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什麼來安撫那些不安的年輕人

  用什麼來安撫那些不安的年輕人
  
  誰能告訴我怎麼活?
  
  1980年,《中國青年》刊登瞭青年讀者“潘曉”的來信:“有人說,時代在前進,可我觸不到它有力的臂膀;也有人說,世上有一種寬廣的、偉大的事業,可我不知道它在哪裡。人生的路呵,怎麼越走越窄,可我一個人已經很累瞭呀……”
  
  2005年,“開復學生網”收到瞭它的第1000個問題:“開復老師:就要畢業瞭,回頭看大學生活,我想哭,不是因為離別,而是因為什麼都沒學到……要說收獲的話,就是對什麼都沒有的忍耐和適應。”
  
  2010年,有年輕人在任志強發表“買不起房為什麼不回農村”的言論後,在微博反問:“您說的是有道理,但是我們不想就那麼認命!我們向往大都市才會奮鬥拼搏,您如果是我,您也會選擇大城市吧?!”
  
  青年的心是一個時代最敏感的溫度計,也是一個國傢最脆弱的神經。那些屬於青春期的迷惘、熱望與憂鬱,與時代的前進、變革與激蕩息息相關——每一代人的青春期困惑,構成一個國傢的青春期病史;每一代人的青年導師形象之變,構成一個社會的精神進化史。
  
  青年導師形象之變
  
  中國青年從來不乏指導者。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魯迅以筆作槍、60年代人手一本紅寶書、80年代李澤厚啟蒙美學、90年代餘秋雨開啟“文化苦旅”……他們在一個中國人年輕時成為青春期記憶,然後又迅速在中年時剩下極淡的身影——正如我們的文明逐漸隻指物質文明、時代赤裸裸地被稱為欲望時代、中國變成急之國,也不過30年。
  
  青年導師在解答人生問題,也在解答青春中國的社會問題。經歷過青年導師與政治偶像重合的年代,經歷過青年導師幾近空白的年代之後,到瞭2010年,中國的青年導師基本形成瞭三大派系,其實也是我們社會的三個縮影:
  
  一是基於“成功動機過剩”而生的成功學老師;
  
  一是解決情感缺失問題的情感老師;
  
  一是來自交流即時、互動的網絡“@老師”。
  
  這是成功學導師解決不瞭的問題:你為著復制成功而來,但時代的成功卻不可復制——無論是上一代人白手興傢的故事還是一夜成名的經驗,對下一代人來說都屬於“時不再來”的偶遇。俞敏洪發明新東方精神,把英語變成成功學,把留學變為人生拐點,但海歸回國遭遇的卻是低薪與失業;李陽告訴你瘋狂與自信是改變人生的力量,但朝他作出下跪姿勢的年輕人,身上又何嘗沒有橡皮人的基因;劉墉教你如何靠平常心成功,但你在欲望社會,最找不著的就是平常心。
  
  這是情感老師解決不瞭的問題:你要進行愛的教育,但最好的止痛藥卻是拋棄愛——放手總比珍重簡單:張小嫻解剖男人如庖丁解牛,但女人透析男人的結果往往是成為剩女,註定看著世紀佳緣上市與《非誠勿擾》熱播;彭浩翔進行《愛的地下教育》,不時奉勸女孩子“以漫天亂箭把這賤男射個稀巴爛”;莊雅婷被稱為“耳光抽醒患者的恐怖醫生”,但她的“聰明才智通常用來刻薄一切”。
  
  這是網絡老師解決不瞭的問題:你一旦過於依賴別人的智慧,自己終會喪失智慧——當女朋友深夜接前男友電話,你都要偷偷上網問百度知道怎麼辦時,互聯網的“雲智慧”最終讓你喪失瞭獨自思考的習慣。人之大患在好為人師。唐駿學歷門應瞭這句古訓,也應瞭他先前說的“人一出名,最怕被人給盯上”。從餘秋雨到唐駿,近年來我們目睹瞭一個個老師的倒掉。
  
  唐駿現象提出瞭三個問題:誰的成功可以復制;誰配當青年導師;以及他們應該教導些什麼。
  
  誰的成功可以復制
  
  他們是壓力最大的一代,也是最沒方向感的一代。他們不想工作,他們拒絕加班,他們喜歡寵物甚於小孩。而現實是,他們又要工作又要加班,有時還要生孩子。年紀輕輕背上房貸,年紀輕輕沒瞭理想。曾經的飄一代淪為宅男宅女,這是可悲的!
  
  表面上看新生代們要比前輩快樂得多,但那是虛假繁榮。無論80後90後,他們在隨心所欲的表象下,是某種嚴重的不安全感。他們被斥為最無責任感、歷史感的一代,他們是史上包袱最沉重的一代。
  
  請看看這樣的事實:中國飛奔進老齡社會,越來越多的傢庭將呈現4個老年人、1對夫婦和1個孩子的“421”結構。老的仍未老去,十年後將呈現“8421”結構,“養兒防老”成為空話。調查中九成80後反映無法承擔養老之責。
  
  大學生得過且過,在學校都有很強烈的挫敗感,一出校門這種感覺就更強烈瞭。所謂理想自然就簡化為公務員、房子、車子等等。想當年,改革之初,深圳一位母親對兒子說,要再不好好學習長大瞭隻配做公務員。三十年後的今天,相信這位母親再也不會發出這樣的議論瞭。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運。古人的命運方程式是,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還有六名七相八敬神。還有呢:九交貴人十養生。當下九交貴人要比前八個變量重要得多。或者有一個舍身為你的老爸也很重要,正如牛人所言,這是一個“比爹的時代”。
  
  傳統社會是所謂先賦社會,一切皆已安排,一切皆由天定。現代社會是所謂自致社會,白手起傢打天下。改革開放三十年,自致社會復又墮回到先賦社會。找工作就是比爹。
  
  唐駿說,我的成功可以復制。事實上,沒有人的成功可以復制。因為成功的社會背景變瞭,況且我和你也不是一類人。
  
  新生代面臨的大問題,不是哪個青年導師能回答得瞭的。這是時代的結癥,不是新生代的問題。
  
  誰配當青年導師?
  
  俱往矣,青年導師們!
  
  做青年導師的前提,是言行合一。孔子門徒三千,足可敵國,卻安於遊走佈道。他的青年導師范兒,為萬世表率。中國還有王守仁的門徒,魯迅的門徒,各有各范兒。
  
  再後來,即上世紀80年代曾出現過一撥德育導師,李燕傑、曲嘯、彭清一曾在改革開放前沿蛇口與當地青年辯論過一場,並引發瞭所謂“蛇口風波”。德育導師將“淘金者”與“創業者”對立,認為淘金者“為瞭個人利益,特區不歡迎”,引發青年反感乃至當場反駁。(
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再後來,在王朔小說中,在電影《頑主》裡德育導師被徹底解構瞭。時代變瞭,年輕人隻接受《編輯部裡的故事》中“知心大姐”那樣的朋友。
  
  學生們會說,“老師,您說的豪氣幹雲,讓我們熱血沸騰,但一走進社會全不是那個意思”。對的,一入社會就是另一套規則,無能為力的感受迎面而來,導師們的話總被雨打風吹去。
  
  嚴格地說,失去人格力量的人不堪為人師。過往的青年導師,無不以令人欽佩的人格魅力為大旗。今天的青年導師沒有范兒,他們隻會兜售《成功學》及顯擺殷實的銀子——這便是他們的導師資本瞭。值此三千年未遇之變局下,青年導師又能向新世代灌輸什麼?
  
  中國青年需要的青年導師,其實不過是人生旅途上的一位朋友。他不是改變時代氣候的人,但他會告訴你如何適應這個雨季;他不是你的指路人,但他會告訴你大路邊仍有羊腸小路可走;他不是大義的佈道者,但他會告訴你聞所未聞的人生價值——他教你常識,教你獨立,教你反思;他讓你不再隨波逐流,讓你學會自我救贖;找到他的方法和找到自我的方法一模一樣。
  
  所以,從來就沒有什麼成功人生可以復制,要改變命運隻有自己摸索。馬克·紮克伯格沒有復制比爾·蓋茨,沒以誰為榜樣,他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把校園生活搬到網上。中國青年當羨慕紮克伯格,這位Facebook的創始人,憑簡單的理想就成功瞭。而錢,是順帶的結果。
  
  “後喻社會”中兒子尚能教老子新技術新玩法,老子輩又能教兒子輩什麼?潛規則、厚黑學嗎?若把這個世界搞得這麼糟,環境污染、社會不公、腐敗盛行,有何臉面教導下一代、做其導師?
  
  這樣的導師不要也罷。新生代隻需要同齡群的共鳴與相互學習。韓寒說,方圓幾公裡都找不到一個勵志故事。你隻有快快讓路,為年輕人騰地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