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讓我感覺富甲天下_人生感悟

  快樂,讓我感覺富甲天下
  
  文/湯寧
  
  有人站在車門,擋在我的前面。快到站的時候,後面有個孫子一直再催,反反復復地問:誒,你下車嗎!誒,你下車嗎!我說下車。他還在那兒跟復讀機似的,一遍遍反反復復地問,誒,你下車嗎!誒,你下車嗎!
  
  車門開瞭,我刷卡下瞭車,他在後面咕嘟瞭一句:下車不知道動,跟個死人一樣!
  
  我就突然停在瞭離車門兩步遠的地方,什麼謙謙君子、有忍其乃有濟、中華民族五千年傳統美德全都被我像鼻涕一樣甩到瞭地上,當時我隻想連衣服的左袖子也一起甩到地上,回過身瞄準瞭那張端端正正幹幹凈凈的白臉,賞他兩記響亮而又略帶節奏的耳光,“噼啪”,告訴他,跟陌生人說話時候放尊重一些!
  
  愣瞭半秒鐘的時間,我原地轉過瞭身。那孫子剛下瞭車,看見我突然的定住轉身,吃驚的往後縮瞭一下。
  
  我看瞭他一眼——打不過!——這哥們長得尼瑪比郭德綱還壯實——我就這樣沖上去被他海扁一頓,也解決不瞭什麼實質性問題,萬一被他打花瞭臉耽誤瞭上班,還有不少後事需要料理,比如說如何向周圍人解釋就是一件比打花瞭臉還蛋疼的事。
  
  一念之間,我平復瞭氣,轉回身離開車站走向地鐵。我突然感覺老祖宗留下來的退一步忍三分海闊天空孔夫子菜根譚似的處世哲學簡直是太有用瞭,這些傳統文化為政府平息瞭多少恩怨爭鬥、作科犯奸,維持瞭社會治安,緩解瞭公民矛盾,為強大的社會保障部門節省瞭多少不必要的醫療開支。
  
  然而,在不同人的眼裡,忍讓會有不同的定義和詞性,在高傲的人的口中,叫做“懦弱”是貶義詞;在謙卑的人的心裡,叫做“修養”,是根正苗紅的褒義詞。
  
  但無論哪一種說法都是錯的,因為任何說出來的話都是錯的,而大傢作為一個文明人太習慣講理和較真瞭,特喜歡給你講這是對的、那是錯的——我們從小就是這麼受教育的——你要知道,對的未必是真的。
  
  你在一傢單位工作很多年瞭,收入職級上面也沒有多大的變化,你身邊肯定就會有朋友年年問候你的時候說,你還沒換工作呢!(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就你這經驗、這水平、這層次,出去隨便換個單位都是中層領導,配車配房,工資翻一番……肯定也會有人像勸青樓女子從良一般苦口婆心的勸,你這單位多好啊,每個月還給報銷35塊錢的電話費、15塊錢獨生子女費呢,你就踏踏實實的待著吧!
  
  有個老師手裡拿著一個水杯,他問大傢,下一步他最好的選擇是什麼?有人說應該去裝水,有人說應該分享給別人,有人說應該分析自己,用最好的方式來利用水……
  
  如果你願意接受,那些可以給你意見和建議、批評和評價的人,肯定比每天西直門地鐵站上女廁所的人還多。我們在給予別人建議的時候太喜歡從自己的角度——悲催的成長環境、殘酷的工作經歷、艱難的奮鬥歷史去給別人建議瞭,有時候其實你隻不過就是跑到西直門的廁所裡撒瞭泡尿,而你從來都沒有想過問問人傢馬桶願不願意,你這建議是在指點迷津,還是把人往陰溝裡面帶。
  
  上面那個老師說:一個人手裡拿著水杯,他應該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和水杯有什麼必然關系呢?(《不要為一個水杯約束你的生命》來源:周伯通)
  
  普世的價值觀本身就是一張巨大的砂紙,你被揉圓瞭、摁扁瞭、抻長瞭,或者下瞭滾燙的油鍋,出來必是堅硬的樣子;或者上瞭熱氣騰騰的蒸屜,出來必是豐滿的姿態;或者在沸水裡面翻滾,出來又是晶瑩剔透的柔韌;還有的送入瞭烤箱,披著金黃色外衣出來掩著內心的枯燥和虛空。我們總會加入一支隊伍,或者被卷入,反抗、洗腦、屈服、順從、誓死捍衛,到後來緊緊握住這把度量衡,去衡量旁人和自己的行為,然後亮出自己的口號: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就像小時候傢裡人會教育說,你要親切的喊他叔叔,我會想,我又不喜歡他,憑什麼要虛偽的親切的喊他叔叔,就是因為要掛一張“有禮貌”的牌子在身上嗎?
  
  就像上學時候老師會訓斥說,你政治怎麼就考瞭這點兒成績,你看人傢小那啥怎麼考瞭第一名,我會想,為什麼要用我來跟他比,你是要用他政治學科的成績來否定我嗎?
  
  就像工作中領導有時候會指示,你每個小時都跟我匯報一下工作進度情況,我基本上可以斷定,要麼他就是不信任我,要麼就是不信任我的能力,要麼你這領導水平也太次瞭點兒瞭!
  
  再次從車站經過的時候,我渾身感到異常的輕松,輕松並不是因為遵從瞭哪傢思想成瞭懦夫或者一個有修養的人,而是心甘情願做瞭自己的主人。也許下次這種情況我還會忍讓,也許我會上去跟他過兩招——比如,打的過的情況,或者人多勢眾的時候——是的,財富有很多種,做一個快樂的自己,讓我感覺富甲天下!

`;Q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