當一個人確定某人不會拋棄自己,有安全感的時候,就會對那個人撒嬌。不過,過於認真的人卻認為撒嬌這件事很不像話、很丟臉。他們越是不想被對方拋棄,就越會避免撒嬌。

  在欲望與規則的對立當中,欲望是壞的,是不像話的,是下作的,必須要壓抑;而規則是好的,是高尚的,所以要按照規則辦事。過分認真的人之所以會去遵守規則,就是因為想得到他人的好感。然而,這正是他們的悲哀。

  這些過分認真的人總是遵守規則,對人客客氣氣。這確實會贏得別人的好感。可說到底,這也隻不過是淺層的交往關系而已。永遠像這樣不表現出自己的本質,就不可能達到深層次的交流。即使通過表面化的交往而被信任、被喜歡,那也不過是極其淺層的,通過處理一般事務而建立起來的信任關系而已,並不會真正地作為一個人、一個不可替代的人而被信任。

  說得尖刻點,拿男女關系來打比方的話,這種信任和喜歡,也就是對隨便玩玩的對象的那種圖方便的信任和喜歡而已,並不是真心的信任和喜歡,並不會有“我和這個人不是玩玩而已,我是認真的”的想法。

  不管再怎麼禁止自己撒嬌,不管再怎麼一本正經、規規矩矩,能得到的不過是萍水之交的信任而已。讓對方產生“想要和他結婚”、“想要和他共度此生”的念頭的,可不是一本正經的態度。

  同性之間的交往也是如此,所謂的喜歡是僅限於特定情境下的喜歡,所謂的信賴也是僅限於特定情境下的信賴。(www.share4tw.com)當然瞭,如果是僅限於某種情境下的喜歡與信賴,遵守規范的行為確實是最安全的。隻不過那樣的話,即便是經過瞭多年,彼此間也不能變成鐵哥們兒的關系。

  盡管撒嬌的欲望很強烈,卻禁止自己撒嬌,硬要一本正經地生活,這樣的人缺少作為人的魅力,不會有人無法抑制地被他們所吸引。無論是同性還是異性,對方總有一天會和他們分道揚鑣。

  能夠給自己的人生帶來意義的人,能夠讓自己反思以往的生存方式的人,能夠讓自己的見解發生轉變的人,能夠為自己的人生開啟新的篇章的人——這些都不可能是過分認真的人。

  撒嬌欲得到滿足的人不會過分顧慮其他人,他們也具有作為人的魅力。所謂作為人的魅力,能夠讓對方得到確定感。也可以說,這個人的存在本身就能給別人帶來人生的意義。

  那些在心靈深處渴望撒嬌,卻對誰都沒辦法撒嬌的人,是最成問題的。這種人表面上被所有人信賴,但誰也不會發自內心地信賴他。

  那些對外人特別好的人,其實是無法在外人面前表現出撒嬌欲。而那些對傢裡人特別壞的人也是一樣。即便在傢人面前,他們也絕對不會表現自己的撒嬌欲。之所以會在傢裡擺張臭臉,是因為他們在傢裡更容易被內心的撒嬌欲所影響。和外人相比,傢人更讓自己有安全感。不過,這種安全感說到底也隻是“和外人相比”而已,並不是發自內心的真正的安心。

  盡管並非真正的安心,但相對來說心理的防禦減少瞭,也更容易意識到自己的撒嬌欲。然而這種渴望卻無法直接表現出來。和與外人相處時相比,他們會因欲望沒有得到滿足而感受到更多的失落,更多的無趣,以及更多的不滿。

  • 世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比你聰明的人,比你還努力還認真
  • 誰說太認真你就輸瞭呢
  • 25歲之前你可以認真去做的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