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不過是學會如何和自己相處_為人處世

  一輩子不過是學會如何和自己相處
  
  文/十二
  
  從西班牙與法國交界的比利牛斯山山區為起點,到聖地亞哥的德孔波斯特拉大教堂為終點,有一條綿延800公裡的小路,跨越無數邊界小鎮、荒蕪田野、崎嶇山坡,隻有鄉村旅館的上下鋪,時刻可能遭遇暴風雨,罕有熱水淋浴,倘若延誤瞭行程甚至要獨自夜宿荒地。
  
  百年來,無數人選擇孤身踏上這條朝聖之路。他們都是虔誠的基督徒麼?是為著見證神跡而來的嗎?我是不相信那些信仰拯救論的。據說許多踏上朝聖之路的人,他們的理由居然是看能否瘦身成功。大概這種理由也隻是拿來揶揄那些忠實信徒的,因為真正能令人下決心脫離生活走上一條陌生旅途的理由,隻有一個:總有一些難以言說的苦楚。至於那苦楚是孤獨、逃避、宿命還是懺悔,可能連他們本人也無法分辨清楚,於是,隻有孤註一擲,選擇一條以往從來不曾想過踏上的路,以期找到那個救贖自己的答案。
  
  一個許久都疏於運動的朋友,突然就決定,她要登雪山,在眾人蠱惑下,我亦參加報瞭名。
  
  第一次見雪山的人,一定都會興奮。那是大自然天造地設的教堂,那白雪皚皚的山峰頂就像哥特教堂的尖頂一般,直通天際,就像是神的居所。
  
  到瞭雪線之後,城市人立馬就能感覺到一種自然的輕蔑。原來,人類亦不過是渺小的。高原、冰川、陽光,讓你的呼吸和腳步越來越沉重。你卻沒有回頭路。沒有回頭路,隻能一步步向前走,哪怕是數小時才能行出百米的距離。在那樣的時刻,除瞭呼吸和步履,你腦子裡再也不會有其它的念頭,忘卻瞭一切塵世俗念,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到達目的地。因為誰也不會在半路陪你度過危險的雪夜。
  
  沒有手機信號,不再有塵世任何事的騷擾。半夜步出帳篷,望到漫天密密麻麻的星辰,天地安靜,雪落無聲。
  
  此情此景,不知讓多少人中毒深重,欲罷不能。誰又會知道他們依賴那種靜謐、逃離城世的原因是什麼呢?沒有人會主動說起,也沒有人會主動去問。隻有最親近的朋友才知道,若非不是有一顆活的不夠好的心,誰會去從痛苦中尋覓安撫,就像那種空心的樹,看起來枝繁葉茂,卻原來已失去瞭部分的心。
  
  朝聖之路的問題是什麼呢?答案又是什麼呢?在電影《朝聖之路》裡,喪子的年邁父親替兒子走完瞭全程,最後他得到一張走完全程的證明,鄭重要求辦事員在上面寫上兒子的名字。就這樣結束瞭嗎?不,他又繼續走,走到海角,將那最後的骨灰灑向大海。終於,如釋重負。讓那悲傷淹沒於大海裡吧。讓所有那些悔恨隨海風飄散吧。
  
  基督教說,人生來就是有罪的,所以這一生所應該做的,都是贖罪,才能得進天堂。佛陀卻是相信人性生來就是向善的,這一生所應該做的都是積累善念,才能輪回不墮入魔道。
  
  是罪或是善都不重要。一如問題和答案最終都不再重要。沒有任何一個答案可以拯救人生。我們所能做的不過是走在路上,然後原諒自己的錯,然後找到一條可以跟自己更好相處下去的路。
  
  因為,這條路,沒有回頭路。你,隻能鼓足勇氣走下去,走到最後終於可以不再在乎問題和答案的那天。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