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性德 人生若隻如初見_人生感悟

  納蘭性德 人生若隻如初見

  木蘭詞

  作者:納蘭性德

  擬古決絕詞諫友

  人生若隻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賞析】

  無疑,該闕詞章與白氏《長恨歌》皆涉及唐玄宗和楊玉環那段毀譽參半的愛情故事。

  站在政治的角度,李隆基荒淫廢國。

  從感情的意義上來看,雖然唐玄宗迫於三軍眾怒,無奈將楊貴妃賜死馬嵬坡,從此生死訣別、陰陽永隔,唐玄宗卻始終信守當初七夕夜半“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的誓言,縱“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這種用情深遠的愛情故事,試問誰人不動容?

  當然,我們已無法考證這段真摯愛情故事是否屬實,權且和納蘭一樣,首先肯定這段風流佳話。

  納蘭此詞以一失戀女子的口吻譴責負心的錦衣郎。

  起句非常新奇,本來兩情相悅,恨不能朝朝暮暮,然而如若知道遲早分離,倒不如保持“初見”時那種若即若離的美好。然後描繪變心的人往往指責滿懷癡情卻無端被棄的一方首先變心,失戀女子的愛恨情殤可見一斑。

  最後引用七夕長生殿的典故,譴責薄情郎雖然當日也曾訂下海誓山盟,如今卻背情棄義!

  人生若如隻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人生若如隻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納蘭性德的這句詞,極盡婉轉傷感之韻味,短短一句勝過千言萬語,人生種種不可言說的復雜滋味都仿佛因這一句而湧上心頭,叫人感慨萬千。

  初見,愛恨情愁的開始。剛登場的意氣風發,初相遇的情不自禁,都隻開瞭個頭。大好河山似錦前程,要怎樣去指點激揚?偶然遇見或刻意安排,將有怎樣一段波瀾不驚或銘心刻骨的故事?未知的前方是若隱若現的風景,充滿期待和不期而遇的驚喜。

  人生若隻如初見,所有的驚鴻一瞥定格念念不忘的美麗畫面,一切都將保持最初的好奇和新鮮狀態,那些躊蹉滿志的初生牛犢總是那麼朝氣蓬勃,那些羞澀的欲言又止有許多種神秘的可能,一切都像清晨的露珠般晶瑩剔透,像朝陽般明亮燦爛。

  果真如此,又怎麼會悲畫扇呢?但流光容易把人拋,又豈止是紅瞭櫻桃,綠瞭芭蕉。誰能抵擋光陰的利箭?華年易逝,姹紫嫣紅隻付與瞭斷井殘垣,刻骨銘心隻能隻歸瞭風輕雲淡,相看兩不厭產生瞭審美疲勞,卿卿我我變成瞭相顧無言。(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春風十裡後來卻是冷月無聲,雄姿英發後來隻能遙想當年,仙葩美玉後來成瞭水月鏡花。

  初見時人面桃花的驚艷,來年卻是物是人非的落寞。長生殿裡的信誓旦旦,卻變成瞭馬鬼坡前的“江山情重美人輕”。初見時回眸一笑的百媚,已變成此恨綿綿的哀怨,李隆基和楊玉環之間隔瞭江山。朱麗葉與羅密歐一見傾心,卻得知他是仇傢之子,驚問:“要是不該相識,何必相逢!”他們之間,隔瞭生死。《羅馬假日》裡的公主和記者浪漫邂逅而相戀,最終卻不得不回到各自的世界,再見時隻能恪守身份默默無言,他們之間,隔瞭世俗。《半生緣》裡,曼楨和世鈞18年後重逢,都知道再也回不到從前,他們之間,隔瞭流年。

  小時候聽故事,總是急著問:“後來呢?”後來,原來並非全然美好。人生是一場盛筵,初見總是琳瑯滿目熱氣騰騰,之後酒冷茶涼。悲傷的,不是這殘羹冷炙,是這似水流年。

`;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