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越少,幸福感越高_人生感悟

  選擇越少,幸福感越高

  如果冰櫃裡隻有朗姆酒、香芋和原味的小冰淇林,我們隻需要花兩塊四毛錢,便可以選到自己最喜歡吃的口味。但是,如果還有草莓、哈密瓜、香草等更多更多的選擇,你花再多的錢,都不可能一次嘗個遍,除非你打算進校醫院掛個急診號。所以,請堅信自己的選擇是有限的,自己已經做出在這個節點上最好的選擇,自己是幸福的。

  德國《時代周報》:自由的副作用

  我們明明生活得更好瞭,我們明明擁有更多的可能性,可是為什麼我們卻沒有能夠更幸福?更寬廣的自由和更多樣的選擇,在使你擁有更多機會的同時,也意味著你將錯失更多。

  2009年夏天,我定期和六七個朋友見面,一起在柏林郊外一個破敗的舊農場燒烤。有天晚上蘇菲一個人來瞭,通常她都是和男友尼克一起來的。當我站著烤東西的時候,那些女人們鬼鬼祟祟地進到屋子裡去瞭。幾分鐘後,西葫蘆切片已經快被烤焦,那些女孩都回到花園裡來,蘇菲哭瞭。

  情況表明,蘇菲和尼克分手瞭。原因:蘇菲(當時35左右)想要孩子,而尼克不想要,他還沒有這樣的打算。

  她已經受夠瞭。這樣可能會痛苦些,但她不用再繼續浪費時間瞭。

  由此而引爆的討論很奇特:我們坐在那裡,有一撮人是相對優越的都市病患者,他們在悲嘆現代生活的討厭,並說在當今社會,工作和愛情很難兩全。有個人說起自己的一個朋友,幾個月以來他一直患有倦怠癥並且必須要服用抗抑鬱藥。另外一個人在抱怨一種感覺:“不管自己已經做瞭多少瞭,總是覺得不夠。”

  晚上我和我女朋友開車回傢的時候,終於又說到瞭我們問題(我女朋友剛好因為工作關系必須要去荷蘭,但她並不想離開我,她的傢庭以及柏林。)她突然脫口而出:“本來我們擁有所有的可能性,本來我們應該十分滿足才對,可是為什麼我們沒有呢?”

  一個簡單的問題。可我沒有答案。

  幾天以後,我考慮瞭這些事情是否值得深究,並開始深入思考我女朋友提出的問題。首先,我懷疑並期待,這些情況的出現隻是因為我們所有人都愛瞎折騰。我估計,我們這一代,或者是所有人,生活在自由富足的工業國傢的人都深受“慢性不滿足感”之苦。而從歷史比較或者從全球比較上開看,我們目前的生活境況都是很奢侈的。

  因此這種反差,讓我覺得很難堪。

  我們到底怎麼瞭?

  但我研究得越深入,思想轉變得也就越多。

  我發現,70年代的時候,研究者調查瞭的大量生活在世界上富裕的發達地區的人,詢問他們的生活滿意度。這個調查的結果,客氣點說,相當令人清醒。這裡有兩個例子。

  一、盡管在過去35年裡,我們的自由程度以及富裕水平持續上升,德國人的生活滿意度卻下降瞭。(柏林墻的倒塌也絲毫沒讓我們感覺更幸福,無論是在東德還是西德。)

  二、這一個令人困惑的例子和西方女性的狀況有關。兩個美國人類學傢(其中一個為女性),自70年代以來,對許多工業國傢的女性幸福狀況進行瞭細致的追蹤調查。關於他們的發現,研究者至今仍在深思:女性在過去十年裡,一直都對自己的現狀不滿(但他們明顯擁有更廣闊的自由和更多的可能性)。

  這種令人吃驚的趨勢不僅僅隻發生在美國,不,這種現象出現在所有的被調查的國傢裡:比利時、丹麥、法國、英國、希臘、愛爾蘭、、意大利、盧森堡、、西班牙、葡萄牙以及荷蘭。唯一的例外是德國,因為德國人,無論男女都越來越不滿足。

  我感到很震驚。我在問自己,我們究竟怎麼瞭?根據實際調查我們享有優越的生活方式,為什麼我們無法享受它?僅僅是因為我們不知足嗎?還是在眼花繚亂的社會中我們缺失瞭什麼?

  當我跟朋友們說起第二個例子的時候,他們大部分都不假思索地回答:當然瞭,如今女人可是肩負著兩個工作——孩子和職業!(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現在的女性完全是超負荷!對於平衡接送孩子和工作安排之間的技巧,她們一無所知。這令她們不知所措。

  當然也會有許多女人能夠扮演好這種雙重角色,所以這不能完全解釋這種不幸福傾向。同樣的傾向也發生在那些沒有孩子以及沒有工作的女人身上。這種不幸福傾向一定有其他原因。那麼它是什麼呢?

  經過幾周的調查,以及通過大量閱讀相關研究中的觀點和評價,我明白瞭,至少有一部分答案就恰恰隱藏在這個問題本身裡。這時我相當確定,並不僅僅是我們不滿足,而是因為我們擁有太多可能性。

  是自由本身令我們時常沮喪。(女性在過去十年裡體驗到瞭更廣闊的自由,但如果她們與此同時也特別強烈地感受到瞭自由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並失去瞭她們從前在男人那裡獲得的簡單幸福的話,這也不是不符合邏輯的。)自由面的擴展和選擇項的多樣化,所可能產生的危險和副作用究竟在哪裡呢?

  一個心理學傢進行的簡單啟發性的實驗給我們瞭第一個答案。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人員希娜·延加在一傢美食店裡展開自己的實驗,來到這裡的顧客可以品嘗到不同種類的果醬。在一組實驗中有7種果醬可供選擇,而另一組則是24種。

  情況表情,豐富的果醬種類雖然吸引瞭很多客人前來,但他們看起來都很猶豫。他們停下來、遲疑、討論著不同種類的好壞,離開店的時候僅有百分之三的人買瞭果醬。與此大為不同的是另一組的顧客,他們的選擇很少:他們之中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決定瞭買哪一款果醬。

  這個實驗第一次顯示瞭:更多的選擇也會帶來弊端——遲疑以及缺乏決斷能力。延加的進一步實驗以及其他研究小組的實驗都顯示,與眼花繚亂的選擇項相比,當人們從約十個目標中選擇一個的時候,他們不僅更果斷,而且最後的時候也會感覺更幸福——選擇越少,滿意越多。

  結果是矛盾的。我們中的許多人會本能地覺得一個選擇項不夠,豪華的超市裡提供上百種果醬,征婚交友網站吹噓自己有百萬會員。這種多樣性自然也有其吸引人之處:選擇越多,機會畢竟也會增多。果醬也好,愛人也罷,至少會有一個恰恰符合我們的口味。

  但另一方面,也是我們很容易忽略的——選擇的多樣性並非處處皆好。一個明顯不好的結果就是,隨著選擇的增多,人們也會系統地錯失更多。你步入一傢隻有3種冰淇淋的冰淇淋店。你要瞭兩個冰淇淋球,這樣你幾乎就已經品嘗到瞭所有的種類。但現在你來到瞭一傢非常現代的冰淇淋店,它有200個品種。你或者是品嘗三分之二的種類然後讓自己被送到醫院,或者就是隻要兩個冰淇淋球,然後錯過剩下的99%(幾乎是所有。)

  問題的重點是,我們的社會越來越像現代冰淇淋店的平方,就好像超市給我們的身體帶來危險和副作用(肥胖)一樣,花樣繁多的社會不僅給我們的精神帶來幸福,也帶來瞭挑戰。

  我的決定正確嗎?我不應該……?我明明也可以……?我是不是更喜歡……?因為有無數的選擇項,這些疑問在現代都市病患者的頭腦中嗡嗡作響,多麼不理想!然而從中他們能獲得的隻是很少的一部分。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選擇多樣化的現代社會不可能會公平。你或者加快生活的節奏,每天都大量充電,生活在慢性倦怠癥的危險裡;或者你無盡的錯失許多。

  自由更煩人的後果就是負罪感和悔恨感:一個人越自由,他對自我的期待也就越高,然後不能滿足這種期望的危險系數也就越高,在工作、愛情和生活上都是如此。

  澳大利亞的流行病學專傢曾指出,一個國傢裡年輕人所感受的自由,和這裡年輕男性的自殺之間存在聯系。這種說法不無道理。我們可以這樣解釋這個結果:自由不僅僅隻催生驕傲的勝者,作為硬幣的另外一面,也同樣帶來失敗者。生活的危機越緊迫,社會給我們造成的這種印象就越強烈——我們有可能過上更成功的,更幸福的生活。

  誇張點說,一個在專制中失敗的人,可能是一個悲劇人物,但同時也可能是個英雄。而一個自由國度——所有的門都真的或者可能敞開著——失敗者也隻是個失敗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