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黛雲:我的五字人生感悟_人生感悟

  樂黛雲:我的五字人生感悟

我覺得,我的一生可以說還是體現著佛經講的五個字,並可用之加以表述。佛經認為人的一生貫穿著五個字。

第一個字是“命”,你必須認命。

比如說你生在哪一種傢庭,你長成什麼樣,你沒法選擇。你生在一個貧農傢庭和你生在一個大富豪傢庭肯定是不一樣的,這是命運,你不能選擇的。這叫“命中註定”。

第二個呢,我覺得就是“運”,“時來運轉”的“運”。

這個“運”是動態的,如果說“命”是註定的,不動的,而“運”則是動的。我常常覺得自己有很多“時來運轉”的時候,也有很多運氣很糟糕的時候。好多時候,你覺得你沒有做什麼,可就是發生瞭某種“運”。

比如當時我們剛大學畢業,辦一個刊物《當代英雄》。為此,1958年反右已經快結束瞭,我還是被補進去,劃成瞭極右派。我為此二十多年離開學術界。後來我搞比較文學,也真是“時來運轉”。那時已經是1981年瞭,我都已經50歲瞭。也是非常偶然的,我就不知道怎麼把我選去哈佛瞭。而且,不單是在哈佛訪學瞭一年,當時伯克利大學有人來哈佛開會,看見我,就邀請我到他那兒做兩年的特約研究員。我完全沒有想到!怎麼可能呢?伯克利和哈佛都是很好的學校。

後來,我就相信這個“運”,就是說“時來運轉”。“運”是不能強求的,“運”沒有來的時候,強求也沒有用。當運氣很壞的時候,你不要著急,運氣很好的時候,你也不要覺得自己怎麼瞭不起,它是有一個你所不知道的力量在後面推動的,並不是你自己有什麼瞭不起。

第三個字是“德”,就是道德的“德”。

道德是任何時候都要“修”的,孔夫子講的“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如果你不講“德”,不講“學”的話,那是非常大的憂患瞭。

無論在什麼意義上,我總覺得自己要做個好人,我覺得這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像費孝通先生講的,是中國文化傳統的基因。一般普通的老百姓也不一定就望子成龍,可是他希望孩子是個好人,不要是個壞人,這是生存在我們老百姓文化中的一個基因。在我最困難,最委屈,最想不通的時候,我覺得有兩句話是我生活的支柱,那就是:“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雖然任何權利都被剝奪瞭,但我還可以做一個好人。

我在鄉下被監督勞動時,正是大饑餓的年代,領導要求我創造一個奇跡,要把四隻小豬,在不喂糧食的條件下,也能養肥瞭給大傢過年。就這個任務,當時我很著急呀,每天漫山遍野讓豬在地裡拱食,到處給它們打豬草。後來把那豬養得還可以,反正不算肥,但是大傢過年的時候都吃得挺高興,我覺得也很好。所以不管怎麼樣,就算在很困難的環境裡,還是要獨善其身,竭盡全力,做個好人,所以老鄉都很喜歡我。

當時我住的那一傢,老大爺是個放羊的,他去放羊的時候,撿到一個核桃,半顆花生什麼的都帶回來給我吃。那時候的下放幹部都得瞭浮腫,因為糧食不夠,可是我沒有浮腫,那就是因為我們常常可以吃撿到的核桃、花生、白薯頭。而且我們那個大娘養雞,除瞭上交的雞蛋定額外,總還能剩下幾個。我們三個人,幾乎每隔幾個月就會有一次“雞蛋宴”,三個人吃8個雞蛋!所以我一直沒有浮腫,身體很好。

如果那時候看不見前途就完全消沉,什麼也不想幹瞭,或者說你對老百姓很冷漠,對大傢很抗拒,如果沒有“窮則獨善其身”的信念,就會覺得日子沒法過下去。

第四個字是“知”,知識的“知”。

“知”是你自己求的,就是說你要有知識,要有智慧。這一點,我覺得我也一直沒有放棄。即使在放豬的時候,我也一邊放豬,一邊念念英文單詞什麼的,沒有把英語基礎全丟掉。我原來是喜歡外國文學的,特別是屠格涅夫等俄國小說。他寫的革命女性對我的影響非常之大。另外一方面,我也很喜歡中國的古詩詞。

我很奇怪,一方面我欣賞那種特別進取的,像我喜歡的俄羅斯文學都是如此,立志要為別人,為大眾做一點事;可另一方面,中國的詩詞,特別是元曲裡那些比較消極的東西對我影響也很大。比方說老背的那些元曲:“朝如青絲暮成雪”,“上床和鞋履相別”,“人生有限杯,幾個登高節”之類。

這些“知識”對我以後走上比較文學的道路是很重要的,因為我知道一點西方,又知道一點中國,然後又運氣好,到瞭哈佛大學,接觸瞭比較文學學科,這就使我有瞭從事比較文學的願望,特別喜歡這個學科,也看到這個學科將來的發展未可限量。

所以這個“知”對人很重要,有時也會決定人的一生。如果你沒有這個知識領域,沒有看過相關的書,你根本不接觸,那就不可能向這方面發展,你這個人就會很閉塞,可供你選擇的道路也會很少。(勵志名言 www.share4tw.com)所以,我很看重這個“知”字。

第五個字是“行”,上面談到的一切,最後要落實到你的行為。

這個“行”其實是一種選擇,就是當你面臨一個個關口的時候,你怎麼選擇。人所面臨的選擇往往是很紛繁的,也有很多偶然性。即便前面四個字你都做得很好,可是這最後一步,當你跨出去的時候,你走岔瞭,走到另一條路上去瞭,或者你這一步走慢瞭,或者走快瞭,你照樣還是不會得到很好的結果。

我覺得我自己有很多這樣的關口,例如那時到蘇聯去開會,領導真的很挽留我,告訴我你可以到莫斯科大學留學,兼做國外學生工作,但是我還是決定回北大。後來季羨林先生給我的一本書寫序的時候,他說,樂黛雲這個選擇是對的,也可能中國失掉瞭一個女性外交官,但中國有瞭一個很有才華的比較文學開拓者。

這就是說選擇很重要,人的一生,有時選擇對瞭,有時選擇錯瞭!選擇對瞭,運氣不來也不行。記得我大學畢業時,彭真市長調我去做秘書,我選擇不去,但也由不得我!沒想到一來二去,當時竟把我的檔案弄丟瞭,我也不想去找,後來也就算瞭。這樣,我還留在北大,這就是選擇和命運的結合。

總之,命、運、德、知、行,這五個字支配瞭我的一生。對此有些感悟,我講出來與大傢分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