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言新說_人生感悟

  格言新說

  《人有遠慮,必有近憂》

  文/劉誠龍

  人生的遠處是什麼?你是不是想:那裡將是生旦凈末醜,酸辣多半苦?那裡將是萬事皆空,一生操勞終究變個土饅頭?世界的遠處是什麼?你是不是想:那裡將是蒼天掉下來,大地陷下去?那裡是灰飛煙滅,宇宙白茫茫一片真幹凈?

  古希臘的泰勒斯,是個哲學傢,也是一個星象學傢,他常常隻是眺望遙遠的星空,而不註目腳下的小路。有一天晚上,他走在曠野之間,一心一意看著星空,一點也沒註意到腳下有一個坑,結果呢,他就掉進那個坑裡,差點摔瞭個半死。

  濫思甚者疾病多,積慮深者生機淺。日思夜想,都是煩,你哪能身寬體胖?林妹妹思慮過多,多美的青春卻是一個病殃殃的身子;坐想行思,都是愁,你哪能笑逐顏開?諸葛亮謀算太多,出師未捷常使英雄淚滿襟。

  與其處心積慮透支明天,不如輕輕松松過好今天;與其殫精竭慮做夢未來,不如開開心心活在當下。人生,是需要一些愣頭青精神的。所謂愣頭青精神,就是不管前面是刀山是火海,小車不倒隻管推。

  你知道為什麼“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嗎?是因為他們前怕狼後怕虎;你知道為什麼“無知者往往無畏”嗎?是因為他們逢山劈山逢水趟水。沒把困難當回事,困難真的就不是什麼事;總是把困難想得比天還大,永遠也不能成功。

  當春的花朵,在春天燦爛開放,花朵不去想秋天的凋零,她在春天隻管把花開好,到瞭凋零的秋天之際,卻是她結出碩果之時;如果在春天裡隻想秋的蕭瑟、冬的肅殺,那麼,一念至此,則百無聊賴,萬念俱灰。心若成灰,身體即多疾;心若成灰,事業即多敗,無好身體,無好事業,無好心情,那麼幸福,歡樂,成功,又從何談起?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少年是快樂的,該爛漫且爛漫;青春是美麗的,該綻放且綻放;芳香的熱茶趁熱喝,不要等到變冷;醇厚的美酒趁興飲,不要等到變餿;少年老成不是太好的事,少年將老年的日子過瞭,有什麼好呢?少年可老年,老年難少年。

  一點也不去思慮未來,醉生夢死的,當然沒有未來;天天都是思慮未來,積勞成疾的,其實也沒有未來。因此,人生的A面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人生的B面是:人有遠慮,必有近憂。

  《小忍則亂大謀》

  文/曠新年

  孔夫子曾經說:“小不忍則亂大謀。”許多人把孔子的這種說法絕對化,普遍化,常識化,變成瞭一種教條。許多人把“忍”字當作座右銘,變成瞭一條忍字訣。忍耐成為瞭一種美德和智慧,成為瞭我們的民族性格。

  我曾經在不惑之年,為一個忍字,付出瞭愛情、幸福以至幾乎生命的代價。《大話西遊》中有一段膾炙人口的臺詞:“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感情放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時候,我才後悔不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當一份這樣的感情發生在我面前的時候,一位聰明博士讓我忍耐,等待時機。他告誡我:“小不忍則亂大謀。”而我也相信我們愛情的期限是“一萬年”。然而,忍耐帶來的是潰堤般的悲劇和災難。結果,我在忍耐中倒下,被迫與女友忍痛分離。女友說:“你知道認識你以來,最讓我不耐煩的是什麼?我不耐煩你自己老忍耐老讓我忍耐,猶豫不決,事情辦的都糊塗。”《左傳》上說:“大福不再。”誠哉斯言!

  確實,任何事情不能輕舉妄動,應該謀而後動。然而,既然是深謀遠慮的決策,就應該以我為主,充分掌握事物的制高點和主動權,不為外部條件和環境所左右牽制,畏葸不前,而是應該保持一種進攻的態勢,乘時乘勢,在極端的情況下,甚至破釜沉舟。《孟子》說:“雖有智慧,不如乘勢。”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有利的時機往往在我們還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稍縱即逝。我們懂得“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我們經常自以為在等待時機,卻不知道實際上在等待中已經不知不覺地錯過瞭機會。其實世界上並沒有真正的萬全之策,等到似乎是萬事諸備的時候,實際上已是“大事去矣”,成瞭永遠的遺憾。即使痛悔一生,也無可挽回。

  我們傢鄉有一句俗話:忍得一時之氣。然而,忍得瞭一時,也許就忍得瞭一世。忍耐可能意味著放棄生活的主動權和支配權,結果在忍耐中漸漸造成瞭一種被動挨打的習慣和局面,也可能在忍耐中逐漸忘掉瞭我們忍耐的初衷,以至於忘掉瞭我們當初的“大謀”。我們一直等待著奇跡出現,結果卻是坐失良機,無所作為,最後成瞭坐以待斃。消極地忍耐,積小錯,成大錯,一步錯,步步錯。當忍耐成為習慣,喪失主動的精神,就隻會徒然挫折瞭自己的銳氣,迷失瞭自己的方向,動搖瞭自己的軍心,瓦解瞭自己的士氣,渙散瞭自己的人心,沮喪瞭自己的意志,喪失瞭自己的勇氣,亂瞭自己的陣腳,使得 “大謀”成為瞭一個鬼迷心竅的迷魂陣。俗話說,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因此,與其讓忍耐束縛住瞭自己的手腳,不如傾生命的全部能量大張旗鼓奮力一搏。

  《比賽第一,友誼第二》

  文/路加

  從沒聽到過運動員在賽前采訪時說:“我這次來是為瞭加深和其他選手的友誼。”也沒聽到過學生在高考前說:“我考試的主要目的是為瞭認識更多朋友。”除非他要作弊。

  既然是比賽,就要分出高低。

  賽前的握手是友誼嗎?不是!那是交鋒的前奏。賽後的擁抱是友誼嗎?不是,那是勝者在表達寬容,敗者在整理心情。難道友誼不存在嗎?存在!為瞭營造和諧、促進交流必須有名無實的存在,但隻能排在第二。

  奧林匹克精神是“更快、更高、更強”,永遠也不會改成“更親密、更友好、更融洽”。那是世界和平組織的事情。

  多年來,我們打著“友誼第一”的幌子,暗地裡摩拳擦掌,緊張備戰。(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場場競技有任務,次次比賽要指標,還要告訴運動員們:“記住,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哦。”然後體育健兒們抖抖汗水,站直滿是傷病的身子高呼:“我們的目標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呵呵,做運動員,圖個啥?

  每個運動員的目標都是奧運會,因為在那裡,可以和世界最頂尖的對手較量一下,說白瞭,奧運會就是體育界的華山論劍,來這裡就是要爭第一的。

  大膽的作個想象,倘若有一天,出現一奇人,把所有項目的金牌都包瞭,然後會怎樣?答案有二:一、地球上所有的贊美之詞都給瞭他一個人;二、所有媒體大罵:這小子真不夠哥們!你相信哪種?

  《勤難補拙》

  文/熱茶

  “忠誠”是美德,但忠誠變得愚蠢,就顯得可笑;“勤奮”是優點,若勤奮伴隨盲目,則令人可悲。

  “勤奮”不是隻要存在就有價值,偏離瞭正確方向,它就是一列脫軌的疾速列車。把勤奮美化成點金石,以為無論何種腐朽經過它的點化都會變成神奇,殊不知這就像把一塊石頭變成一匹錦緞,把一束絲線攻成美玉,也許力道、方法都恰當,卻選錯瞭對象。

  有先賢雲:“勤能補拙”。實則,“勤能助巧”。天資高者,略加施力,自然功效高於常人,李白“五歲誦六甲,十歲觀百傢”,杜甫“七齡思即壯,開口詠鳳凰”,曹植七步成章,甘羅十二拜相,而你天賦非在此,強要慕高斯之早慧而困於奧數;習傅聰之技藝而誓為琴童,不講天分,隻能使拙者愈拙,巧者失巧。

  “巧”與“拙”是人出發時的方向,“勤”與“惰”是人出發後的過程,“成就”就是路那頭讓你渴望的終點。方向對瞭,沒有一路艱辛的歷程,終點尚且僅是“可望而不可及”;方向錯瞭,你汗水也罷,淚水也罷,血水也罷,這一回,那個終點卻是“不可望”且“不可能及”的瞭。

  勤難補拙,因為“拙”不是靠勤奮就能補得瞭的,“拙”需要的是發現“巧”的眼睛,而不是蒙住眼睛的雙手。

  “勤奮”是鋼,但好鋼要用在刀刃上才不會浪費。

  如果血汗是鈍厚的刀脊,那麼眼光就是銳利的鋒刃——別使蠻力,看準瞭再切下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