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們自己遠離幸福_人生感悟

  是我們自己遠離幸福
  
  文/陳思進
  
  幸福感到底是什麼?不以自己的短板比別人的長處,欣然接受真實的生活才是幸福。
  
  什麼是幸福,不同的年齡層,不同的傢庭環境,對幸福會有不同的理解和感受。小的時候,晚上坐在床頭燈下,抓一把大白兔奶糖放床邊,再手捧一本《三國演義》,邊吃糖邊看故事書,便覺得幸福無比瞭。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欲望也開始慢慢地膨脹,當欲望得不到滿足時,幸福感便遠去瞭。取而代之的,恐怕就是無盡的痛苦瞭。
  
  就拿過大年來說,記憶中,傢傢戶戶早在大年三十之前的十天半月就開始辦年貨瞭。在物資極其匱乏的年月裡,無論買什麼東西都得排隊,我總是高高興興地帶一本書,待憑票供應的魚、肉、蛋等買齊全,一天也就過去瞭,而我也讀完瞭一本書。
  
  第二天,再繼續帶著票證去雜貨店排隊購買長生果、香瓜子、南瓜子、紅豆、紅棗以及蜜棗等南北雜貨。在街上,行人們提著辦好的年貨熙攘往來,個個忙得不亦樂乎,碰到熟人還互致問候,互通辦年貨的心得。大街小巷由此顯得熱鬧異常,一派節日歡樂氣氛。
  
  而除夕夜的飯桌上,期待瞭一年的美味菜肴包括水筍紅燒肉、糖醋小黃魚、黃豆芽炒油豆腐和蛋餃肉圓粉絲白菜湯。全傢都盼望這樣的好日子能夠節節高(筍),更想年年有餘,希望金元寶(蛋餃)滾滾(肉圓子)而來,新年萬事如意(黃豆芽的別名為“如意菜”)。
  
  時至今日,我們除夕夜臺面上的菜肴,比當年不知豐富瞭多少倍,精致瞭多少倍,過去盼望一年才能過上的好日子,現在輕而易舉天天能擁有。物質已然豐富到想吃什麼就有什麼,可那份來之不易的幸福感覺,反而消失得無影無蹤瞭。因為我們對物質的欲望越來越高,並且喜歡與人攀比,結果越比越不快樂。
  
  比如我的朋友大龍。他是我在多倫多認識的朋友。十幾年前,大龍帶著妻兒一傢三口移民加拿大。他們起先定居多倫多,大龍是電腦軟件工程師。太太在國內擔任英文翻譯,出國之後英文成為必需的交流工具,已不再是特長技能,等於沒瞭專業。好在大龍順利地找到瞭一份不錯的工作,沒幾年他的工資便漲到7萬多加元,在多倫多這就算高薪階層瞭。
  
  生活穩定之後,他們又添瞭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兒,大龍的太太便待在傢中,做全職太太。一個典型的北美幸福之傢。
  
  然而,隨著孩子漸漸地長大,大龍可以在閑暇時上上網,跟在美國的老同學聊聊天,這使他瞭解到美國的軟件工程師收入很高。特別是紐約的一個老同學,大學時成績不如他,收入卻比他高50%。漸漸地,大龍的心理不平衡瞭。
  
  待他入籍成為加拿大公民後,便開始到紐約找工作。天公作美,大龍獲得瞭紐約一傢電腦公司的聘用,起薪一跳就是8。8萬美元,以當時1美元兌換1。35加元來計算,大龍的年收入立馬增加超過55%,隻需搬個傢而已。他們毫不猶豫地搬到瞭紐約。
  
  到瞭紐約才知道,當時紐約的房價比多倫多貴多瞭,想買一棟和多倫多一樣的大房子,扣除每個月的房貸後,一年算下來,發現存起來的錢和多倫多一樣多。結果自然又不滿足瞭。
  
  那時在紐約,媒體時常報道華爾街年底分紅獎金豐厚,大龍自覺技術過硬不比別人差,他的心又活瞭起來。不久果真跳槽進瞭華爾街的證券公司,底薪又多1萬美元,幹好瞭獎金至少是年薪的30%;如果公司賺大瞭,獎金還上不封頂。隻是沒料到,華爾街非但工作壓力大,泡在公司的時間還長,令他跟妻兒聚少離多。
  
  不過到瞭年底時,大龍竟然出乎意料地拿到跟底薪一樣多的大紅包,興奮之情不言而喻,頓時覺得所有的付出都值瞭。(人生感悟  www.share4tw.com)夫婦倆高興地在郊外買下一棟早先就看中的大房子,隻是距離辦公室所在的曼哈頓更遠瞭。
  
  大龍天未亮便要出門,下班之時已是萬傢燈火,通勤時間從兩個半小時增加到瞭4個小時,上班至少10小時,加班加點更是傢常便飯,並且沒有加班費(拿年薪),睡覺再占去7個小時,幾乎無閑暇時間。
  
  此時大龍和太太才意識到,他們的收入雖然多瞭,但幸福感卻大大下降,再說時間是世上最寶貴的財富,以時間和壓力換取金錢,絕對得不償失。
  
  在一次電話中大龍對我說:現在,我每天最愛享受凌晨回傢聞到草地的芳香……最遺憾的是大龍後來離婚瞭。幾個月前,他一個人黯然地回到多倫多。
  
  從大龍的故事中不難看出,假如他不跟紐約的老同學作比較,多想想他自身所擁有的,而不是一天到晚糾纏自己所沒有的,如今一傢四口或許還幸福地生活在多倫多。他的故事可以用一個金融術語來形容,叫做Comparative advantage,比較優勢,也就是說,不要試圖以自己的短板去和人傢的長項作比較,幸福感才會常相伴隨。
  
  正像不久前去世的作傢史鐵生所言:“發燒瞭,才知道不發燒的日子多清爽;咳嗽瞭,才體會不咳嗽的嗓子多麼安詳;剛坐上輪椅時,我老想,不能直立行走豈非把人的特點搞丟瞭?便覺天昏地暗;等到又生出褥瘡,一連數日隻能歪七扭八地躺著,才看見端坐的日子其實多麼晴朗。後來又患‘尿毒癥’經常昏昏然不能思想,就更加懷戀起往日時光。終於醒悟:其實每時每刻我們都是幸運的,因為我們在任何災難的前面都可能再加一個‘更’字。”
  
  由此可見,幸福感取決於人的一念之差,關鍵在於:我們是更願意走近幸福,還是遠離幸福!

Comments are closed.