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是一株生長緩慢的植物

  友情是一株生長緩慢的植物

  文/顧曉蕊

  推開窗,天剛微亮,一輪紅日從遠山中冉冉升起。宿舍樓下的花圃裡花兒開瞭,散發出若有若無的香氣,像我隱秘而青澀的心事。

  來這所中學已有半年多瞭,每天清晨我習慣推窗遠眺,山的後面是我思念的傢園。雖然隔幾個月能回傢一趟,但對第一次離傢住校的我來說,想傢的滋味還是很難受的。

  不過很慶幸,在這裡我認識瞭藍冰。她坐在我的前排,皮膚細白如瓷,一雙烏黑的大眼睛顯得水靈、俏皮。她是一個愛說愛笑的女孩,空閑時常跟我攀談,漸漸地沖淡瞭我對傢的思念。

  藍冰的傢離學校不遠,有一個周末,她邀請我到傢裡去玩。藍冰媽媽做瞭很多小菜,盛在精致的瓷盤裡。吃飯的時候,藍冰不停地往我碗裡夾菜,邊夾還邊說:“我媽媽做的菜很香,你要多吃點啊。”

  第一次受到這麼隆重的招待,我心裡頓時湧起一股暖流。臨走時,藍冰跑到院裡搬來一盆花,說:“這是我最喜歡的海棠,又叫解語花,現在把它送給你吧。”

  那盆海棠被我擺在窗臺上,碧綠的葉片鮮嫩欲滴。也正是從那以後,我們的友誼突飛猛進,隻要一有時間就湊在一起,說著總也說不完的話。

  那是一個微風徐徐的傍晚,我們背靠背地坐在草地上,聊起瞭各自的心事。

  我的傢境並不寬裕,為瞭供我上學,母親到附近山上砸石子。她的手上結滿厚厚的繭子,原本清瘦的臉龐顯得蒼老憔悴。我深知母親掙錢不容易,因此平時總是很節儉,去食堂隻買最便宜的菜。

  她靜靜地聽著,隨後也向我道出心底的秘密。前些日子,她的目光被一個身影吸引,他是陽光帥氣的班長。她將滿腹心事塗寫在紙頁上,讓相思在輕舞的詩行中蔥蘢,媽媽看到後與她進行瞭一番長談,她終於將那份淡淡的情懷放下。

  那天我們聊瞭很久,直到夜空中升起繁星點點,才依依不舍地離開瞭。

  不久後的一天,班上有位學生患瞭重病,同學們想兌錢去看望他。我翻遍錢夾掏出10元錢,交給負責收款的班長,他笑著搖瞭搖頭,“聽藍冰說你傢裡很窮,就別參與瞭。”

  我愣瞭一下,隨即紅著臉跑開瞭。媽媽曾說過能給予就不貧窮,他偏要給我貼上“貧窮”的標簽,最可氣的是傳話的竟是藍冰。

  正當我為此懊惱的時候,又爆出一樁“新聞”.班上外號“小喇叭”的男生,把藍冰的詩抄到後面的黑板上,還在題目下加瞭句——致班長。幾個男生吹著口哨起哄,藍冰氣得臉色蒼白。

  放學鈴響瞭,同學們紛紛散去,我起身正要離開,被藍冰喊住,“你給我解釋一下,怎麼會這樣呢?”我臉色微變,嘴上卻不甘示弱,“先問問你自己,是誰把我的情況告訴班長的?”

  或許是我的聲音有些大瞭,她氣呼呼地說:“看你那兇樣子!”

  什麼?她居然說我“熊樣子”?要知道在當地方言裡,這是句帶有輕侮的話。我冷冷地看瞭她一眼,然後轉身離開,隻留她一個人愣在原地。

  隨後的幾個月,我們倆誰也不搭理誰,有時目光碰到一起,也都會馬上避開。窗臺上的海棠,葉片變成黃褐色,看到它,我更覺得心情遭透瞭。

  又過瞭一段時間,我們傢要搬遷,媽媽到學校辦理轉學手續。同學們送來很多漂亮的名信片,並在上面寫下祝福的話。我悄悄地望瞭望藍冰,見她一臉靜如止水的神情,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失落。

  再想想那天的事,盡管她的話傷瞭自己,可是我也有錯。她跟我傾訴內心的苦痛與快樂,是為瞭讓彼此更好的成長。然而,當“小喇叭”拿著地上撿到的紙團,神秘兮兮地來問我時,我漫不經心地抖落瞭她花瓣般的心事。

  我心裡浮起絲絲愧疚,又不好意思主動跟她說話。當我清理完書桌將要離開時,藍冰走瞭過來遞給我一條粉紅圍巾,真誠地說:“這是我特意為你挑選的禮物,希望你喜歡,也請你原諒我無心的過錯。”

  我激動得聲音都發顫瞭:“啊……不不,應該是我向你道歉。”我們握著手相視而笑。

  回到宿舍,我意外地發現海棠開花瞭。胭脂色的小花,一朵挨著一朵,緊緊地簇擁在一起。那一刻我恍然明白,友情是株生長緩慢的植物,要用愛心和耐心來澆灌,才能如花兒般絢麗綻放。

  我托同學把海棠轉交藍冰,再後來我們經常書信往來。我記得和她在一起的日子,記得她給我的溫暖,這一段難忘而美好的記憶,在我心裡永遠都不會抹去。

  1. 關於友情的名言
  2. 表達友情的句子
  3. 友情這棵樹上隻有一個果子,叫做信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